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白金之躯 > 第一百一十章 抬头

第一百一十章 抬头

 热门推荐:
    黑暗的天穹下,传道者们心有戚戚。

    面具男子感应到那股联系,感叹了一声:

    “这等大能,如今已能感应到此,恐怕已非我们能想像。”

    他们现今可不在诸天宇宙范围,而是一个陌生的无灵气宇宙。

    就这种范围,还能借著名号感应产生联系,实在恐怖!

    就连他这生在灵异世界,到处都有灵异影响现世,还经历过幽冥浮现的“人”都不禁寒毛直竖。

    玉元道人摇摇头,毫不意外的说:

    “不奇怪,那位大能在久远的数个纪元前,便是天仙之尊,就算被封印、仅有一神挣脱,无数载下来也修盗恐怖的境界!”

    他对此并不奇怪。

    那些古老神话传说中的存在,不是单纯的背景版,实力永远不变。

    祂们是会进步的,而且进步的非常快!

    没有人为他们设置了天花板,不存在上限,永生的存在活越久,就越强大。

    就算一位道基修士,在原地发呆一周,自主运转的功法都能让他实力、神念翻上一番。

    而这种力量增加速度,随着境界提高,只会变得更快。

    那些仙神大能,每一瞬间增长原先数倍力量,都是基本中的基本。

    无数纪元下来,只要没死的,全抵达一个难以想像的境界。

    或者说,这种大能在“诸天”外的无数宇宙,似乎很多,目光横扫各个时空,只要有穿梭行为,很容易被祂们感应到。

    要不是太上庇佑,只需轻微的注视,他们就死得不能再死。

    传道者中的晶甲青年抬头,严肃询问:

    “此神通出现,又有邪神感应,莫非此世与其有关?”

    玉元道人顿了一会,摇头叹气:

    “不知。”

    玉元道人不得不承认,事态已超出他想像。

    当神兵上浮现仙道气机,他本以为只是前古仙人留下的法宝,或者是此世的其他仙道传承。

    三昧神风出现时,他也是实打实震惊了一番。

    一个无灵气宇宙的天试,谁也没想到会牵扯到前古大神通。

    “也许,吹出神风的就是那位“传法仙人”,是一位真正的古老仙神!”

    玉元道人面色一肃,神念将想法传递出去,接着道:

    “考量到此世的“传法仙人”神话,我们有可能遇见一位真正的前古仙人前辈!”

    众人闻言都目光一凝,良久才抬起头。

    他们带着一丝敬畏,凝视黑色的夜空。

    他们在等待,那位“仙人”的出现。

    全世界,都有人和传道者做一样的动作。

    全世界几十亿人,都抬头望天。

    因为突然变换的黑色天穹、突兀亮起恒星光芒,以及狂风吹过整个大气层的轰鸣,有几十亿人都被震动。

    所有在做事的、吃饭的、睡觉的、繁衍的、清空身体的、打斗的,都不自觉停下手上的事情,抬头看天。

    他们先是为漆黑天穹所震撼,惊疑不定。

    接着,所有人都隐隐察觉“什么”被击碎了。

    所有人就算没有武学修为在身,也本能感觉到那事物,已经被毁灭。

    他们停下了动作。

    和摊贩聊天的旅人停步。

    驾马行在路上的商人驻足。

    正在哄着哭闹婴儿的妇女愣住。

    互相拿着树枝玩耍的孩童僵住。

    甚至路边狂吠的野犬,天上飞舞的鸟儿,都失声不动,快要坠落才恍然拍打翅膀。

    鸡犬不鸣,蚊虫不响,天下人皆静。

    这瞬间,热闹的天下彷佛凝固了。

    寂静之中,众生都感应到了解放。

    似乎有什么一直联系着自身,束缚着自己的存在,在天上消失。

    一种奇异的解放感、自由感,充斥身心,让无数人望天,莫名的呢喃:

    “好像变得轻松了?”

    但有一些人,则发出不一样的震惊。

    比起“被解放”,他们更在乎那个被击碎的束缚本身。

    太平府的边陲,一道慌乱的声音炸响:

    “和神主的联系,消失了!?”

    高耸的云山山顶,某个光芒围绕的神将屹立虚空。

    曾经围困雷海洋的金光之神、神宫宗师再次出现,趁着天福城被血魔、左家老祖拖住的时候,直取云山。

    太平府的上令倒在他身前,浑身是伤,明显经历一场惨败。

    整个云山更被轰开一大片,露出某种金铁结构。

    金光神将立在金铁结构中,手已经伸出去,就要完成上次失败的任务。

    但此刻,神将却面露茫然,做出一副震惊到呆滞的表情,连手上在做的正事都停下了。

    他呆楞良久,才艰难的挤出一句哀鸣:

    ““月”被毁掉了!?”

    和他一样表现的,还有不少人。

    世界各处,都有神宫的神将,在各个地方进行活动。

    太平府的行为并非独立,而是神宫无数强者密谋,在天下九州各自发动,想打东煌朝廷一个措手不及,让他们无力施援。

    神宫展开一场掀起各地动乱的计谋,每一位神将都有负责的地方。

    但现在,这些强者都在望天,不可置信道:

    “怎么回事,这到底是谁的手笔?”

