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封神之我真是明君啊 > 第〇二〇章 一声舅舅 天下皆惊

第〇二〇章 一声舅舅 天下皆惊

 热门推荐:
    这家伙已经将自己放在了大王的位置上考虑问题,因此他不仅看武庚不爽,看黄飞虎更是不爽,若非姜皇后管得严,这会儿他已经带着自己的家仆到两军阵前呵斥两个乱臣贼子了。

    姜皇后看他说得越发放肆,立即打断了他:“黄飞虎开始动了……”

    ……

    万众瞩目中,武庚从龙德殿前的高处踏出脚步,一步一步地朝着黄飞虎走去,

    他看起来一点也不慌张,反而满脸的笑容,仿佛来的不是索命的阎王,而是亲爹一般。

    黄飞虎满脸惊异,武庚怎么一点都不害怕,难道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吗?还是说他有什么倚仗?

    其实他哪里知道,武庚将纣王关押了起来,自然也就可以随时将其释放出来,如果黄飞虎真的不顾一切要杀人,他就把纣王放出来当挡箭牌……

    这方面他可以说是一点亏心的感觉都没有。

    他为了拯救大商如此努力,一看就是一等一的忠臣孝子,作为小子他爹,亲身为孩子挡个刀怎么了?

    这特么叫父慈子孝!

    黄飞虎心中升起了一股不妙的感觉,但是又不知道不妙在哪里,下一刻他就懵了,因为他看到武庚张开双臂,大声地喊道:“舅舅,你咋才来嗫,外甥等你等得好苦呀。”

    大伙儿全懵了……

    别说其他人了,就是费仲、尤浑都觉得脑袋快炸了,他们当然知道武庚要用他跟黄妃之间干娘干儿的身份做文章,但谁能想到他竟然如此的直白,如此的不要脸……呸……清新脱俗……

    黄飞虎手下的兵将更是满脸疑惑,这个纣王的庶长子怎么回事,莫非是个傻子?!

    站在黄飞虎身边的周纪大声地喊道:“武庚殿下,你说的舅舅……是谁?”

    武庚夸张地挥舞着双臂,声音更是大得出奇,数公里内都能听到他杀猪般的嚎叫声。

    因为他的动作太夸张,义军中的各位弓箭手压力都很大,生怕一不小心箭矢离弦,然后将他射成了筛子。

    “哎呀呀,你不知道吗?前些日子我刚刚拜了黄妃娘娘为干娘……也就是说,你旁边那位黄飞虎黄将军,他是我的舅舅……”

    “胡说八道。”黄飞虎怒了,大吼一声,骑着无色神牛一下子冲到了武庚的面前,手中的长枪更是离他脖子只有不到三尺……

    如果是一般人,遇到这个场面早就尿了,但武庚却一点不慌张。

    一方面是他只要说出了这个话,他笃定黄飞虎若是不把情况澄清,是不会杀了他的。

    就算万一他凶性大发,武庚心中也有备用计划。

    大不了就纣王放出私人监狱,挡住黄飞虎的攻击,说不定还能传出纣王回魂救长子这样的有趣的传说。

    所以他不仅不害怕,反而还满脸激动地凑了上去。

    本来黄妃就告诫过黄飞虎不要伤武庚,如今如今黄飞虎更是犹疑,连忙收起武器,没想到武庚得寸进尺,竟然一把摸向了五色神牛。

    要知道五色神牛性格可不怎么好,只认黄飞虎为主,其他人敢摸它那是要倒大霉的,所以黄飞虎只好骑着五色神牛步步后退……

    他一退武庚就追得更勤快了,一边喊着舅舅一边不要命地往前追,两人就在中间的石阶上玩起了你追我赶的游戏……

    两方的兵将本来剑拔弩张的,看到这个场面,脸上竟然很自然地浮现了笑容,都乐滋滋地看着黄飞虎被追得满处乱跑,有的甚至收起了武器。

    黄飞虎:“你别过来啊!”

