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雷帝的自我修养 > 50 姜仁川对阵三人 张凌云拔刃自杀

50 姜仁川对阵三人 张凌云拔刃自杀

 热门推荐:
    姜仁川面对三人攻势节节败退,非是他不能,而且刚才灵力冲关的关键时刻,被那天杀的黑脸汉子持刀破坏,导致胸腔气海灵力翻涌,如今动则五脏六腑疼痛万分。

    黑风寨大当家谢宝庆手中黑金刚刃刀刀逼近姜仁川,公孙白薇手中一柄精金短刃端是不凡,不时的刺向姜仁川的要害。

    姜仁川连忙躲避谢宝庆黑金刚刃与公孙白薇的精金短刃。

    那水泊寨大当家梁山,手握低品灵器逆境长枪,枪如游龙。

    姜仁川此刻修为不足一半,对付起来太过吃力。

    姜仁川对战之余,余光斜瞥看到那位龙渊镖局张凌云背刺一位同伴。

    姜仁川愤恨道“果然!你们龙渊镖局有问题,与山贼野匪勾结。”

    张凌云哼哼冷笑道“你知道了,那又怎么样呢?很骄傲吗?”

    黑风寨大当家谢宝庆人狠话不多,黑金刚刃力劈华山,大刀从姜仁川脑门处劈下。

    若不是姜仁川有两件防御类的中品灵器,恐怕此刻已然身首异处。

    面对三人步步紧逼,姜仁川环顾四周,当真是再无一人可以援助自己。

    姜仁川大声吼道“张正道!”

    张凌云嘿嘿冷笑“我师哥是个刚正不阿的人,此时此刻他已经中了我的晕眩散与迷神香,此刻正睡的熟。”

    姜仁川气急败坏,一剑攻向那三人,六境巅峰修士的灵力此刻全部爆发。

    一道剑光震退三人,自己也得了空闲,连忙抓住一个正准备偷袭自己的山贼,大手一挥将其仍向三位大当家。

    这三位皆是心狠手辣之人,面对飞来之人,眼皮子也不眨一下,一人一招,将那人分成三段。

    姜仁川见状,再次抓住两人,推搡过去。

    公孙白薇踹开那位向着她飞奔的人,姜仁川极速后退。

    梁山大吼一声,长枪如龙,枪头一尺之处出现黄色气罡,穿过山贼的身体,直奔姜仁川而去。

    姜仁川连忙调转方向,极速挪腾,来到一处马车旁边。

    梁山一枪下去,马车应声而碎,暴露出其中熟睡的洛水。

    张凌云本来还很平静,一见还在睡眠之中的洛水,心神激荡!

    “臭婊子,该死!”

    姜仁川仍在躲闪,他现在需要一个空档,一个可以换气的空档。

    让他可以强压体内伤势,拼了此生无望进阶七境的希望。

    但是黑风寨大当家谢宝庆刀刀毙命,不给机会。

    这三位大当家各有特色,灵力最为刚猛的便是黑风寨大当家谢宝庆,但是要是论最难缠之人,便是那位面貌丑陋的女子,

    女子见缝插针,出其不意,多次让姜仁川受伤。

    至于最后一位水泊寨梁山,不过是刚猛有余,后劲不足的家伙,若自己有换气的机会,虽说胜不了这三人,但是自己活着回到云烟城不成问题。

    到时候禀报家主,龙渊镖局已经与山贼野匪勾结,让家主出手荡平龙渊镖局。

    这一趟姜仁川压队主要是两个原因,第一便是确定龙渊镖局是否与青山山贼有所勾结,第二就是青山之中有一条气运金龙,若是他突破六境之后,吸收这条气运金龙,便可以稳固境界,恢复伤势,百利而无一害。

