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权宠医妃:失眠王爷请上榻 > 第二十三章 不给

第二十三章 不给

 热门推荐:
    听到这句话,不光秦晚瑟,就连魏淑也皱起了眉头。

    一开口就要一半,都不只是狮子大开口了。

    简直是要吃人。

    “芳儿,这是晚瑟的聘礼,我转赠给外人不太合适,这样吧,从府中划出三万两白银给你,如何?”

    国公府近几年不景气,三万两白银,算是将近一年的收入,其中还包括皇上给的抚恤金。

    魏淑开口就给三万两,也算是很给她这个妹妹面子了。

    换做别人该感激涕零了,但魏芳并不吃这一套。

    “姐姐,今天既然把这话说开了,我不妨也老老实实给你说了吧。”魏芳索性坐在一口箱子上,翘起二郎腿,手指上还戴着方才从箱子里拿出来的扳指。

    “我嫁到钱家,不愁吃不愁穿,一年光商铺里入账,不下这个数。”她伸出两只手给魏淑比划。

    “十万白银?”魏淑暗吸了口气。

    这数字,以前她嗤之以鼻,但是国公走后,商铺越来越不景气,如今听魏芳说,也只有羡慕的份。

    “黄金!”魏芳大声更正了她的话,“我给你忙里忙外这些年,我钱家的商铺是一点都没管,就老钱一人忙里忙外,损失了多少!区区三万两白银,你打发叫花子呢?”

    看她说的过了,钱霜儿忙道,“姨娘,我娘她不是这个意思,你知道的,她一生气就会胡说八道,我们是诚心想帮你忙,并不想要这些钱,我娘她是嫌我受了委屈……”

    这话一说,魏淑蹙紧的眉心缓缓舒展开来,眼底也带着几分歉意。

    魏芳又哼了一声,抬手拍打衣摆上沾染的灰尘,“还真是有钱人嫌弃穷亲戚,走了霜儿,咱们别在这儿碍人家未来王妃的眼了。”

    “娘,”钱霜儿气的一跺脚,“国公府这么大,姨娘一人又要操心府上又要担心商铺,一个人怎么忙得过来?咱们就算走,也绝不能现在走。”

    “你这傻丫头!别人连一颗烂珠子都不肯送给你,你还想着帮别人忙!我怎么生了你这么个傻子!”

    这话算是在魏淑脸上狠狠扇了一耳光,说的她有些无地自容。回头便冲着秦晚瑟厉声道,“珠子,拿来。”

    秦晚瑟方才通过镇龙已经知道了这珠子是什么,黄阶的武气珠可是稀罕物,就算拿去拍卖,也绝对是压轴出场的东西,绝不可能送给钱霜儿的。

    她举步上前,对着魏淑道,“方才姨娘也说了,这是颗破珠子,怎能送给表姐?我看不如这样吧,那边有几箱珠宝,转送给姨娘跟表姐?”

    魏芳一听,也是。

    几箱珠宝,怎么也比一颗破珠子强。

    “霜儿,你看……”

    钱霜儿抿着唇不说话,贝齿紧咬着,看着笑口吟吟的秦晚瑟,拼命按捺着怒气。

    这秦晚瑟,是铁了心要跟她作对,她想要的,偏偏不给她!

    你个没武气的东西,要那珠子有什么用!

    “东西不论贵贱,全论心意。我看那珠子甚是精巧,想摆在玉珊瑚上做点缀,既然妹妹百般不愿,那便算了……至于那几箱子珠宝,我也不要……”

    魏芳一听连忙起身,“哎你这傻丫头,胡说什么呢?半数不给咱们,拿几箱珠宝你还不要?你不要我要!总不能白白给人使唤,还吃力不讨好……”

    “娘,你别说了。”

    “你不让我说,我偏要说!本来就是,别人家发达富贵了,都想着怎么帮着亲戚自家人,可咱们这儿不一样,马上要当楚王妃的人了,一颗破珠子都不肯给你个当姐姐的!”

    魏淑面子上挂不住,拉下脸斥责她一声,“好了,不说给你几箱珠宝了吗?”