    武庚:“那你别跑啊。”

    “你不追我干嘛要跑。”

    “你不跑我干嘛要追……”

    其实也不怪黄飞虎惊慌失措,实在是武庚太不按常理出牌了。

    武庚的声音太大,宫里的人基本上都听到了。

    这声“舅舅”被比干听到,比干直接将手里的茶杯给捏碎了……

    商容比他好些,他的茶杯是从手下掉在地上,摔碎的……

    他神情呆滞,捂着自己的脑袋,陷入了深深的自我怀疑当中:这么简单的计策自己怎么没想到呢,本相的脑袋有瑕疵了呀!

    仲衍直接笑出了声,而且是狂笑的那种,因为他知道武庚这一局稳了,其他的不说,登位绝对是没问题的……那以后,商仲衍就要改名为仲衍伯了……

    一想到这个,他心中就美得不行。

    “认贼作父!”微子启也摔了个杯子,不过商容是意外摔的,他却是主动摔的。

    他的眼睛里有无尽的怒火,但是又有一丝丝的嫉妒……

    当初自己要是有武庚一半的不要脸,这皇位何至于让给纣王呢……

    无耻之尤,无耻之尤!

    因为武庚的异变,微子启在原来的历史上花了大半辈子才总结出来的经验,终于是提前问世了。

    姜皇后则是远远地看向了身边不远处的黄妃,眼睛里的怒火犹如实质,仿佛下一刻就会化作利刃,将黄妃杀个千疮百孔。

    黄妃回头看了他们一眼,露出了后怕的表情。

    幸亏昨晚上答应了武庚的要求,要不然以后的日子怕是苦辣酸各种滋味都要尝个遍的吧。

    看看殷洪、殷郊的小眼神,小小年纪就有这么阴毒的眼神,多么可怕。

    姜皇后呼吸急促地道:“黄妃,你什么时候收了武庚作义子,这事我怎么不知道?”

    黄妃露出了矜持的笑容。

    本来关系就不好,如今更是不可能好了,她的表情便放肆了许多:“本宫乃是西宫娘娘,纣王三妻之一,我收个义子,需要向你解释吗?”

    姜皇后下意识地想要发火,可是想到黄飞虎手下的兵将就在宫里,她立即隐忍了下来。

    现在必须忍住,就算要翻脸,也要等到他哥哥姜恒楚带兵前来,要不然她与两个孩子没有任何的胜算。

    然而她能忍,从未吃过亏的殷郊却不能。

    他其实最恨武庚,但武庚离得很远,黄妃却离得很近。

    从前他就看这个嚣张跋扈的黄妃不爽,今日这种不爽终于达到了巅峰,其实这不能怪他难受,毕竟这王位本该是他的……谁能在失去江山的情况下维持体面呢?!

    所以他跳起来,拔出了手中的腰间的长剑,然后大吼一声冲向了黄妃。

    “贱人,我杀了你!”

    姜皇后知道黄妃是将门虎女,当下知道不妥,连忙大喊“住手”,然而殷郊根本不听她的。

    本来也是,殷郊的父亲乃是纣王,舅舅乃是四伯侯之一的东伯侯姜恒楚,他的母亲是皇后,他是未来的大王,胡闹一点又怎么了?

    平时纵容的结果,往往就是关键时刻拘束不住……

    眼看殷郊提着剑冲过来,黄妃身边的大多数的女官都是一哄而散,只有几个从黄家带过来的侍女忠勇可嘉地挡在了黄妃的面前。

    这很正常,毕竟殷郊一向是储君待遇,这些女官下意识地就害怕了,何况他还提着剑。

    黄妃却丝毫不慌,竟是一把将拦在她面前的两个女官推开,然后直面殷郊手中的长剑。

    殷郊看着两个宫女一左一右让开,下意识地感受到一丝不妥,但他被愤怒与杀意冲昏了头脑,毫不犹豫地继续前进,剑尖对准了黄妃的心脏。

    黄妃的眼睛里闪过一丝煞气,就空着手在殷郊的剑上拍了下,殷郊就被带歪了,这一剑自然是刺空。

    接着黄妃抓住他的手腕,往后轻轻一推,他整个人就摔飞回去,回到了姜皇后的脚下。

    好痛,手好像骨折了,太痛了,他从来没有这么痛过,

    加上身上摔倒的痛,他根本承受不住,

    殷郊哇地一声哭出来:“母后,疼!”

    这一刻,他终于想起来,自己还是个十一岁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