    这也是为何他重伤未愈,却还要来到青山破境的原因。

    家主将家传圣物“暖阳宝玉”交付于他,让他可以锲机突破。

    可是没想到,关键时刻青山之中的黑风寨大当家谢宝庆,一刀下去劈碎了“暖阳宝玉”,让他进阶的最后一刻功亏一篑。

    本想这一次冒险过青山,能一举三得,没想到现在居然都要全交代在这里了。

    龙渊镖局张浩然也真是下得了狠手,明知大弟子张正道亲自押镖,却还是要山贼野匪联合出手。

    姜仁川当务之急是赶紧逃离八百里青山,不然小命休矣。

    张凌云悄悄来到破碎马车之处,洛水在这等吵闹的环境下,还能睡得如此香甜,这让刀尖上舔血的张凌云着实羡慕。

    “多美好的脸蛋呀!要是我在上面划几道口子,那该是多美好的画面?”

    张凌云拿出自己背刺同伴的短刃,短刃锋利异常,在周围的火光之下闪耀寒芒。

    张凌云慢慢将利刃放置洛水俏脸上三寸处,马上就要划破这张美丽无暇的脸了,想想还有些小激动呢。

    就在张凌云即将下手之时,一道男声悄然响起。

    “张侠士,这是在做什么?为什么对着舍妹动兵器。”

    张凌云冷笑一声,说道“我不仅要对你妹动手,还要对你动手。”

    洛霆被打晕之后,这才多久这个话痨又醒了,罢了!直接杀了完事。

    张凌云面色狰狞,杀书生是最快感的事,他们手无缚鸡之力,既不能反抗,又不能忍受痛苦。

    他们那张能说会道的嘴,此刻也只能惨叫大喊。

    至于那个洛水,看她睡得这么甜,那就先不杀她了。

    既然师哥喜欢她,那就送给师哥,自己是男儿身,不能给师哥快乐,倒不如留下她,就让她替自己给师哥行房中事。

    完事之后,自己再依偎在师哥宽广的胸襟里,默默抚触。

    张凌云正欲动手,只见洛霆满脸嫌弃。

    洛霆片刻之后,哈哈大笑,“没想到你这个心理变态的家伙,心境竟如孩童一般纯洁,你倒是一个怎样的人?”

    张凌云不由得心生怯意,这股突如其来的害怕之意源自哪里呢?

    张凌云环顾四周,四周仍是那般,山贼野匪砍杀龙渊镖局之人,姜仁川竭力抵抗三位大当家,眼看节节败退支持不了多久。

    当他将视线放在洛霆面前之时,洛霆自然不是刚才的那副欠揍模样。

    一身白衣,左下角一抹月白之色,左胸一道遒劲有力的“九”字,手中一面折扇,上书“千面影帝”四字。

    洛霆不服怯弱畏缩模样,而是胸有成竹,眼神坦然。

    洛霆淡淡说道“你喜欢你的师兄,愿意为张正道付出一切,所以这也是你这一趟亲自押镖的原因,你不同意师傅诛杀张正道的命令,所以你亲自陪同,想留下张正道一条命。”

    张凌云不可置信,这个书生是如何得知他的想法,虽然心思被猜的透透,但是他还是面不改色说道“你放屁!”

    洛霆轻声笑道“你的心境不似表面那般残忍,而是风雨飘摇之中,有一间小屋,屋内有两个孩子互相依偎,期盼这场大雨快点停下,其中一个孩子应该是你,另一个想必就是张正道了。”

    张凌云此刻才明白,眼前书生非是凡人,那种怯弱畏畏缩缩的模样,全是伪装出来的。

    张凌云持短刃运转灵力,做好全力抵抗的准备,眼角不禁转向唯一还算完好的帐篷,那个帐篷之内还有细细的鼾声,正是张正道休息的地方。

    “张正道虽不是大善之人,甚至萌生了害我之心,倒也是算的上一个不可多得的尽责之人,你虽然是个彻头彻尾的坏蛋,可是所作所为皆是为了另一人,果然人心不可用好坏一词来笼统概论。”

    张凌云已经可以确定了,这个洛霆必是修为高到天际之人,不然不可能这么淡定。

    身旁不远处便是三大当家与姜仁川的战场,四周还有数百山贼野匪。

    张凌云颤声说道“你到底是谁?”

