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抗日之活着再见 > 第一百八十六章沧海横流(二)

第一百八十六章沧海横流(二)

 热门推荐:
    孟占山隐伏在骡马后面,静静地观察着山道上冲过来的伪军队形混乱不堪没有战斗分组没有交替掩护就那么一窝蜂的往上冲

    甚至,连掩护的机枪都没有及时跟进,还在老远处的斜坡上招呼

    孟占山禁不住微微一笑。

    他娘的,这些二鬼子,可比其日本主子差多了,完全是没头的苍蝇,只管乱哄哄往上冲。

    娘的,就这等货色,只配欺负欺负老百姓,哼,老子今天教教你们怎么做人!

    “哒哒”

    孟占山的手指微动,两颗子弹呼啸而出,几乎同时,冲在最前面的一名伪军如同被重锤重击了一下,立时倭顿于地,浑身抽搐不已。

    这个短点射只是精准射击的开始,随着“哒哒哒哒”的连续点射声,每次两发,每次必有伪军倒下,简直成了令人瞠目结舌的射击表演。

    一个弹匣很快打光,冲锋的伪军也己经倒下了十来个人,而且都末打中要害,一个个倒在地上痛苦翻滚,严重地阻碍了冲击路线。

    敌人被这突如其来的猛烈打击吓破了胆,纷纷趴伏于地,架枪还击,双方立时形成对射局面

    骡马后的孟占山,着实让众人开了一把眼,眼见他凝视前方,沉稳地扣动扳机,弹壳尚在空中跳跃,己然抱枪翻滚,迅速地变换射击位置,还不时从队员的身上滚过,滚过的一瞬,随手把空弹匣抛给队员:

    插一句,我最近在用的看书pp,书源多,书籍全,更新快!

    “快!压子弹!”

    “大水!还剩下多少发子弹?”

    “大水!数数总共有多少颗手榴弹?”

    “去找一找煤油在哪里?”

    “大水!必须找到,不然咱全玩完!”

    眼见其在百忙中还指挥不断,众队员无不傻眼,众人不但惊讶于其流水般的射击动作,还惊讶于其思维之跳跃,仿佛他不仅是在作战,还是个精明的商人,分分钟都在算计一切。

    眼见进攻受阻,斜坡上督战的汪显祖大吃一惊:“娘的!小小马帮,居然还有机枪?机枪组,给我上近距离火力压制!”

    在汪显祖的命令下,机枪手摸索着爬下斜坡很快在斜坡下建立起新的机枪阵地。

    “哒哒哒哒哒哒”两挺机枪的长点射声震耳欲聋。

    眼见对方火力被压制,众伪军立时胆壮一边胡乱放着枪,一边壮着胆子再次发起冲击,这次他们学乖了有的高姿匍匐有的边爬边半跪着射击,队形也明显拉开。

    “手榴弹!给老子扔!”孟占山大声呼喝。

    早就等急了的队员纷纷扔出手中的手榴弹。

    “轰!轰轰!”

    山道上腾起一连串的炸烟一时间烟雾腾腾,碎石飞溅,伪军们的冲锋道路完全被阻断。

    汪显祖终于沉不住气了,他带着护兵丛杂树林里跳将出来挥舞着手枪开始往斜坡下冲想要就近指挥。

    可他挥舞的手枪悄然暴露了他的身份。

    “哒哒哒哒”

    对方的机枪手简直眼观六路瞬间就用余光发现了他,立即不顾一切地抬枪打来。

    这家伙顿时魂飞魄散,拿出吃奶的劲拼命辗转腾挪不断地变换着地点。

    弹着点紧随他左右,斜坡上顿时腾起道道青烟。

    “啊”

    这家伙一声惨呼。

    一发子弹终于在六七百米之处打中了他的左腿,这家伙大叫一声,咕噜噜滚下山坡。

    “大哥!咱撤吧!土包子不好对付呀!”一个护兵一边为其包扎一边大声建议。

    这家伙闻言大怒,抬手就是一巴掌,护兵一头栽倒在地。

    “娘的!老子今天杀红了眼,再敢言退者统统枪毙!就这么一群土包子都拿不下,还混他娘个球!给我冲!”

    在猛烈火力的掩护下,汪显祖亲自持枪督战,喝令众人发起新一轮的冲击!眼见此景,众伪军只能战战兢兢地冒死向前冲击。

    “还有多少颗手榴弹?”孟占山大声问道。

    “十八颗!”大水赶紧回答。

    “娘的!听我命令,一口气全甩出去!”

    “啥?咱不过了?”大水口瞪口呆。

    “少费话!快甩!”

    孟占山心里有数,枪管已经发红,至少己打了200发子弹,已经接近枪管的极限,却没有备用枪管。

    他知道,必须撤退了

    随着一阵异常猛烈的爆炸声,孟占山开启了最猛烈的射击模式,山道上立时浓烟滚滚,蔽日遮天。

    “煤油呢?”孟占山问。

    “找来了!”大水忙答。

    “快给我往死骡马上浇,要快!”

    “啊?为啥?”

    “小子,学乖点,这叫刘备烧盔甲断道!”

    清儿正指挥着十几个人在山道上艰难前行,负责断后的护兵马栓忽然大喊:“不好啦!后面起火啦!”

    远处的山道上,明显可见一团巨大的烟柱,浓浓的黑烟腾起足有十几米高,枪声和爆炸声反倒变得越来越稀疏

    众人纷纷停下脚步,只在一瞬,众人的眼中就有了泪光

    谁都明白,面对穷凶极恶,兵力和武器都占绝对优势的追兵,稀疏下来的枪声意味着什么!

    “娘的!一定要让大堂主为他们报仇!”

    “狗日的二鬼子,我操你姥姥!”

    “大小姐快走吧要不弟兄们的牺牲就白费了”趴在骡马上的薛继勇眼见众人停下脚步,艰难地开口道。

    清儿无语,含泪点头

    就在众人纷纷转身,准备继续赶路之时,万万没想到,眼尖的马栓突然发疯似地大喊:

    “看呐!他们没有死!他们回来啦!”

    清儿一惊,连忙扭头观看,却立即愣住了

    就在二百米开外,几匹骡马转出山道,迎面驰骋而来,马上驮着几个伤员,周围都有队员贴身保护,一个个熟悉的面孔,迅速地放大于眼前。

    终于,孟占山壮硕的身影开始出现于队伍的最后,他肩上赫然扛着一挺铮光瓦亮的轻机枪。

    “大小姐!”

    “大水!”

    “马栓!”

    “二柱子!”

    两股人马很快就汇合到一起,众人激动万分,纷纷相拥而泣,简直快活至极

    “好你个大水!你还活着,简直吓死我了!”马栓大声道。

    “嘿!哥们命大,没那么容易挂的!”大水得意洋洋。

    “你们好像一个没有死哎!”

    “哼!不但没死,还好好出了口恶气!”

    “嘿!长本事了?”

    “嗨!哪是我们呀?全靠人家大神!好家伙,天生就是大杀器!”大水竖起大拇指,连声赞叹。

    “怎么又着火了?”

    “嘿!大神让烧火断道,让狗日的一时半会儿追不上来。”大水兴奋的吐沫星子直喷。

    耳听众人议论纷纷,清儿加快了脚步。

    无尽的关怀,无限的挂念,全都展示于相视的一瞬,晶莹的泪珠,顺着清儿那张震惊之后欣喜若狂的脸蛋上流淌。

    “孟大哥!”

    清儿激动地大喊,若非“男女授受不亲”的思想作祟,她早就一头扎进孟占山的怀里了hpt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