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闪婚再拍拖 > 第二十三章、酷暑

第二十三章、酷暑

 热门推荐:
    五一过后,真正的夏天来了。

    李月他们住的是顶楼,而且房子西晒,一到晴天就是非常酷热的。

    那时候他们只有一个小小的台扇,是从小窝搬过来的。

    没有孩子之前,这个小台扇好像够两个大人用了。因为李月体质偏寒,睡觉不能长时间吹风扇,吴华睡在外面一挡,就没多少风吹到李月身上了,刚刚好。

    而他们的孩子出生在圣诞夜,那夜狂风大雨,异常的冷,用李月堂姐的话评价那种天气出生的孩子就是:“不畏风雨,不畏严寒”。

    什么事情都有两面性,所以“不畏严寒”出生的孩子代表着,他很怕“炎热”。

    即使让孩子睡在离风扇最近的地方,她还是热得呱呱叫,非常讨厌待在出租房里。越是到盛夏,孩子哭闹得越厉害,几乎是只要在家就哭。

    李月只好每天带孩子出外面逛,白天带去逛超市,下午出去逛阴凉的小巷,晚上去看别人跳广场舞。

    孩子一出门就舒服的睡着了。

    因为住在五楼,婴儿推车实在不好拿,李月都是直接抱着孩子出去,而抱着小孩是很累的。

    所以每次她抱累了就想回家,而回家往往是一进门孩子就醒,然后开始哭。

    孩子热得一身痱子,晚上一定要给她全身涂满凉凉的药膏才可以安稳地睡一小会儿。睡醒了又继续热哭。

    因为孩子日夜啼哭,大家的睡眠质量都变得很差。睡不好,精神就不好,脾气都变得暴躁起来。

    怎么当时那么傻,不懂得买几个大风扇呢?装空调更好!这个谁不知道啊?问题是没钱啊。

    一个月两千块钱的生活费,柴米油盐酱醋茶,房租不用交,水电费也不便宜,还有小孩的吃穿用度,虽然李月已经精打细算尽量省了,连每个月带小孩去打预防针都舍不得坐车,钱还是刚好够吃到发工资的那天。

    六一儿童节,他们的米吃得一粒不剩。于是吴华叫小姑多给一点,每个月多争取了五百块。

    六一过后的几天,李月发现对面的房间来了一对九零后的小夫妻,湖北人,带着一个孩子。

    宝妈和宝妈总是比较多话题。很快李月就跟她混熟了。

    湖北美女说,房子她们一直在租,只是前几个月为了方便她坐月子,就搬到她家公家婆那边去了,现在孩子已经满三个月,天气热了就搬回来。

    他们的房子是东晒,早上有点热,下午和晚上还是挺凉快的。这已经让李月羡慕了。

    他们的女儿三个月,但是肉乎乎的,人很精神,哭声非常洪亮。她说觉得母乳不够孩子吃,她还给孩子喂奶粉。

    “喝奶粉不上火吗?”李月一直被长辈们灌输“喝奶粉上火”的思想,白痴一样问。

    “你根据你小孩的情况来啊,如果喝这个牌子的奶粉上火,就换另一个牌子的试试呗。羊奶粉更好一点,就是比牛奶粉贵点。医生跟我说,孩子营养跟不上,就会比较难带。”湖北美女说。

    正说着,湖北美女的孩子哭闹着要拉便便,李月惊奇地发现,孩子拉的是成型的便便,而她自己的女儿从来都没有过。

    别人的孩子生龙活虎到处爬,自己的孩子明明大三个月,却整整比别人的孩子瘦了一圈,无精打采的静静坐着。李月觉得很心酸。

    她去超市买米糊的时候,专门去看看奶粉,销售热情的给她介绍,然而几百块钱的价格就让李月望而却步了。

    没钱的时候,人真是卑微啊!

    孩子日夜哭闹,吴华的脾气也变得越来越暴躁。

    他开始抱怨李月做的饭菜难吃,没有花样。

    没钱能搞什么花样?李月问。

    吴华瞪了她一眼,没有出声了。

    吃饭的时候,孩子尿湿了哭闹,李月没有马上去管孩子,吴华生气了,站起来直接把菜倒进了垃圾桶,不给吃了。

    李月只好去伺候孩子。

    天热,孩子不给穿纸尿裤了,倒是省了一笔钱,就是整天洗席子被子尿布,好麻烦。他们当然也没有洗衣机。

    吃完饭,吴华要午睡一会,孩子一哭,他就让李月抱孩子出去玩。

    “哪里凉快你就去哪里。”他把她从房间推了出来。

    中午太阳太大,李月只好抱着孩子去超市,等吴华上班了,她再抱孩子回去。

    晚上,吴华吃完饭就洗澡出门玩去了。他也不去哪里,就在楼下他某个朋友的房间里玩手机游戏或者打牌,一直玩到一两点才上来睡觉。

    房子里太热了,晚上时间一到,孩子就哭闹要出门,李月只好自己抱小孩出去看别人跳广场舞。音乐震天响,孩子却借着点夜晚的凉风在她怀里睡得好香。

    这样的情况慢慢变成了日常,吴华和李月慢慢没有了语言。李月不知道是哪里出了问题,她觉得很落寞。

    他们楼下有一对河南的中年夫妻,晚上经常吵架,把家里的锅碗瓢盆摔得乒乓响,吵得人没法睡。

    李月曾经说,过不下去就离了呗,有什么好吵的,天天这样砸东西多没意思。

    吴华笑着说,他有个朋友就住在那里隔壁,经常看见他们家满地的碗碟碎片,电视机都砸碎完。大家都觉得他们该离婚了,可是人家就是不离,摔碎完了就和好,一起去买新的,过两天再吵架再摔,好有意思。

