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雷帝的自我修养 > 49 张凌云用计得逞,谢宝庆刀劈仁川

49 张凌云用计得逞,谢宝庆刀劈仁川

 热门推荐:
    夜深人静之时,正是张正道守着前半夜,篝火霹雳吧啦四处溅着火星。

    张正道强忍睡意,他是这支商队的负责人,也是除却那位中品六境修士之外最强之人。

    一路走来都是他开山铺路,如今神经崩的太紧,稍微懈怠之后困倦之意席卷而来。

    张凌云走了过来,递给张正道一张帕子,帕子包裹着一点精制瘦肉干。

    张正道笑着拿起一根肉干吃了起来,“还是师弟体贴,总是知道什么时候我需要什么东西,这山山兽制作的肉干,干柴有嚼劲,虽然味道不是多么美味,可是在这个令人生困的时候,用来提神是再合适不过了。”

    张凌云用树枝拨弄着篝火,久久凝望张正道。

    “师兄快去休息吧,剩下时间交给我。”

    张正道轻笑一声,看着头顶月光说道:“下半夜时间还不到,我是师兄我先替你守一段时间,你多休息一会。”

    张凌云并不愿意失去单独陪伴师兄的机会,只是在这里坐着与张正道谈一些年幼往事。

    “当年我们一同拜入师傅门下,那个时候你男生女相,我还要说长大了娶你,现在想想当初是多么的幼稚可乐。”

    张凌云笑道:“年幼无知,话不能作数。”

    张凌云眼角带着一缕失落,不过随即就被隐藏起来,算算时间也应该差不多了。

    张凌云递给张正道的肉干之中,他下了一点东西,一点点晕眩散。

    晕眩散并不会对修士造成身体上的危害,所以一般中招的修士察觉不出,而且作用也不大,能起到安眠的作用。

    多日来精神紧绷的张正道,加上这一点晕眩散的作用,很快就哈欠连连。

    “师兄!还是快去睡吧。”

    张正道摆摆手说道:“现在还不是时候,这一批烟土十分重要,三千斤的烟土的利润可以达到三万金以上,姜家人现在对我们龙渊镖局都不太信任了,连那位姜仁川都出动了。”

    张凌云斜瞥一辆马车,那辆马车中的人,自从离开云烟城开始就没有露过面,一度让张凌云认为,里面是不是真的有人。

    “姜仁川重伤未愈,此刻又值突破的紧要关头,有没有此人对于我们来讲没差。”

    张正道摇了摇头,“此言差矣,他虽然不能给我们提供实质上的帮助,但是在这八百里青山之中,也能威慑三大寨,使这一趟的押镖安全一些。”

    “可是我还是认为,姜仁川是来监视我们的。”

    张正道眼神微眯,“不管如何,只要将这批烟土安全的押送至浩渺城,咋们的任务就完成了,向来听说这条官道凶险,这一次我亲自押镖,倒要来领教领教三大营寨当家的。”

    张正道哈欠连天,实在是支撑不住,带着歉意对着张凌云说道:“实在是对不住师弟了,替我多守一个时辰。”

    张凌云笑道:“这点小事,不足挂齿。”

    张凌云等待张正道走后,开始掐算时间。

    张凌云看着张正道卸下背后长弓,腰上长剑。

    张凌云满怀愧意,“师兄,我能做的就是保住你的性命,对于师傅而言,你我都是他的工具,对他而言工具没了可以再买,钱没了那就什么都没了。”

