笔趣阁 > 绝望黎明 > 第七百三十四章 乌托城人

第七百三十四章 乌托城人

 热门推荐:
    我们二人就这么对峙了半会儿,准确的说,是我愣了半会儿。

    因为对面骑马之人实在奇怪,无论是穿着打扮,还是身上散露出来的强大气息,都让我觉得与世不符。

    古代打扮我见的多了,关键这人还不一样。

    她浑身上下都是纯白一片,连腰间挂着的精致长剑也是纯白色,背上搭着的披风以及头顶的帽子和遮脸的纱布,皆是白色。

    最引人瞩目的,是她的披风,似乎是用什么羽毛制成,微风扫过轻轻动弹,真如白色翅膀一般。

    从颈下汹涌的特殊身体特征可以判断,她是个女性。

    如此神秘,又有如此强大的修为,让我第一时间联想到身后的灵山宗。

    我不觉在想,这灵山宗的屠杀,会不会出自这人之手?

    现在拦路,怕是早早就埋伏在这里等着我吧……

    越想越心惊,我警惕的摸出了戒刀,盯着前面的白马白衣女人,不知为何,紧张的心都开始砰砰砰跳了起来,手心冒汗。

    我看不见她眉心的修为品级,但从她身上散露出来的灵力来看,绝对不是我能对抗的敌人。

    于是我咬了咬牙,当机立断,猛的踩下了油门,准备趁之不备的撞过去。

    突然起速,让越野车的轮胎在地面迅速的旋转摩擦,发出尖锐的声响,也在同一时间冲了出去。

    我紧紧捏住方向盘,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眼见着越野车就要撞向拦路之人,只见她座下的白马,突然扬起了高高的马蹄,前蹄“砰!”的声踹在了车头上。

    原本冲刺的越野车,瞬间停止,被白马一蹄子踹的车头往后扬起,差点儿没翻过去。

    我坐在驾驶座上,紧紧捏着方向盘,直到车头砸地。

    相比之下,那一身白羽衣的女人和白马,依旧稳稳的站在原地,像是什么事儿没发生一样。

    我知道,今天要想硬走是不可能了。

    见拦路的女人也没有要动手的意思,我便咬牙推开车门下了车。

    “前辈何人?”

    我捏着戒刀,时刻戒备着,但在对方绝对实力面前,也不敢轻举妄动。

    骑白马的女人轻轻扬了扬下巴,在阳光下,我隐约能看到她帽檐下的眼睛,如清泉里一块未融化的冰块,透彻精美而冰冷。

    她的声音也亦是如此:

    “我是乌托城人。”

    声音不大,却已经让我有种无法靠近的冰冷感,这种冰冷感不是与生俱来,而是经历了太多的磨难伤痛炼成。

    乌托城这个名字,我也听人说过。

    据说是羽帝打造的自由城邦,是座四周环海的小岛,但也不是任何人都能去的,好多无事的修士好奇的想一睹为快,结果连地方都找不到。

    我礼貌的拱了拱手:

    “前辈有事找我?”

    骑白马女人轻轻点了点头,随后说道:

    “李晓?”

    她居然知道我的名字,我也在心里稍稍放心了些,至少这骑白马的女人不是屠杀灵山宗的凶手。

    只是,这乌托城的大佬,找我干什么?

    我赶紧点头:

    “是,晚辈是李晓!”

    确认了我的身份后,她从怀里摸出了一张青色的竹牌子,单手扬了起来:

    “李晓听令。”

    我一脸蒙圈,眯眼看向那竹牌子,上面刻了三个端正的字“羽帝令”。

    突然来这么一手,让我措不及防。

    我没有跟羽帝打过交道……上次对付京武时,只是说了两句话而已。

    想着毕竟是羽帝令,电视里有句台词是:见令如见君。

    于是我琢磨着,准备单膝跪下,喊着:“李晓接令……”

    结果我双腿刚弯,那骑白马的女人就迅速的挥手,硬生生靠着一股灵力把我拉直。

    “羽帝不是皇帝,无需跪拜。”

    我懵懵懂懂的点了点头,站在白马前,等待着她继续说下去。

    这人持有羽帝令,又有强大的修为在身,应该身份也不简单吧。

    她继续说道:

    “羽帝有令,命李晓前去寻找十二名星君,聚齐后前往乌托城汇合。”

    还是十二星君?

    我原本都已经放弃了十二星君的这个推算,因为天狼的幸存者已经所剩无几了。

    关键是,现在还能凑齐十二人么?

    我试探性的问道:

    “怎样才能确定,谁是星君?”

    她直接了当的说道:

    “你们这帮人,幸存下来还活着的,就都是星君。”

    我又问道:

    “那星君有什么作用?”

    骑白马的女人顿了顿,随后说道:

    “现在暂时还不能发挥作用,但今后你就会明白。”

    这话模棱两可,说了跟没说一样,我也就听听罢了。

    终于来了个明白人,好像什么都知道的样子。

    于是我干脆问道:

    “天狼是不是羽帝假扮的?”

    骑白马的女人转头看了我一眼,冰晶般的眼睛里闪过一丝寒意。

    她似乎在强忍着情绪,随后轻声说道:

    “前段时间,羽帝率领各暗锋神卫偷袭真正的天狼营地,也就是操控你们进行游戏的真正天狼,所以你们才有机会趁机逃脱。”

    我心中一惊,果然被我猜对了,天狼确实是被什么事情给耽误了,都无暇顾及我们。

    原来是羽帝暗自出了手。

    我感激的同时,也好奇的问道:

    “那……天狼已经死了吗?”

    骑白马的女人,神情稍显黯淡的摇了摇头:

    “从卜卦天师的卦象来看,天狼并未死……而羽帝以及众位暗锋神卫,却失踪下落不明了。”

    羽帝为了对付天狼,居然已经失踪了。

    我相信这个轻描淡写的消息,绝对不是什么好事,对于天下修士来说,更是爆炸般的信息。

    信息量实在太大,一时间我脑子都有些混乱,不知道该问些什么了。

    想了半天,忽然想到了乌托城三字,更是想到了许久以前和师父徐有才挖出来的那副棺材。

    便随口问道:

    “青莲也是乌托城人?

    骑白马的女人似乎也在观察我,可能也在思考我能不能被信任。

    他轻声说道:

    “是!青莲大人也随羽帝一同去了。”

    其实我现在对那什么青莲大人,一点儿兴趣都没有,我只是随便说点儿话,好让我能有时间多缕缕头绪。

    这时候,骑白马的女人又开口道:

    “羽帝愿意信任你,不代表我会信任你。”

    “今天我跟你说的话,你若透漏出去半句,我定会取你性命!”

    说着,她勒了勒马绳,白马调头就“蹄踏,蹄踏……”迈着步子离开,很快便没了踪影。

    (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