    洛霆指着自己的衣袍说道“你不认识这身衣袍?!”

    张凌云怔道“不认识。”

    这一次轮到洛霆无语,在东南玄界南北十万里的地界之上,居然还有人不知道天都制服,真是稀了奇,奇了怪了。

    洛霆看着张凌云道“你想活还是想死?”

    “如果我死,能够换我师兄的活命吗?”

    洛霆想了想说道“张正道虽然心术不正,但是我没理由杀他。”

    张凌云长吸一口气,镇定下来,说道“说实话我想活,没有人想死。”

    洛霆笑笑说道“你觉得你还有机会吗?”

    张凌云惨笑一声,“那既然如此,那就告辞了。”

    说罢!张凌云将短刃反手插入心脏之处,强忍痛意走到张正道的帐篷之处,竭力对着洛霆说道“告诉我师兄,不要回龙渊镖局!不要回云烟城!”

    张凌云话音刚落,死在张正道的帐篷之外。

    洛霆摇了摇头,又是一条鲜活的生命流逝,他有什么错,他只是想要张正道活下去。

    洛霆看着熟睡的妹妹,跟个猪一样,都打的这么激烈还不醒。

    一旁还有山贼看见白衣洛霆仍然站立,便杀向洛霆。

    洛霆呵呵冷笑,一脚狠狠落地,落地之刻,自他脚尖落地之时,土地龟裂带着淡淡雷电向四周扩散。

    顿时数百山贼顿时麻痹不自知倒摊在地。

    远处对战的四人,纷纷觉得手脚麻痹,等他们再看,远处有一位白衣青年,以青年脚下为中心,四散雷霆。

    “那是?”

    黑风寨大当家谢宝庆凝神观望,面色凝重,什么多了一位实力不亚于他的修士,若是站在姜仁川那边,局势会瞬间逆转。

    公孙白薇脸上唯一说得过去的五官,便是一双美目,还保持着当年的模样。

    公孙白薇惊道“张凌云死了!”

    惊闻此语,众人连忙看去,帐篷之外的那具尸体,不正是张凌云吗?

    梁山心悸说道“难道是这人杀了张凌云,这人莫不是与姜仁川一伙的?”

    黑风寨大当家谢宝庆示意梁山淡定一点,“先莫着急。”

    帐篷之类的张正道被一缕雷电惊醒,顿时破帐而出,惊见周围景象,脚下尸体便是师弟张凌云,再看姜仁川被那三人打的伤痕累累。

    他即便是再昏迷多长时间,现在也知晓了原委。

    “山贼来犯!”

    张正道顺手拿起五百斤的长弓,拔箭而立!

    而姜仁川得了空隙,连忙恢复伤势,镇压躁动生疼的五脏六腑。

    “你们杀了我师弟!”

    张正道不管三七二十一,弯弓开箭,一箭破风,只听金石之声,黑金刚刃斩断金石铁箭。

    张正道傲然而立,胸腔之处满是怒火,师弟惨死脚下,同伴尽被屠戮殆尽。

    黑风寨大当家谢宝庆冷冷说道“我们没有杀张凌云,他与我们做生意我们为何杀他,你倒不如问问那位白衣青年人。”

    张正道疑问看向洛霆,这位书生怎么换了一副衣衫,不复青衫,而是白衣白裤,那身衣服好生眼熟,却是记忆不起。

    “他是一介书生那能杀的了,我这四境修为的师弟!”

    张正道再次拈弓搭箭,箭指三人。

    黑风寨大当家谢宝庆冷道“你还不知道吧?你的师傅张浩然与我等做着交易,共分烟土。”

    “什么!”此语如同雷震,响彻张正道心湖之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