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雷帝的自我修养 > 48 青山中三大当家,张凌云他喜欢他

48 青山中三大当家,张凌云他喜欢他

 热门推荐:
    洛霆给自己拟的身份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落第书生。

    书生在这个尚武的队伍里,尤其不遭人待见。

    不仅仅是这个商队,乃至整座玄界,书生的地位都比较低。

    哪怕是在中玄界,中玄界的读书人可不是手无缚鸡之力,而是一个个嘴上讲着“以理服人”,背后已经酝酿好一套儒家术法的君子贤人。

    洛霆每次下车,除了张正道笑脸相迎,恭维几句,其他人对他爱答不理。

    洛霆对这也是没办法的事,人总是喜欢区别对待。

    例如,对面相好看的人要比相貌一般的人友善一些,对待美丽的女子要比英俊的男子要和善的多。

    在这个队伍里,活泼可爱的洛水,要比他这个沉闷的书生受欢迎的多。

    每当洛水下车之时,总会有人迎过来,问小姑娘,“渴不渴,饿不饿,需不需要什么东西”,而当洛霆下车,洛霆更多听到的是“小白脸”、“怂包”这样的字眼。

    洛霆只得哭笑不得,不想暴露身份,安安静静到了青天国再讲其他。

    经过一天的路程,这条狭长官道已经没有其他人了,方圆百里除却这支商队,再无再无他人。

    期间有过两货山贼野匪,不过都让张正道三箭定青山,全部荡灭。

    张正道背负弓箭好似战神下凡,这一日洛霆觉得坐着马车有些腻味,便骑着自己的瘦马,走到队伍之前,与那张正道攀谈起来。

    张正道遥指青山笑道:“这一片山贼最是凶悍,但是每当他们路过,最强大的几伙山贼野匪都会沉默不出,因为他们知道,在我手中弓箭之下,非死即伤。”

    洛霆点头称赞道:“张侠士,箭术无双,是我生平见过箭术最强之人,他们定然畏惧张侠士背后长弓。”

    张正道哈哈大笑,抱拳说道:“洛公子谬赞了!”

    洛霆大笑:“哪里!哪里,我说的话字字属实。”

    “不不不,我没那么厉害。”

    “不不不!你有!”

    这二人在队伍前方的大笑之声,传道勾当,引起几人不满。

    尤其是之前与张正道低语之人,那人名为张凌云,是张正道的师弟。

    先前嫌弃洛霆与洛水二人是拖油瓶也是他,如今洛霆的笑声引起他的反感。

    张凌云凝望张正道挺拔的身姿,恨不得现在坐在洛霆的位置那个人是他,随后他深深望着洛水乘坐的马车,眼神阴毒。

    张正道遥看青山笑道:“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

    洛霆拍手笑道:“说得好,好一个我见青山多妩媚,此情此景,此语更加契合。”

    “可以青山里没有佳人,只有山贼野匪,他们行事恶毒,肆无忌惮,唯有大修士亲自出手才能荡平此处。”

    洛霆见群山起起伏伏,远望青山,峰峦起伏,峻岭绵延,此处山水极好,洛霆用心眼观望,远远的气运如真龙抬头。

    此处若是有一位大修士,吸取全部气运,可破瓶颈,可一步登天。

    洛霆笑道:“这不张侠士坐镇官道,他们不也不敢现身吗?”

    “此言差矣,我所能做的事只有自保,这条官道的后半截才是最凶险的地方,不似之前小打小闹,八百里官道,后半程只有三大营寨,分别是黑风寨,水泊寨,紫云寨,这三大营寨的三位大当家皆是中品修士,实力非常强大不弱于我,尤其是黑风寨大当家谢宝庆,使得一口黑金刚刃大宝刀,好砍人头,所幸的是这三家寨子水火不容,我行走其中也算的有惊无险。”

    洛霆愕然说道:“原来如此,是我浅薄了。”

    张正道笑笑,并没有说什么,只是看天色渐晚,于是让众人寻一处官道附近的山体开阔地带,开始安营扎寨。

    夜晚这片青山不仅仅有山贼野匪,而且会有一小群低品妖兽,数目极多,十分难缠。

    张正道经验老道,在营地在位撒上驱虫药粉,将帐篷围着货物搭建。

    在营地之外还竖起一人多高的笆篱,只留下一条出口。

    张正道见洛水下车了,殷勤问道:“洛姑娘舟车劳顿,辛苦你了。”

    洛水礼貌笑道:“不辛苦,比我自己骑马舒服多了,这些张哥哥。”

    一声张哥哥,让张正道的心里舒爽万分。

    洛水眼球一转,有了一个新奇的想法,指着张正道背后那副长弓说道:“张哥哥,我能看看那副长弓吗?”

    张正道爽朗笑道:“当然没问题,就是重了一些。”

    说罢,张正道摘下那副长弓,自己用手小心搀扶,以免五百斤重的长弓伤到小姑娘。

    小姑娘活泼好动,用手使劲去拉那道弓弦,结果弓弦纹丝不动。

    洛水冷哼一声,双手环抱胸脯,别过头去不去看那副长弓。

    张正道连忙解释道:“我这弓箭共有五百斤,弓弦乃是中品六境妖兽的脊柱炼化而成,是一件不可多得中品灵器,对使用者要求极高,千万别生气嘛。”

    “哼!”

