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娲后裔来补天 > 第二十八章

第二十八章

 热门推荐:
    听了一天的课,华胥筠虽然有些头昏脑涨,但也从课间众人的闲谈中得了一些信息。

    一班属于重点班之一,她现在的身份李道是班级第一,更是年级第一,而且从未掉下过第一的宝座。旁边的孙尚是班级第二,年级排名约在十几名左右浮动。

    李道相对高冷些,很少说话。班级里的学生也不过来与她聊天,就算要问问题也是找旁边的孙尚多一点。

    孙尚的人设也不是特别活跃和大家打成一片的人,只不过比起李道来,他更平易近人一些。

    除此之外华胥筠还听到了一些传闻。

    比如最边上的那栋教学楼总是阴森森的,一进去就跟夏天直接跨度到了冬天似的。

    再比如学校里的树木不知道为什么总长不好,即便是移栽过来也会慢慢变得半死不活。而且这段时间有不少树直接枯死了。

    所以这是有鬼吧,是吧……

    华胥筠很想深入了解一下具体的情况,但是高冷人设的她怎么能去问这种问题呢?

    她在心里默默叹了口气,顺着下课的人潮,向学校的餐厅走去。

    凭借学生卡打了一份饭菜,和孙尚坐了面对面。

    “上了一天的课,感觉脑子都迟钝了。”孙尚叹气道,“李道,你有发现线索吗?”

    “不好说。”华胥筠回应了一句,小口尝了一点饭菜,好好的糖醋里脊,一点味道都没,比白开水都淡。

    她放下筷子,这饭菜大概是假的吧,毕竟他们只是在某个情景之中。这么庞大的场景很难精细到每个细节,饭菜能有颜色不穿帮就不错了。

    抬头扫视一眼周围,其他同学都吃得津津有味。

    他们看上去真实得不得了,但也都是假的,不过是昔日情景的复制。只有他们这些顶替某个学生进来的人才是真的。

    华胥筠的目光落到对面的孙尚身上,不对,他为什么也吃得很开心?

    难道是趁她不注意的时候,换了一个假的影像过来?

    不,不会,刚才坐下问的那句只有真和尚才能说出来,因为他们是来找线索的,而不是来上课的。

    既然人没换,那就是他们的饭菜不一样?

    华胥筠飞快打开自己的人物面板扫了一眼,没有任何负面状态。

    她的手指在桌面轻敲,鉴于她的幸运点数,华胥筠相信这应该是一个机遇。

    她的糖醋里脊,和尚的西红柿鸡蛋面,吃得津津有味的其他学生……

    种种线索在她的脑海中聚拢,华胥筠嘴角勾起一丝笑容,运气好的话,或许她很快就能抓到那只鬼的小尾巴了。

    孙尚吸溜了两口面条,“别说,这四中的伙食居然还不错。诶?李道,你怎么不吃啊?”

    华胥筠摇摇头,“没胃口。”

    孙尚只是随口一问而已,吃不吃是自己的事情,他没有多管闲事。等吃得差不多了,他才问:“你先前说的不好说是什么意思?”

    华胥筠已经站了起来,一边不动声色望着四周,一边道:“等我理出来再告诉你。”

    孙尚不太高兴,嘴上还是道:“好,等你弄明白了一定要记得告诉我。”

    他心里不住嘀咕,有这么厉害吗?他怎么没发现什么线索呢?该不会是故弄玄虚,骗他的吧?

    华胥筠跟孙尚将餐盘送到集中收拾的地方,往外走。

    “不知道赵书和钱妮有什么发现没,得找个时间跟他们见个面。”孙尚总觉得自从进了学校,主动权就一直没在他手里过,此刻忍不住彰显一下他的聪明,提醒道。

    “哦,那个呀,我已经和他们说好晚上见了。”华胥筠道。

    “你什么时候见的他们?我怎么没看到?”孙尚一脸茫然,他也没打瞌睡啊,怎么好像错过了许多东西呢?

    “当然没见面啊,我是用手机发的信息。”华胥筠从兜里掏出手机来晃了晃,“喏。”

    “哪来的手机?为什么我就没有?”孙尚皱皱眉头,这任务还区别对待吗?

    “诶?你没发现吗?手机在课桌里啊。你肯定也有的。”华胥筠惊讶道。

    孙尚感觉自己的智商受到一万点暴击。

    还不等他继续说什么,突然间听到一声尖叫响彻校园。

    “咚”的一声,似有重物落地。

    “啊啊啊……”此起彼伏的尖叫声响起。

    华胥筠看向发出声音的地方,那一片区域中间明显空出一大片地方来。

    华胥筠有种终于来了的感觉,她拨开人群,往事发地靠拢。

    孙尚赶紧跟着她往里冲。

    好不容易挤到前面,大片的血色印入眼帘。可以说是一个极大的刺激。

    饶是已经见识过未打码的死亡现场的华胥筠也有些应付不来。

    孙尚终于抓住华胥筠的胳膊,发出一连串疑问,“怎么了?发生什么了?”