    所有神宫中人,都被这世界级的异象震惊。

    他们自诩此世的幕后黑手,贯穿人族的诞生,比武道更久远,知晓宗门圣地、古老世家都不明白的神魔秘闻。

    现在,却对这次事件毫无头绪。

    对神将们来说,他们还在准备唤醒十二神,拢络各地世家宗门,暗地影响一个个神兵,甚至已集结好西域的血脉贵族,打算在几年内,与东煌摆明车马大战。

    到时候,推翻朝廷的虚伪统治,杀了伪帝,让世界重回诸神的荣光!

    如今血魔和各地神将发力,就是在打一场前哨战。

    但前哨战还没打完,就有人把桌子掀了?

    天下九州,幽州的身处,有一座撑天高山。

    高山顶部,隐藏着一个宫殿,它不为人所知,被强大的屏障遮蔽,从光波中完全隐形。

    其中有一片黑暗的空间,一尊伟岸的身影静立。

    那是一尊身形庞大的黄金巨人,散发古老的气息,浑身流淌浩瀚的力量波动。

    看着祂,就如看见了天穹,看见了大地,或者两者皆有,看见了“世界”!

    只是站在那里,就让世界为之颤抖,毫无疑问,正是一尊强大的“神魔”,当世大宗师层次的存在!

    但那本应充满神威的面庞,此刻却只有无尽的骇然与恍惚。

    良久,祂才带着巨大的悲愤大吼:

    “啊啊啊啊啊啊!!!”

    一声从喉咙挤出的话语,化作纯白的激波,扫过大地,隐隐能听见其中另有言语:

    “月毁灭了,神宫毁了!”

    黄金巨神的眼神中,露出无尽疯狂与愤怒,还带着一丝深刻的绝望。

    祂几乎要疯狂了,因为只有祂这尊神宫祭祀的“神魔”才明白:

    月亮上,才是真正的“神宫”!

    与他同为人祖的十一位神魔,正在那上面沉睡!

    当年十二位被“创造”的神魔诞生,经历漫长时光后衰老,只得回归创造祂们的“月亮”,进行深度沈眠。

    除了这十一位同胞,还有被“神”派来的无数宇外神人,也在上面沈眠!

    只有一位神魔,会降临地面,以浅眠的方式领导“神宫”,带领那些仍相信他们的信众。

    可是,当月亮毁灭,这些强大的神魔、古老的人祖,都一同被毁灭。

    神秘的宫殿中,一尊伟岸的巨神发出怒吼:

    “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吼声中,隐约充满了悲伤。

    可惜,强悍的防御体系,将这愤怒的悲鸣遮蔽,无人知晓。

    不止神宫惊慌、讶异、绝望,东煌朝廷也陷入僵直。

    天京的中央,是世上最华丽的宫殿,居住着世上最尊贵的男人。

    比肩神魔的真躯大宗师,东煌上国的当代皇帝,世上最强大的男子。

    “太煌天子”白问天!

    这位东煌天子从龙椅上站起身,俊美无暇的面容凝重无比。

    他一身龙袍,周身有山川大地、白色云烟、瑰丽霞光、紫色星河的虚影浮动,隐约化作一个小小的世界,带着能引发天崩地裂的力量。

    但这样强大的力量,也无法止住他当下的震惊。

    白问天沉重的呢喃:

    ““月”被毁灭了,是神宫做的?不,神宫有这份力量,早就把朕与东煌一齐毁灭!”

    “而且那处,似乎对神宫也很重要!”

    皇帝百思不解,下方群臣也面露恍惚。

    除去这些大人物、大宗师,平民百姓也各有反应。

    清河镇,路战和白婉也站在屋外,一脸担忧的望着天穹。

    他们已经担心自家孩子一段时间了。

    天福城那处,地震连绵,有遮天黑影浮现落下,震荡从远方传到这个边陲小镇。

    接着,又有血色冲天、大日横空,无量光芒从远方照到此处,连云山都感到炎热。

    之后又雷鸣不断,火光大放,各种天灾意象起伏不绝。

    最后更发生把“天穹”吹飞的恐怖异象,让这对父母充满忧虑,担心自家孩子。

    他们的儿子,就在异象传来的天福城方向,若是遇上强者交战的余波,或许就有危险。

    白婉担忧道:

    “遥儿不会有事吧。”

    她现在已经有点后悔,让儿子前往危险的天福城。

    路战安慰她:

    “不用担心,他可是仙人转世,会没事的。”

    嘴上这么说,路战其实也明白,他们的儿子再天才,再是什么仙人转世,如今也只是“凝血”境界。

    这才离开清河镇一小段时间,武道修为怕是还没怎么进步,根本无法参与这种恐怖的天地异变。

    如果真波及到玉微,就算是余波,也能要了这小小凝血高手的命。

    毕竟,他才十岁啊!

    两人虽然又担忧又焦急,却也没有办法,只能在心底向最初的神明“十二人祖”们祈祷:

    “希望遥儿没事。”

    两人虔诚的祈愿,彷佛直达天上,传递到十二神的耳边,让传说中完成使命后回归月亮的诸神,庇佑自己弱小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