    张凌云眼神阴毒,恨不得将洛水杀人碎尸,但是现在他有更重要的事情做。

    只见张凌云偷偷摸摸离开营地,一路朝着深山而行。

    深山之中,一团篝火之中围绕着两男一女。

    男人鹰钩鼻眯眯眼,另一人则是满嘴龅牙,女人面貌丑陋,却浓妆艳抹,被篝火映照的十分恶心。

    女人名为公孙白薇,名字很美,可是长相不敢恭维。

    公孙白薇手持一根树枝,拨弄着眼前篝火,让它尽量靠近自己一些。

    鹰钩鼻男子便是这片青山野匪之中的王者,黑风寨大当家谢宝庆,谢宝庆眼神飘忽不定,眼球时不时飘向另外二人。

    最后一位满嘴龅牙的人,便是水泊寨寨主梁山,梁山手下一共一百零八位好手,被称为一百单八位好汉。

    梁山用一根树枝打断公孙白薇的树枝,嘴里不耐烦说道:“你老往你那边扒拉,还让不让人烤火了。”

    公孙白薇尖声说道:“你个丑八怪说个屁,谢大当家还没出声,哪里轮到你说话。”

    梁山冷笑道:“人家谢大当家境界比咋们是高不少,你也不用热脸倒贴过去,也不照照镜子你是什么模样。”

    公孙白薇最恨别人说她长相,“梁山你故意的吧,要不要划下道比划比划。”

    公孙白薇原本长相并非如此,她原本是一个国色天香的美女,而且是明月帝国公孙世家子弟。

    在一次远游途中,路过青山之中,被山贼野匪劫掠了过去。

    期间十数天发生了什么谁也不知道,只知道原本楚楚可人的公孙白薇变成一副丑陋万分的模样。

    紫云寨原本大当家,胯下之物被人剁成碎肉,被公孙白薇做成了人彘,养了起来。

    原本的那位大当家,足足被折磨了一年才死去。

    而公孙白薇理所当然的成为了紫云寨大当家,带领紫云寨成为青山之中,可以与梁山寨、黑风寨相提并论的大寨子,威震八百里青山官道。

    许久沉默不言的黑风寨大当家谢宝庆,提着那柄黑金刚刃大刀说道:“按照时辰,那个人也该来了吧?”

    突然黑夜之中,传来一道恭维的声音,“谢大爷还是那般神机妙算,在下来了。”

    黑夜之中慢慢走出一人,正是那位偷偷离开营地的张凌云。

    张凌云抬手对着三人行礼道:“云烟城张凌云见过三大当家。”

    公孙白薇指着张凌云说道:“此人是谁?就是要来跟我们做生意的人?”

    谢宝庆点了点头,算是默认吧。

    张凌云笑道:“按照之前的约定,此行烟土有三千斤,三七分成,你们三家分七,我们拿三。”

    谢宝庆横过黑金刚刃说道:“我黑风寨人多,我要三成,你们两家分二。”

    公孙白薇点了点头道:“我没意见,这是谢大当家带来的生意,我吃点亏寻求长线发展。”

    梁山道:“我没意见,烟土利润极大,两成足够了。”

    张凌云笑道:“那就约定好了,子时三刻动手,团队里还有一位中品六境修士,不过此刻正在养伤,而且趁机欲突破至七境,此时战力不足可杀!”

    谢宝庆淡淡说道:“那就全杀了。”

    什么上品大修士,中品六境,挡他财路,全部去死。

    张凌云摇了摇头,“张正道我要活的,不过可以废了他的气府。”

    “好!”

    说罢!张凌云如同他来的寂静,走的安静,消失在黑夜之中。

    三位大当家相看一眼,各自离开,回山整顿兵马。

    张凌云面带阴笑,这一次又是一大笔收入呀。

    云烟城盛产烟土,掌管烟土生产的是云烟城姜家。

    姜家与明月帝都边境的浩渺城有着一笔大生意。便是这三千斤烟土。

    姜家一般委托龙渊镖局运输,一般分为三队,每一队三千斤。

    龙渊镖局当家张浩然经受不住烟土的巨大利润,便从中做些手脚。

    例如派人经过青山官道,与大当家谢宝庆秘密往来,相约在青山官道截获烟土,相约分成。

    这样一来,龙渊镖局与黑风寨便是吞没了这一批烟土。

    不过这一趟与以往不同,姜家人并不是傻子,每一次路过青山官道就要被劫。

    这一次派出一位中品六境修士压阵,也正是如此,姜家指派与姜家关系不错的张正道押镖,张浩然则派出张凌云作为副手。

    张凌云聪明伶俐,机智圆滑,一入青山便寻求时机,通知黑风寨大当家谢宝庆,再根据张浩然的命令,让谢宝庆伙同公孙白薇与梁山,三人一同出手,保证万无一失。

    这一趟龙渊镖局得利少几成,但是得到了青山众匪支持,也算是划算的很。

    烟土生意一本万利,边境士兵若无烟土,简直是度日如年,寻常百姓茶余饭后吃点烟土再正常不过了。

    而且烟土成本极低,云烟城土壤呈酸性,最适合生长烟土。

    但是被姜家人掌控,姜家有一位七境大修士坐镇,龙渊镖局张浩然不敢明眼抢生意,只好背地里下些黑手。

    张浩然已经靠这种勾当,已经赚的盆满钵满,这一趟切不可有闪失。

    张正道向来带队另一支,这一次亲自走官道,张浩然便痛下心来,牺牲自己的大徒弟算了,人嘛不能为了徒弟,连钱都不要。

    但是张凌云不愿张正道死,因为他喜欢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