    他边问着,目光扫向中间的空地,差点吐出来。

    孙尚赶紧背过去,脑子里虽然充斥着刚才看到的情况,但无疑是舒服了一些,他语无伦次道:“好多血,死,不,有人死了?”

    “就像你看到的那样,有一个女生跳楼了,目前还不知道是自杀还是他杀。”华胥筠稳定一下心绪回答道。

    “你,你都不怕的吗?”孙尚声音有些发颤。

    华胥筠转过头来,看着躲在自己后面的孙尚,“还好,之前已经见识过一回了。难道你不是吗?”

    “当然不是啊,我可没遇到这么血腥的情况。”孙尚稍微好一点了,声音正常了不少。

    以前玩过的游戏哪个不是经过审批的,当时他还嫌弃不够刺激,现在再让他选一次的话,他一定会说马赛克打得好。

    华胥筠看他情况好转,“既然你不适应这个情况,那你赶快上楼顶去看看有没有什么线索,一会说不定会封锁现场。”

    “你怎么办?”孙尚问。

    “我当然是留在下面。这可是第一现场,我们只有两个人,他们是指望不上了,你上去了,我自然得在这里。”华胥筠推了他一把,“去吧。”

    孙尚犹豫一下,还是抛下华胥筠走了。

    华胥筠将目光继续转向死亡现场。这里其实没有那么多可看的,她还没专业到能够验尸的程度。

    除去血腥的部分,主要是一些细节。比如死者身上携带的手串。

    几位老师得到学生的通知,姗姗来迟。

    他们虽然有些恐惧,但还是努力尽到作为一个教师的责任,问了周围的学生几句情况,他们便开始驱赶学生,让学生回去上自习。

    华胥筠自然也在被驱赶的行列中。她没有强硬留在此处,而是果断随大流离开。

    留在此地已经得不到什么信息了,她到的快,整个现场的情况已经被她拍到了手机里。老师们甚至不如她在这方面懂得多,不听他们的话也无所谓。

    倒是她此刻回去教室,必定有很多同学讨论这个问题。他们的话更有用些。

    到了教室,果然如华胥筠所想。整个教室沸沸扬扬的,大家都在谈论这个事情,便是有些人没能目睹情况,也听看到的同学解说了一番。

    “你看到了没?”

    “什么?哦,你说楼下那个事情。我们在教室的几个,听到叫声,在窗户上望了望。”

    “幸亏你们没去,真是吓死个人了。”

    “怎么了?”

    “她跳下来的时候,我就在不远处,差点就砸到我了呢。”

    “呀,那么可怕!你被吓坏了吧。”

    “谁说不是呢。喏,衣服都被溅了点血,晦气死了。”

    “没事的,你运气好,这一点点回去洗洗就好了。”

    “说的也是。”

    “你说那个跳楼的为什么要跳楼啊?该不会是学习压力太大了吧?”

    “我觉得说不定是失恋了。”

    “你们谁认出跳楼的是谁啊。”

    “没认出来,她脸朝下埋着,我们哪敢上前去。”

    “就是就是。”

    “有一个好的心理状态多么重要啊。”一位同学感叹道,“反正我是觉得活着比死了强。”

    “那是你还没到绝望的时候,等你也遇到某种迈不过去的坎,说不定还不如她呢。”

    “呸呸呸,说什么丧气话。”

    “我,我觉得那个人有点像周莉。”一个声音从后排座位传来。

    瞬间周围的人全都安静了下来。隔了一会声音才再次响起。

    “不是吧?”

    “周莉人呢?”

    “没见啊。”

    “她好像和谁关系也一般,不怎么说话,经常是一个人。”

    周莉同桌道:“之前上课她还在,下课后我去吃饭,就不知道她去哪了。”

    “天呐。”

    “该不会真是她吧。”

    “这么一说,好像身形是有点像。”

    “太可怕了。原以为离我们遥远的事情,原来就在我们身边。”

    大家有点恐慌起来,不安的气氛蔓延着。

    华胥筠重重敲了下桌子,站起来,等众人都看过来的时候,道:“刚刚第一个说像周莉是谁?”

    此刻的华胥筠,自带一种威慑的气场,镇得大家都不敢说话。

    “这个问题很难回答吗?”华胥筠不解。

    一班的学生放佛看到昔日被学神碾压的情形,很多人纷纷表示不难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