    魏芳嗤了一声,起身一甩袖子,走到箱子前。

    “待会儿把这个、这个,还有那边那三箱,都送过来,还有那个……”

    “从这边起的这些箱子,全都送给姨娘了。”

    魏芳怀疑自己耳朵出了问题,回头看向秦晚瑟,“这倒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你会那么好心?”

    秦晚瑟从一旁走来,口中施施然道,“晚瑟说的都是真的,姨娘抛却家中万贯家财前来府上帮忙,孝敬点姨娘是应该的。”

    “真的?!”魏芳眼底刹那绽开笑意,激动的手都不知道该往哪儿指,“你们还愣着干什么!大小姐都发话了,把这些都送我房里去!哎呀晚瑟,不枉姨娘疼你一场啊……”

    秦晚瑟笑笑,“晚瑟知道姨娘疼我,所以我的嫁妆,到时候就拜托姨娘了……”

    “说什么拜托,这孩子……”回过味来,魏芳当即像是被雷劈了一般,嘴角笑意凝住,睁圆的眼定在秦晚瑟身上,“你说什么?!你又不是我女儿,我凭什么给你准备嫁妆啊!”

    看着她嘴脸转变,秦晚瑟丝毫不意外。

    “我爹才去世,国公府资金短缺,我听说……一年收益才堪堪三万两白银,三万两白银,乍一听很多,但要维持这偌大府上主子、奴才、丫鬟的吃穿用度,还有商铺的运转,只三万白银远远不够。

    这些聘礼,是楚王的颜面,也是给足了我国公府面子。若我嫁过去带的嫁妆太差,岂不是打了楚王的脸?日后国公府有难,楚王他还会帮我们这个忙吗?”

    秦晚瑟说完,下意识看向魏淑。

    见她皱眉思量,便知这番话说到了她心坎里。

    经过这几日相处,秦晚瑟把魏淑这个人摸了个大概。

    她被两个小鬼迷惑了心神,但也不完全被牵着鼻子走,但凡对国公府有益的事,她都会去做。

    眼下她顺毛捋,就起了效果。

    秦晚瑟越发气定神闲,“这聘礼,是楚王送给国公府的及时雨,姨娘于国公府有恩,您想要,我当然要孝敬,只是我这府上,实在是没什么拿得出手的东西,所以嫁妆,也就请姨娘一并帮我准备了。”

    “你……”

    魏芳被她一番话噎的说不出话来,口中“你”了个半天,脸都憋红了,不得已,转向魏淑。

    “姐姐,你怎么说?我不过是拿几箱珠宝而已,不过分吧?”

    魏淑抬手往下压了压,“芳儿,钱府一年入黄金十万,还怕买不来这些珠宝首饰吗?这回就先紧着晚瑟嫁妆吧,楚王那边,咱们不好得罪。”

    魏芳这下算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有口难辩。

    钱霜儿上前一步拉住她,看了一眼秦晚瑟,对着魏淑道,“就听姨娘的,晚瑟妹妹大婚,此番嫁妆就由我准备吧,也算是我这个当姐姐的尽点心意。”

    魏淑眉开眼笑,“瞧瞧,咱们霜儿多听话乖巧,只是我没这福气,没生养出这么一个懂事的女儿来。”

    这话自然是说给秦晚瑟听的,可惜秦晚瑟不是原身,听到这种话,不疼不痒。

    钱霜儿牵起她的手,“姨娘说的哪儿的话,霜儿方才还跟晚瑟妹妹闹脾气了,一点也不乖巧。”

    “哪里的事,你没错,都是有些人小气,改日姨娘去外面逛,给你多买几个回来当装饰。”

    “谢谢姨娘。”

    秦晚瑟对她们之间的亲昵并不感兴趣,聘礼没事,便转身快步走了。

    那玉簪里面,有浓郁的灵息,若是将之全部吸收,说不定能一举打开宝塔第一层!

    到时候那个懒散王爷再敢戏弄她,就不是一点点紫蛇毒液那么简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