    如今,吴华每天一下班就把她赶出门,自己也玩到很晚才回来,甚至连跟她说话都是很不耐烦的样子。这种情况还不如人家吵架的!他厌倦了她吗?

    这晚,药膏的凉气过了之后,孩子又开始哭闹了。

    李月的大姨妈来了身体不舒服,很累不想动。她希望吴华能主动抱一下孩子。

    吴华用被子捂住耳朵,忍了几分钟,见李月还不起来抱孩子,一下子坐起来就使劲掐李月的大腿。

    李月惨叫一声跳了起来,愤怒地报复,把吴华也掐得唉哟一声。

    然后两人像仇人一样怒视对方。

    瞪了一分钟之久,李月终于还是抱起了小孩。

    她满腔的委屈和怒火,实在坐不住,就抱着小孩一边喂着奶,一边在窄小的房间里走来走去。

    大颗大颗的眼泪滴到孩子脸上,让孩子停止了吃奶的动作。她好奇又困惑地看着母亲,静静的,没有再哭闹。

    李月一边走一边考虑:这日子没法过了!钱包里还有一百块钱,够用了,天亮了自己要不要买张车票带小孩一走了之?回娘家还是去妹妹那里?她可以让妈妈帮带小孩,然后自己跟妹妹一起打工,挣了钱寄回家养孩子。

    直到天蒙蒙亮了,房间里终于有了些凉气,孩子打个哈欠睡了。

    李月的眼泪已经流干,她心灰意冷的跟小孩上床睡了。吴华起床出门了她也没有动一下。

    李月决定今天不煮中午饭。

    她既然都想走了,晚上就坐车走人了,还管他吃不吃中午饭啊!反正自己气饱了,不想吃。

    吴华却在中午饭之前就回来了,拿了一大袋治咽喉炎的药。

    “你喉咙痛啊?”话一出口,李月就忍不住想给自己一大嘴巴子,自己一肚子气还没有消呢!

    吴华倒水吃了药,好久才艰难的开口,说:“小姑叫去店里吃饭。”

    一去到店里,小姑就迎了出来,问吴华:“医生怎么说?”

    “医生说就是咽喉炎,开了点药吃。”吴华说。

    “早一个月前就听你说喉咙痛,叫你去看医生又不去,拖到现在那么严重!”小姑有点责怪地看了一眼李月。

    李月被看得有些无辜。

    他喉咙痛了一个月都没有告诉她!别人都知道,就她这个枕边人不知道!是她太不关心他,还是两个人已经冷漠到连基本的沟通都没有了?

    “上个月跟朋友去游泳呛到水,然后第二天晚上跟他们去吃田螺煲,太辣了,又呛到,喉咙就痛了。以前喉咙痛,一段时间就好了好了,这次都不见好,还越来越严重了。”吴华说。

    小叔也从厂里过来了。他说:“听说D镇有个中医治咽喉炎很见效,去年那个谁谁谁就是在那里拿了一个星期的中药调理好的,要不你也去试试看。”

    “在哪里的?要不然就是现在去吧,趁着现在有空,我开车,你带我们去。”小姑马上挥手叫小叔和吴华上车,叫李月看店,有事给她打电话。

    李月带着孩子在店里等了两个小时,他们才回来。

    这两个小时里,店里非常安静,店外也非常安静,连路过的人和车都没有。

    这种安静的场面五年来在D镇还是第一次遇到。这就意味着,红木家具行业疯涨了几年之后,要迎来一个低潮。

    吴华拿着中医煮好的药汁就叫李月回出租房了,药是饭后服,传说中的午餐要回去自己煮。

    因为小姑只买了面包回来吃。

    吃饭的时候,吴华看到李月雪白的大腿上两个青黑的手指印清晰可见,愧疚地叫李月也照这个力度给他掐回两个手指印,说夫妻要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李月不客气地掐得他哇哇大叫,无奈他皮肤太黑,怎么掐都没有印子,但是李月一肚子的怒火总算是烟消云散了。

    吴华戒烟戒酒,中药吃了一个星期,病还是没见好。

    厂里也没有什么货做了,小姑和小叔建议吴华回家乡去,安心把病治好再说。

    李月想,回去治病还要花钱,就让吴华叫小姑把以前没领的,“她帮忙存着先”的工资都领出来,吴华却只拿了五千回来。

    小姑说,她没欠有吴华的工资,以前的都领完了,这个月都没开什么工,哪里还有工资?这五千还是她看吴华生病了,另外送给他治病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