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把白月光影后搞到手了[重生] > 第二十三章

第二十三章

 热门推荐:
    回想起刚才发生过的一切,容光还是觉得羞愤难当。

    难不成是因为重新回到了十八岁的这个年纪,身体自发的开启了青少年所需要的睡眠时间以及质量?

    ——刚才那一路上,她做的梦,是相当的……妙。

    以至于容光毫不怀疑,如果她和褚妃梁不是坐着,而是躺着睡着的,恐怕会发生的事情,会让她彻底没脸再在这剧组呆着了!

    醉酒亲断视频算什么,睡觉抱着胳膊流口水又算什么!

    要说真格的,褚妃梁这辈子还没见识过呢!

    张南川咳嗽了两声,拉回了所有人因为查查和叶紫的出现而有些转移的注意力,说道,“这次与其说是围读,不如算作是所有人一次集体的讨论。剧本都在你们手里了,一天的时间粗略读完,不用仔细研究,就和我之前说的一样——凡是有不同意见的,你们都可以提出来。”

    所有人全都点头应是。

    只是表情上看起来并没有谁太在意这一点。

    张南川注意到了,可也没办法。

    容光很早就看过剧本了。

    整体的主线没有问题,甚至在剧情的张力以及严谨度方面给了容光相当大的惊喜——《长公主》自开播以后,整整十年间,都没有第二部剧可以超出其右,足矣证明这部戏有多经典。

    而她上一世,由于看到《长公主》这部剧的名字时,就会想起因为她而死的奶奶,因此,这部剧几乎是唯一一部,褚妃梁拍过,而她却没有看过的戏。

    如今一切重来,能够拍摄这么好的剧本,对容光而言,她十分的珍惜。

    绝大多数新人都会有一个很常见的毛病,就是‘不敢’。

    但其实有很多时候,只有身为一个新人,才能够会有很多老演员身上已经消失殆尽已久的敏锐触觉。

    因为这个时候,他们还没有身在局中,没有被一个个相似的剧组同化,所以才能够更好的看清楚全局,从而给出不同的意见。

    而这些意见,往往有时候又是一针见血的。

    容光还在低头看自己本子上的人设。

    因为她饰演角色的特殊性,所以人设页面为了区分,给了她整整两大页,根据后面的正式剧本的文字说明,还给了不少的解释。

    江文谋,二十八岁,素有当世小诸葛的称号。

    她师承当代兵法家,政治家,也同时是开国元老的宰相江淮,更是江淮唯一的亲外孙女。

    作为礼朝的开国元老唯一的直系后代,江文谋这一生不可谓不传奇,且因为江淮带她避世已久,在三国鼎立的朝代之下,更是有传言说,得文谋者得天下。

    而容光饰演的另外一个角色温眸,则是江文谋的幼年时代。

    一个充满了意外的幼年时代。

    十八岁的江文谋上山给自己隐居已久的外公采药,却不慎坠入了山崖之下,此后迷迷糊糊的,便意外让长公主给捡了去。

    现在的容光马上着手要拍摄的,就是从这里开始的地方。

    “性格单纯、直爽、不谙世事、经常口出狂言……”容光的手在温眸的性格一栏点了点,颇有点无奈。

    大概是要让容光只单纯的投入到温眸的角色里去,所以导演为了避免她知道太多江文谋的信息,并没有给她全部的剧本,可容光大概还是猜到了。

    江文谋可以说是一个天才,而身为一个天才,无外乎都是骄傲,甚至是自负的。

    二十八岁,这个岁数在古时候已经十分成熟。

    围绕着‘天才’的这个圈子,能表达出的性格无外乎也就那么几种。

    “有什么想法?”褚妃梁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打断了容光的思路。

    容光抬起头,骤然听到褚妃梁问她问题,显得有点茫然,“什么?”

    褚妃梁下巴抬了抬,目标指向了剧本。

    这一个部分里面,她们两个人的对手戏极多。

    几乎可以说,但凡是褚妃梁出场的地方,就必定会有容光跟随在身后——贴身婢女这词,毕竟不是白来的。

    容光在剧本上看到过有一段的描述:“见温眸便如同见本宫亲临,便是陛下,也需行俯首之礼。”

    由此可见,温眸这个人存在的分量,在长公主心目中可见一斑。

    容光抿了抿唇,摇了摇头说道,“暂时……还没有什么太多的想法。”

    剧本毕竟太片面了,只给了她一部分,而这一部分的东西,几乎就已经把人给框死了。

    再者说了……全部的主演都还什么都没说呢,她一个小配角现在出来说有想法,除了让所有人以为自己在给自己加戏之外,还能有什么用?

    于是容光抿了抿唇,摇了摇头,看起来有点失落。

    她现在不能回答褚妃梁的问题,不知道褚妃梁会不会对她失望。

    然而让她没想到的是,褚妃梁伸手在她头上轻轻的拍了拍。

    容光一愣,下意识抬起了头。

    “这就对了。”褚妃梁笑道。

    大约是看容光表情太像是一只没有得到夸奖的小奶狗,她伸出手指轻轻的勾了一下容光的下巴。

    容光呆了吧唧的伸手摸了摸自己的下巴。

    褚妃梁挑了挑眉毛,笑道,“家里养了只狗,手快了没忍住,对不住了。”

    “没、没关系。”容光脸红红的摇了摇头。

    她只觉得被褚妃梁碰过的地方,似乎有一团火一直顺着烧到了自己心口,甚至……有点迫切的,想要狠狠的挠两下。

    好不容易压下那股痒痒的感觉,容光试探的说道,“褚老师,你呢,有什么想法吗?”

    “我?”褚妃梁笑了笑,没有正面回应容光,而是将本子轻轻扔在了桌子上。

    声音不大。

    但容光还是下意识的抬起了头,注视起了所有人的表情变化,担心会有人太注意褚妃梁这里的小风波。

    容光这才发现,不远处的张南川和孙瑜至其实一直都在观察着她们这里。

    见褚妃梁放下了剧本,两人都不约而同的坐直了一些,手里的动作也停了。

    还在声情并茂朗读的人也莫名其妙的安静了下来,有些还在看的,也都被旁边的人打断了。

    在注意到张南川的目光之后,所有人都茫然的望向了褚妃梁的方向。

    出什么事了这是?

    褚妃梁伸手点了点剧本,被这么多人盯着也毫不在意,只慢慢的说道,“张导,这次这本子,你是打算跟谁开玩笑?”

    张南川一愣,没想到被褚妃梁能直接这么指名道姓的怼一脸。

    他表情有点怪异,然而却不像是生气,隐隐约约,甚至还有些……兴奋?

    张南川压下了自己脸上快溢出来的表情,急切道:“你有什么想法?”

    “想法?”褚妃梁摇摇头,示意她没有。

    之后,她点了点容光,说道:“就连我们这么能外扩题目,临场发挥都惊艳了你一脸的小朋友都被你框的没想法了,我能有什么想法?”

    “你这次给的人物,完美的都快飘起来了。”褚妃梁终于看向了她手中的剧本,容光这才发现,那些被红色印记标注过的地方,居然全都是褚妃梁此刻辩驳说‘完美’的地方。

    这么多内容……全都要改?

    容光眨眨眼,捏紧了自己的小本本,渴望的伸长了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