    张浩然的计划,除却张凌云,所有人全杀,包括张正道,姜仁川。

    与谢宝庆等人完成一笔长久的交易,要将云烟城到浩渺城这三天通路牢牢抓在手心里。

    控制住三条要道,将整个云烟城的运输全部控制在龙渊镖局手中。

    姜家确实实力强大,可是他们却没有运输的大堆货物的能力,储存法器珍贵异常,姜家人不过一件而已。

    只要联合青山之内的三大当家,控制住云烟城通往浩渺城的咽喉要道,龙渊镖局就紧握姜家生存命脉。

    张凌云拨弄篝火,篝火被他养的很旺,一闪一闪的篝火,在他的脸上勾勒出一副黑白分明的画面。

    张正道不知为何,自走进帐篷,开始头昏脑涨,眼皮沉重。

    张正道竭力想保持浅睡状态,但是无边的黑暗还是将他深深困住,就此沉睡过去。

    马车之内洛水已经熟睡,一条大腿放到正在盘坐的洛霆身上。

    洛霆哭笑不得,这小姑娘的睡相,真是看不得。

    洛水打着细微的鼾声,嘴角还不自觉的流着口水。

    洛霆小心放下洛水的腿,将她姿势摆好,仔细盖上被子。

    开始自顾自打坐起来,神识开始以马车为中心开始蔓延。

    十境大能者的神识开始悄无声息出现在青山的各个角落。

    洛霆看到有三路人马,正在偷偷摸摸往这里赶。

    洛霆视线再往前,看到一条淡金色的抬头巨龙,那是整座青山的气运。

    这座青山就差一位大修士了,大修士吸取这条金龙气运之后,将会彻底稳固境界。

    下一刻洛霆哑然而笑,他不就是大修士吗?这条金龙他可以吃掉。

    不过洛霆思考片刻,便放弃了这个念头,气运这东西对十境以下修士有利无害,但是对于十境大能而言,并无太大的裨益。

    洛霆的神识再向外蔓延,直到两千里之外的波涛汹涌的澜沧江。

    澜沧江内九转回肠,乱石拍空,惊涛骇浪,声势极大。

    洛霆见这壮阔景象,不由得自主赞叹一声,然后收回神识,重新闭目养身。

    而澜沧江内,一个天然形成的溶洞之中,一位头生双角,容貌极美,身材婀娜多姿的女子。

    身体,完美酮体就这么暴露在空气之中,唯有鱼虾环游欣赏。

    女子淡淡说道:“千里神识,不愧是天都雷帝。”

    女子裸露在外的玉体之上,覆盖一层青衫。

    女子赤足进入水中,水慢慢淹没她的胸口,头顶。

    而她在水里与鱼儿一般,自由自在畅游在澜沧江中。

    澜沧江湍急的江水对于这位女子而言,并无太大障碍。

    女子潜水而出,头上的双角,鬓角的鳞片,全部消失,双角之处化为及腰青丝,鳞片消失以后,被雪白的皮肤替代。

    女子喃喃说道:“本王应该取个什么名字呢?我姓龙叫什么呢?”

    片刻之后,女子嫣然一笑,“龙芷晴。”

    八百里青山之中,洛霆下车走到张凌云身前,拍着张凌云的肩膀说道:“张侠士深夜值夜,辛苦辛苦。”

    张凌云拍掉洛霆的手,他觉得有些脏,顺便用手帕擦了擦肩头被洛霆触碰的地方。

    “谁让洛公子不会灵力,我只能多辛苦一下了。”

    洛霆哈哈大笑,对张凌云很热情,只听洛霆说道:“张侠士身手不错,不知道未来事哪家姑娘有此福分,可以得到张侠士的青睐。”

    张凌云懒得回答,对于书生他最看不上,一群只会动嘴的虚假把式。

    你若是惹恼了他们,他们便会跳到云端,对着你骂的体无完肤。

    若是你再出手伤人,便会躺在地上,对着周围人说你仗势欺人,世道不公。

    只是这洛霆好似一个没皮没脸之人,张凌云只是听着,一句都未回答,而洛霆却孜孜不倦,不停讲述。

    张凌云心中虽然恼怒,但是面上尽量不撕破脸皮,毕竟师兄看上了他的妹妹,只是暂且维护一下关系。

    待到子时三刻,这个面相不错的书生就会成为一具死尸,他那貌美如花的妹妹,则会沦为那帮山贼野匪的胯下玩物。

    张凌云掐算着时间,还剩下三刻,三刻之后这支五十多人的商队,将会被团灭。

    而自己也将得到自己心仪已久的师兄。

    洛霆仍是自顾自说些闲话,企图勾引起这二人的交谈。

    张凌云终究是忍受不住,一个人在耳边无边聒噪,而不自知。

    张凌云指着远处一棵大树说道:“洛公子,你看那!”

