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雷帝的自我修养 > 47 王二麻子来劫道,张正道不怀好心

47 王二麻子来劫道,张正道不怀好心

 热门推荐:
    山脚下,等待了两个时辰的洛水,终于等来洛霆下山。

    山上黎殇被恩德公与郓城君赠送两件机缘,一件上品攻伐灵器,一本九境剑修都认为不错的剑经,这两件宝物,落在明月帝国,都是能让人眼红东西。

    有了这两件物品,足以让黎殇毫无压力突破七境,一跃成为大修士的行列。

    再加上洛霆送他一丝锲机,松动多时的五境瓶颈在此刻彻底被打开。

    洛水等了有一会了,百无聊赖,手里面不停撸小明。

    瑛姑鸟模样的小明,被撸的小脑袋四处躲闪。

    洛水见洛霆来了,高兴的跳起,“花儿哥哥,那家伙怎么样了。”

    洛霆看着山顶说道“他还没下山,估计在破开六境的瓶颈,至于我跟他说的事情,他能不能想开就看他自己了。”

    洛水盯着洛霆道“他会不会还要想着杀哥哥吧?”

    “这个念头他是不会放弃的,不过在杀我之前,他一定会去杀明光堂。”

    洛水听着,急道“那花儿哥哥你怎么办?等着他杀你吗?”

    洛霆笑道“他如果有能力杀我,修为必然是十境,据我所知的十境剑修只有两人,若无十境,在我面前一境与九境并无区别,你还是把心放在肚子里吧。”

    洛水不可置否,越是与洛霆相伴时间久,那就越能感受到洛霆身上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因素。

    是那种淡淡的淡然,浅浅的自信,以及永远存于心的正义感。

    洛霆习惯性抚摸小姑娘的脑袋,向着远方说道“走吧,去青天国,旅途的最后一站。“

    青天国与明月帝国之间只有一条澜沧江作为隔断。

    青天国虽然明面上是明月帝国的附属国,但是因为国内拥有一座宗门,国内国主奉信宗门,故而与明月帝国貌合神离。

    上乘峰离青天国还有数千里的距离,中间有没有大城市可以乘坐飞舟。

    所以洛霆再次买了一匹瘦马,瘦马驮着洛水,洛霆牵着马。

    经过几天的跋涉,来到一处群山之中,群山郁郁青青,一条官道横穿其中。

    洛霆来到一处石碑前,上面用着明月帝国官话写着“前方八百里,群山交错,多有山贼野匪出没。”

    洛霆笑道“如果绕道,需要多走一千二百里路,妹儿你说怎么办?”

    洛水吧唧嘴说道“咋们兄妹二人是投奔青天国舅舅的,现在没有现银了,当然是直接过去喽,哥哥不会不敢吧?”

    洛霆指了指自己的细胳膊说道“我雄壮的肱二头肌不允许我退缩。”

    洛霆与洛水自从离开了上乘峰,便又多了一个身份,明月帝都落魄的富家子弟,去往青天国投奔舅舅,而且还没钱。

    洛霆与洛水也不着急,开始玩乐起来,一路上欣赏美景,不似之前的那般着急回归天都了。

    走进官道,果然不一般,

    一开始走进这条长达八百里的官道,附近身旁还有零零散散的百姓赶着牛车、马车,渐渐地进入山区之后,那些人就一点一点消失,偌大的官道之上只剩洛霆与洛水二人了。

    洛霆面带苦色说道“看来,很快我们就要碰到所谓的山贼野匪了。”

    洛霆接着牵马而行,走到一处异常狭长的场所。

    官道的宽度骤然短了三分之一,而官道两边,便是大力开采的痕迹,坚硬的山基裸露在外

    。

    这一段的明月官道是在江山交错之中开采而出,穿山而过。

    此时,洛霆二人身旁已再无他人,唯有洛霆牵着瘦马,瘦马驮着洛水,缓慢行走。

    果然,片刻之后,如洛霆所想,走到官道狭长的地方,山上隐蔽的丛林之处,杀出两波山贼。

    这两波山贼等待洛霆二人已经半天了,从他们一如群山便已经开始盯梢,确定周边无人,洛霆又无甚修为。

    这才走到一个适合劫掠的场所,将人埋伏在官道左右,等待洛霆自己进套。

    不多时,洛霆与洛水二人周边围上山贼,约摸有十来个人,每人衣衫破旧,手持一柄长刀,为首之人是个独眼之人。

    “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从此过,留下买路财。”

    洛霆头生三道黑线,这一路走来,跨过昭烈、明月,走过山区、沙漠,还是第一次看见这么传统的山贼。

    洛霆环顾众人,这伙山贼修为不高,大部分都是一境修为,只有为首独眼之人修为略微高上一线,勉强够的上二境。

    这么低的修为还当山贼,也不怕有一天被路过的愣头青给宰了吗?

    洛霆看了一眼洛水,发现洛水眨巴眨巴大眼睛在看着他。

    既然如此,那便跟他们玩玩。

    洛霆“啊”的一生,面带惊恐叫道“居然是山神老爷?怎么办?怎么办?”

