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朝湖剑歌 > 传闻中的九公子 第六十四章 罪魁祸首

传闻中的九公子 第六十四章 罪魁祸首

 热门推荐:
    世间先有巫再生蛊,巫蛊纷纷逝万人,亦有小巫见大巫的说法,而月小毒堪称此间大拿,故众人又生一计。

    早间药王与黑夕娘传召两脉核心之人聚于谷中祠堂之内,言道是疫病已除……

    黑决明心头一震,这鳖隐灵蛊根本无法化解,除非将黑夕娘斩杀,事有蹊跷男子当即沟通蛊母探查原委,可两者之间的一丝联系竟然凭空消失了,黑决明无法接受这功亏一篑的事实,朝着祠堂奔去。

    药王谷黑白两脉核心成员齐聚一堂,这是几百年都没有过的盛况,药王与黑夕娘坐于高堂,堂中之人皆在揣摩有何重要之事。

    白川芎说道:“承蒙祖上福荫,困扰药王谷多日的疫病已除!今日召集大家便是为了祭祖。”

    堂下议论纷纷,男子一脸冷峻,他心想绝不可能,黑夕娘仍完好无损的站在自己面前,这老家伙一定在拖延时间。

    想到此处黑决明说道:“不知药王是在拖延时间还是真的将疫病驱除了呢?”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老药王德高望重岂会胡言!”白氏一脉的年轻人站出来说道。

    白川芎摆了摆手,说道:“这药王谷中疫病乃是蛊虫作祟,而且那作恶之人就在这堂中!”

    黑决明心中大惊,他故作镇定地说道:“我等皆通晓养蛊之道,若真如你所说怎会无人发现!”

    老药王笑道:“此乃万毒窟九大灵蛊之一,名为鳖隐灵蛊!”

    此话一出黑决明如坠冰窟,难道是万毒窟那峒主在骗自己!

    月小毒自后堂而出,白川芎言道:“这是勺儿的朋友,来自万毒窟,她不但帮助药王谷除去了鳖隐灵蛊,还可助我等寻到那下蛊之人!”

    黑决明此时已经冒出了冷汗,堂上黑夕娘面无表情地看着自己,难道要被拆穿了?

    月小毒说道:“我已用秘法将那鳖隐灵蛊的蛊母捕获,稍后我手中的蛊母飞向何处,何人便是罪魁祸首!”

    堂下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这药王谷可有三十六条祖训,第一条便是若有谋害同族者,必受千刀万剐之刑。

    那一身滇南装束的小丫头松开了手,一只散发着微光的小蛊虫盘旋于祠堂之上,许久后停在了黑决明头顶。

    众人见状纷纷退开,白川芎怒道:“原来是你这丧尽天良的畜生!”

    黑决明在情急之下说道:“这鳖隐灵蛊一但寄生于人体绝对不可能取出!老家伙你唬我?”

    此话一出,黑夕娘站了起来,森然道:“真的是你?”

    白川芎与月小毒露出了得意之色,黑决明这才明白了事情的原委,他吼道:“你们竟然设局引我入套!”

    先前黑夕娘得知了原委后也有些难以接受,但为了药王谷她虽死无憾,此间最有嫌疑之人便是黑决明,所以众人设下圈套引君入瓮。而月小毒不仅精通养蛊,对巫术一道也得心应手,她在陈玉知的帮助下于祠堂内设下阵法结界,一但切断了蛊母与施术者的联系,这场戏才可以说是天衣无缝,那丫头手中的蛊母只是障眼法而已。

    黑决明见此事败露打算夺门而出,一股杀气卷起了劲风,祠堂大门被震了开来,陈玉知如杀神一般挡住了男子的去路。

    少年说道:“你这家伙当真是猪狗不如,竟还将蛊母种在黑夕娘体内,今日定要你付出代价!”

    黑决明见自己已无退路,转身狞笑着说道:“那便一起死吧!”

    他双手结印,一股煞气自地底升腾而起,男子看着众人说道:“九大灵蛊可不是只有鳖隐灵蛊而已!”

    祠堂周围的地面震动了起来,青石瓦砖寸寸碎裂,无数蛊虫自地底深处涌了出来……

    月小毒惊道:“地虱灵蛊!”