    说罢,洛霆果然转头看过去,只听到一阵闷哼之声。

    张凌云以手为刀,击打在洛霆耳后一寸之处,洛霆昏死过去。

    张凌云长吐一口气,“终于安静了。”

    时间过得很快,子时三刻说到就到,黑风寨大当家谢宝庆,紫云寨大当家公孙白薇,水泊寨大当家梁山,三人带着山寨精英齐齐赶到。

    黑风寨大当家谢宝庆与其他人眼神对视一番,按照原定计划行事。

    谢宝庆与公孙白薇梁山三人搞定那位姜家姜仁川。

    如果张凌云所说不错,那位姜仁川应该是为中品六境修士,而且是一位即将突破的六境修士。

    不过他似乎受了重伤,又很巧的获得了一场机缘,如今正在突破的紧要关头,实力无法发挥全部。

    谢宝庆有一柄黑金刚刃大刀,乃是一柄不可多得的中品灵器,公孙白薇本就是世家子弟,随身有一件中品灵器级别的攻伐大杀器。

    唯有水泊寨梁山只有一件下品灵器,落了下乘。

    伴随着黑风寨大当家谢宝庆一声令下,上百位三境以上的山林野匪冲入营地,开始四处乱砍起来。

    山贼野匪点燃火把,点燃帐篷,用长枪棍棒,对着熟睡中的商队成员就是一顿穿插。

    张凌云笑看这群山贼野匪,他是这次商队押镖的副手,所以他负责整个后夜的巡逻守夜,而且也让所有负责守卫的同门全部睡去,每个人的食物里都加了一点晕眩散,睡意沉重。

    张凌云就看着谢宝庆他们大杀四方,而无动于衷。

    面对山贼的突然袭击,商队之人被打了个措手不及。

    但是毕竟是身经百战之人,还是有十几位拿起武器奋力反抗,一时间整座营地乱做一盘。

    张凌云不自觉的看向张正道的帐篷,他不仅仅给张正道喂服了晕眩散,而且在他的帐篷里,还添加了迷神香。

    中了迷神香,睡到大天光。

    张凌云看着到处砍人的山贼野匪,眼里充满不屑,但是成大事者不拘小节,山贼可恶,但是为了钱,则可恶的山贼也变得可爱起来。

    在没有张正道的指挥下,商队溃不成军,很快谢宝庆三人就来到中央的那座马车旁。

    马车内气势龙渊,让人心骇,公孙白薇与梁山面面相觑。

    黑风寨大当家谢宝庆看过的头比见过的人还多,岂会怕了这还在养伤的姜仁川。

    说时迟那时快!谢宝庆黑金刚刃大刀力劈华山,一刀之下,马车被分裂两半。

    而运气闭眼的姜仁川抬手握住这柄大刀。

    公孙白薇惊骇道:“难道突破七境了!”

    不过下一刻,他们三人放下心来,姜仁川吐出一口鲜血,身形踉跄了一下。

    俨然他到了突破的紧要关头,被谢宝庆一刀打断,留下了内伤。

    “去死吧!”

    三人灵力暴发,姜仁川闭口不言,唯恐灵力泄露,造成更大伤势。

    姜仁川双手掐诀,极速后退,堪堪躲闪三人连击。

    另一边的张凌云,慢慢走到自己同伴身后,那是商队这边在场除却张凌云最后的一位四境修士。

    那人见张凌云来了,心中大定说道:“正好,你我二人杀了他,然后去帮姜仁川。”

    张凌云笑道:“好!”

    随即,一道精钢匕刃,插进同伴的心脏!

    “帮姜仁川干什么,他才是我们的敌人!懂了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