    山神老爷是明月帝国周边百姓,对山贼的另一种称呼,多带有讽刺意味,山神本是庇佑倚靠大山而活的百姓对山的尊称,可是多了山贼寄宿在山上,这个称呼就变了意味。

    独眼之人桀桀笑道“原来是个不长眼的雏儿,在下乌龙山二麻子寨大当家王二麻子是也。”

    洛霆连忙迅速将腰弯成九十度,“大当家饶命呀,我与舍妹本是帝都人氏,家道中落,家中人锒铛入狱,我与舍妹逃过一劫,变卖家产,一路从帝都走过来,要去投奔千里之外青天国舅舅,途中被几波山贼抢劫,如今身上已经无甚钱财了,只有这匹瘦马了,还请山大王高抬贵手,放过我与舍妹吧。”

    独眼王二麻子抬头挺胸,傲然说道“那与我何干?”

    只听王二麻子说完,人群之中传来一道细小的哭泣之声,王二麻子定睛一看,居然不是洛霆与洛水,而是自己的一位兄弟。

    那位山贼听闻了洛霆惨淡身世联想到自己,竟然开始哭泣起来。

    “李软蛋,你哭什么?”

    王二麻子不满说道,怎么能在外人面前表露真情。

    李软蛋用破烂衣衫擦拭眼泪,露出一张秀气的脸。

    “老大,情不自禁嘛?”

    “有什么好情不自禁的?”

    李软蛋轻声说道“以前我也是富家子弟,家道中落,变卖家产投奔亲戚,结果被人劫了,无路可走沦为山贼,这不是情景再现有感而发嘛?”

    王二麻子不耐烦说道“少给我磨磨唧唧,现在把他们劫了,交出钱财饶你们不死,至于这位小姑娘,漂亮是真漂亮,可以老子家有悍妻,放过你吧!”

    洛霆面带苦色,于是又说道“大王,我们真的没有金钱了,只有这匹瘦马,要不你们拿去,放过我们一条生路吧。”

    王二麻子看了一眼瘦马,点了点头,“那就拿了马,搜了身,让你们滚吧!”

    “唉!好嘞!大王是好人。”洛霆的狗腿子像倒还真像一回事。

    王二麻子正准备接管这匹瘦马之时,一道破风之箭从王二麻子脸边擦过。

    “是谁?”

    王二麻子等人持刀防御,下一瞬十几支破风之箭射向众人。

    王二麻子用刀劈断一支飞箭,连忙大吼一声道“撤退!”

    只是此时无人再回应他,身边全是死寂,同伴的尸身横绝在官道之上。

    王二麻子心头一阵惊骇,连忙转身就逃,还未往前几步,一道破风之箭穿胸而过,王二麻子低头看着自己胸口的大洞,含糊不清吐露一声,“婆娘,我回不去了!”

    洛霆与洛水愣在原地,只听身后传来阵阵马蹄之声。

    为首一人,雄姿英发,剑眉星目,刀削冷面,鼻梁如山岳挺拔。

    那人胯下一匹追风好马,背负一杆千斤弓箭。

    显然至前出箭杀人的人是他,在他身后事一支人数五十的商队,满载货物而活。

    背负弓箭男子驱马向前,对着洛霆与洛水抱拳道“二位受惊了,在下张正道,这支商队负责人,先前二人与山贼的谈话,我听到了,故而出手。”

    洛霆抱拳笑道“多谢侠士相救,大恩不言谢。”

    张正道指着地上山贼的尸体说道“一刻钟清理干净,原地休整。”

    “是!”

    这支商队训练有素,显然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磨砺出的风格。

    张正道对着洛霆说道“要不要跟着我们走出这八百里群山,这里面山贼可多的很,你们二人很难活着出去。”

    不等洛霆说话,洛水连忙说道“好滴,好滴,我和哥哥好久没有吃过饱饭了。”

    洛霆见状尴尬万分,只好干笑两声说道“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张正道背负弓箭,修行箭术,那副长弓五百斤,在张正道手中力拔千钧,可开山破路。

    洛霆与洛水分到了一处干净舒适的马车,洛水满足的躺着,撒娇似的让洛霆给她捏脚。

    洛霆也不嫌脏,用力恰到好处,洛水不多时便沉沉睡去。

    洛霆神识放开,覆盖整支商队,商队之中修为高深者还不少。

    张正道五境修为,除却他之外还有三名四境修为的修士,全队五十六人全部都是修士,而且皆在三境以上。

    洛霆还发现,在队伍最中间,有一辆马车安静异常,内部气息波涛汹涌,有人在其中修炼,修为远超张正道,隐隐有着大修士的意味,不过修为起起伏伏,漂浮不定,洛霆判断是在中品六境巅峰左右。

    洛霆微微笑道“看来这支商队不一般呀,居然有六境修士压阵,亦或者说这八百里群山凶险异常。”

    商队最前端,张正道背负弓箭带路,在他旁边还有一人低声说话。

    “师哥!咋们带两个拖油瓶干什么?你看那个男的胆小的样子,一看我就想削他!”

    张正道微微浅笑道“师哥我年纪不小了。”

    那人恍然大悟,“原来如此,还是师兄思虑周全。”

    张正道又继续说道“这只是其一,其二是若是真碰到那伙贼人,直接将那个男的丢下,拖延时间,我们的货物绝对不能有闪失!”

    “明白,明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