    地虱灵蛊亦为九大灵蛊之一,但此蛊的杀伤力要比鳖隐灵蛊强得多,地虱虫培育完成后便会深入地底,此蛊以地煞之气为食,且繁殖速度极快,待施术者一声令下便会破土而出,此间方圆数里将再无生灵。

    黑决明掩面狂笑不止,那扭曲的脸已然成了恶鬼,他说道:“是你们逼我的!”

    黑夕娘不顾晃动的地面走到了男子身前,问道:“你为何要将蛊母种在我体内?”

    黑决明朝对方的脸颊伸出了手,而黑夕娘却退后了一步。

    男子说道:“从小到大你黑夕娘眼里就只有白青空,何时正眼瞧过我?”

    “你不配与他相比!”

    黑决明惨笑道:“那白青空再厉害又能如何?还不是死于我手!”

    那一年药王之子白青空与白文竹成婚,那白文竹亦是年轻一辈中的佼佼者,黑夕娘为此心伤了许久,黑决明本以为断了念想的女子会多看自己两眼,没想到就算白青空已经有了家室她仍不死心,黑决明忍无可忍,在嫉恨之下投效了万毒窟,而后男子于白青空夫妇出谷采药时以地虱灵蛊将对方残害。

    白川芎闻言后大怒道:“你这畜生!”

    黑决明冷笑道:“还不是因为你这老家伙霸占着药王之位,若是早些将药王鼎交出来的话,我又何需做此等冒险之事!”

    黑决明与掌舵人之间有一约定,若是男子助她登上药王之位,那她黑夕娘便下嫁于对方,只是万万没想到这执念一深竟会如此恐怖。

    执此一念,上穷碧落下黄泉,这本是世界最坚贞的情感,但此间众生有众生相,他黑决明却选择了恶相。

    黑夕娘一巴掌狠狠抽在了对方脸上,怒道:“我告诉你,就算拿到药王鼎我也不会下嫁于你!”

    “我究竟哪里比不上白青空!”

    黑夕娘森然道:“你不配与他相比,于情义而言你少了人性,于生灵而言你少了敬畏,于此间天地而言你与畜生无异。”

    狰狞男子一连道了三声好,而后狂吼道:“既然不能得到你,那就一起死吧!”

    月小毒对这地虱灵蛊根本毫不在意,一脸不嫌事大的样子。

    地虱灵蛊狂涌而出,小泥鳅缓缓游到了地面,它吐了吐蛇信如同见到了美食一般,灵蛊瞬时溃散逃去,小泥鳅窜入虫群开始了一场饕餮盛宴。

    地虱灵蛊在阳光下存活不了太久,毕竟那地煞之气可敌不过人间的浩然正气。

    “怎会如此?”黑决明本打算来个同归于尽,见此一幕沮丧至极。

    陈玉知说道:“因果循环而已……”

    少年对此人深恶痛绝,想到他竟把蛊母寄生在黑夕娘体内便有无名之火冒出,世间少有如此风韵之人,少年甚惜矣……

    无影青罡如同不要钱一般将黑决明包裹在了其中,随着惨叫之声越来越轻,那男子身上也多出了千百道剑痕。

    许久后男子倒在了祠堂之中,他到死都不明白地虱灵蛊为何会被驱散。

    黑夕娘从地上拾起了一物,对那已经泛黄的油纸她记忆犹新,里面是一株早已风干的花楹草。

    幼时黑夕娘与白青空甚是要好,那女娃娃总要比同龄的男娃懂事不少,一日她将自己心爱的花楹草送给了对方,其中心意溢于言表,白青空收了姑娘的重礼也不含糊,便许下了儿时那经不起风吹草动的海誓山盟,躲在墙角边的黑决明将这一幕看在了眼里,从那时起他便恨透了这药王之子,在谋害了白青空后,他从对方怀中得到了这株花楹草……

    黑夕娘不禁泪目,她本就不是追名逐利之人,之所以要成为药王便是想将那三十六条祖训废除,她黑夕娘不想再见到有情人却无疾而终的场景。

    “年轻人,可否借你的黑剑一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