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把白月光影后搞到手了[重生] > 第二十四章

第二十四章

 热门推荐:
    本子被褚妃梁丢到了桌子上,容光要伸长了脖子才能看到一点内容。

    她有点近视,虽然也就不到一百度,但是相隔差不多一米的距离……也看不见那些小字,只能眼巴巴的瞅着,妄图能看出朵花来。

    有一只纤长细白的手伸出,将剧本一推,不偏不倚的就推到了自己面前。

    容光眨眨眼,没想到褚妃梁注意到了,紧张的低声说道:“谢谢褚老师。”

    褚妃梁扫了她一眼,没说话。

    张南也有点头大的摸了摸脑袋。

    查查看着张南川日渐稀疏的头顶,心有余悸的摸了摸自己的脑袋瓜,说道,“我不想变秃。”

    “没事。”叶紫碰碰她,顺带看了一眼查查的头顶,又捏了捏查查的小揪揪,说道,“你头发多,秃不了。”

    查查认真点点头,掂量了一下,说道,“再留一年就又能去卖钱了,卖一次头发能卖二百块。”

    “这么多!”叶紫眼睛一亮,“我的呢我的呢……”

    两个小的在角落里叽叽咕咕,完全不去理会此刻在桌上的暗流涌动。

    容光仔仔细细的看了一眼,也觉得……似乎能理解褚妃梁的点了。

    这个人物……实在是太完美了。

    完美到丝毫不落地,甚至没有一丁点能够让她和现实贴合的东西在,就像是一个高不可攀的神仙一样,不像是凡人。

    身为当朝唯一的一位长公主,姬嬴这一生都可以说是一部传奇。

    她出生当日,便被当时的皇帝封为了泰康公主,她也是礼朝唯一一个出生起便有了自己称号的公主。

    而她其余的姐妹,不论是出嫁还是和亲,全都渐渐离开了皇都。

    只有她一个人,随父出征,被皇帝发现了带兵的才能,硬是靠实力一步步的走上了大将军这一职,还成为了当时第一位女性王侯。

    后来,更是得了皇帝亲自下旨,见他可以不必行礼参拜,朝堂上除了皇帝之外,甚至还为她特地放置了一个座位。

    姬嬴这一生从无败绩,因此,战神、杀神的称号也一直伴随着她。

    只可惜她早年在战场上落下了病根,不过三十多岁的年纪,就因病去世了。

    她死后,礼朝上下举国哀悼,整个都城都遍布着白色,全城上下为她自发哭灵,新帝更是罢朝三日,亲自身穿素衣,将她迁入了皇陵,以最高的皇家礼仪规格进行了厚葬。

    容光看着看着就皱起了眉毛。

    是很传奇没错。

    可传奇的太过分,就会成为一个很明显的假人,也就极易传奇到无味。

    张南川及时拍板,神情激动的说道,“对,没错!就是太完美了——我想要的,是一个于国家完美无缺的英雄大女主形象没错,但是这个角色,她立不住,没有灵魂!这样一来,讨论度和话题度就少了太多了,小褚,这是你的角色,你自己有什么想法吗?”

    褚妃梁皱了皱眉。

    容光看着她脸色不太好,就觉得有点心疼,总想给她眉心抹平了。

    一部剧开拍到中后期,其实经常会补录一些前期的剧情镜头,给人物、剧情加以丰富。

    可现在她们甚至都还没有开拍,只是在进行其中一部分的剧本围读创作而已。

    这是关于一个女人要如何才能从神坛落到实地上的戏,所以一旁的老戏骨赵修齐也没说什么话。

    场面一度僵持到这里了。

    然而起码在场的几个主演都注意到了问题所在,事情也还是在往好的方向发展的。

    张南川一改了先前有点颓靡的姿态,说道,“不过总的来说,剧本也是完整的——你们可以随时跟编剧老师们沟通,直接来找我也可以,咱们先拍着,也辛苦大家,后期可能会出现不少补录。”

    “应该的。”赵修齐摆了摆手。

    他是饰演开国皇帝的老演员,和褚妃梁的对手戏,从幼年一直到延伸到皇帝本人死去。

    老前辈都已经这么说了,其他人也不能再说什么,全都点头赞同。

    容光看着赵修齐一身正气的脸,以及他最为出名的微表情,忽然想到了些什么。

    她将这个想法在空白的地方记了下来,偷偷瞄了一眼褚妃梁,想着晚点如果有机会的话,想去找她请教一下。

    围读继续,抛开了先前的人设的弊端来说,剧本还是一个好剧本。

    进入正题之后,张南川就严肃的多了,“总的来说,虽然是一部大女主为主的正剧,但是里面也少不了诙谐的点,来让观众产生共鸣,能够接着看下去——这一点,你们也可以多一些临场发挥。”

    “就比如容光饰演的温眸,不谙世事,所以经常语出惊人,能给人不少的惊喜感,把握得当了,对你本人以后的戏路也有帮助。”张南川点了点容光。

    容光知道这一点,温眸和江文谋的这个角色演绎对她来说,相当的重要。

    于是听到张南川这么说,她立马就点头称了是。

    “赵老师饰演的皇帝是开国皇帝,英明、果决,可他毕竟身居高位太久,且子嗣太多,所以疑心病很重,但疑心的同时,还需要赵老师演出一个已到迟暮之年,又渴望亲情的普通父亲,这一点十分具有矛盾冲突,赵老师还需要多把握。”张南川冲着赵修齐说道。

    赵修齐点点头,很认真的在看。

    到他这个年纪了,还在圈子里混的,什么片酬、流量,那都是身外事。

    最重要的,就是好的剧本。

    一个好的剧本,可以经过数年的琢磨,一字一句都使它变得有意义。

    对于他这样的戏痴来说,《长公主》虽然是一部大女主戏,可身为开国皇帝的姬铮,对于他而言,也是一个充满了戏剧矛盾的角色,是很有挑战性的。

    第一天的工作量并不大,可一整天闷在屋子里面读书……也是够呛,精神上面都疲惫的很。

    交代完了该说的事情,不少人就纷纷的打算回酒店休息了。

    容光的行李还在褚妃梁的车上,眼巴巴的在座位上等着褚妃梁和张南川商量完事情,这才好上前去找她。

    没一会儿,褚妃梁回来了。

    容光从椅子上瞬间坐了起来,下意识的扯了扯自己沾到了腿上的裙子。

    褚妃梁垂眸看她,突然伸出手,轻轻的拨弄了一下容光的领口。

    容光一愣,手脚都不知道怎么摆了,脸瞬间红了起来,几乎可以感受到从褚妃梁指尖传来的热意。

    褚妃梁拨弄了两下,似乎是觉得挺满意,点点头说道,“今天的衣服还行……去我房间吧,我找你聊聊剧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