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把白月光影后搞到手了[重生] > 第二十二章

第二十二章

 热门推荐:
    孙瑜至到底是总制片,没一会儿的功夫,来接褚妃梁的车就已经到了。

    专属房车,配置相当高,且宽敞明亮,内备空调和卫生间。

    容光早早就已经见识过,可上车的时候还是忍不住觉得很惊喜。

    “随便坐吧。”褚妃梁上车之后在座位上放松的向后躺了躺,似乎有点累,没说几句话就靠窗睡过去了。

    容光趁着褚妃梁睡着的这个间隙,几乎是贪婪的屏住了呼吸,目光放肆而又热烈的在她的脸上流连。

    还是她最爱的样子。

    那双眼睛专心的盯着一个人的时候,目光之中多的几乎掩藏不住的深情会肆无忌惮的涌出来,将被她望着的人全部淹没。

    心思稍微不坚定一点儿……就要被她的深情吞噬掉了。

    容光呆呆的想,也不知不觉的一起睡了过去。

    到了集合点后,四周除了车之外就没什么人了。

    “褚姐。”褚妃梁的助理跟着迎了上来,见到褚妃梁之后表情并没有什么变化。

    容光看着褚妃梁接过了助理手里的水壶,还冒着热烟,看样子对业务已经相当熟练了……这在之前的助理身上,可见不到。

    查查也歪了歪头,盯着助理手里的水壶看了看,然后举起自己的手,委屈的撇撇嘴。

    她啥也没有。

    叶紫悄悄凑到她耳边,气声说道,“待会可以去旁边的剧组小卖部买——我哥虽然抠门归抠门,但是对自己人还是挺大方的,超市东西一应俱全,都是批发价。”

    查查眼睛一亮,“能倒卖吗?”

    叶紫一愣。

    旋即她眼睛一亮,说道,“好主意!”

    容光跟在褚妃梁身后已经进去了。

    查查往后面张望了一眼,尾号为5438的面包车正在以一种,看起来就十分挣扎的龟速往这里前行着。

    “她好慢哦。”查查挽着叶紫的手,两个小朋友手牵手往小卖部走,打算去销赃。

    “毕竟心虚嘛。”叶紫一脸唏嘘,“我哥对底下这些人算是松的,川叔虽然严格,但这些事儿一般他都不管,谁成想这些个小妖精,作威作福惯了,什么人都敢欺负了。”

    “什么人?”查查一眨眼,犹犹豫豫的拿起一根冰淇淋,不知道自己敢不敢吃。

    叶紫一拍胸脯,“我罩的人!”

    查查顿时冲她竖起大拇指,然后将冰淇淋扔进购物篮——有人罩,敢吃!

    *

    这一次的戏总共分为三个部分拍,因为中间跨越年限比较久,所以除开基地内可以造的景之外,她们还时常得挪窝拍外景。

    古装戏拍的一向辛苦,但却也最容易奠定一个人的演技基础,也更容易大爆。

    以后再有提名,也有拿得出手的作品。

    这部戏对于容光现在来说,可谓是相当好的起步的阶梯,同时也是一个绝佳的跳板。

    剧本厚厚一摞,差不多有一个矿泉水瓶盖那么高,就这还只是第一部分的。

    容光看到那个分量,就忍不住咧了咧嘴——她虽然是看过剧本了,但想要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把所有台词背出来,那是根本不可能的。

    而她一个配角的台词就已经足够多了,那身为主角的褚妃梁的呢?

    满眼满眼的红色标记。

    容光吞了吞唾沫,眼巴巴的看了她一眼。

    褚妃梁神情淡然,似乎根本就没把这些台词放在眼里,只垂眸窝在座椅里慢悠悠的翻阅着。

    只是从她时不时会活动一下右手的幅度看来,似乎并不算太舒服。

    容光见此,眼神更可怜了,像是一个弱小无助的小奶狗。

    “本子虽然大概定下来了,但细节随时会改。”张南川磕了磕手里的剧本,示意所有人安静。

    “吱呀”一声,门被推开了。

    张南川的话顿时像是没说过,谁都没理他,目光约好似的都转向了门口。

    容光看着光明正大的,顶着所有人目光走进来的查查和叶紫,陷入了一种诡异的沉默。

    当她撇到查查和叶紫手上的绿豆冰淇淋之后,眼皮更是狠狠的抽了一下。

    查查冲她得方向一咧嘴,嘴上沾到的绿糊糊仿佛在发着绿光。

    所有人:“……”

    迟到了!

    还吃东西!

    还冲着总导演和总制片总制作这一堆大官在这挑衅!!

    一群人眼睁睁的看着这俩人公然犯规——谁不知道张南川和孙瑜至最讨厌的,就是演员在围读的时候不干围读的事儿,又是吃、又是喝的?!

    大早上的,本来不少人都还没醒,又在这干等了这么长时间,一个个都蔫了吧唧的,魂都飘远了。

    见着这场面,也都醒了□□分。

    甚至有些人还努力的瞪大了眼睛,就等待着接下来的好戏开场。

    然而。

    一直等到查查和叶紫分别搬了个小板凳坐在角落,孙瑜至和张南川那边都安静的很。

    要不是张南川捏着剧本的手背上的青筋都快爆出来了,他们还真以为——

    这二位脾气躁的不遑多让的史前恐龙是不是都眼瞎了。

    有知道叶紫身份内情的,和善的冲着叶紫和查查笑了笑,心里对容光的地位估量却抬了一个层次。

    不攀附,最好是也别得罪。

    容光对面坐的,是姜如意。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姜如意此刻怕还不知道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

    她只见容光跟在褚妃梁后面进来,一副垂头搭脑的样子,脸上还有红印,甚至眼角也都还泛着点泪光。

    刚一看到,姜如意就难以掩藏自己的高兴,这幅样子,容光是被骂了——甚至被打了也说不定,

    这会儿心里正得意呢。

    她哪知道容光是在褚妃梁面前丢脸了——

    时间拉回十几分钟之前。

    大约是先前在大门外吹了风,加上早上起得实在是太早,不到五点,容光就上了唐元的车,被唐元一路开碰碰车似的送到这了。

    车上没空调,且年久失修,饶是容光这种不怎么晕车的人也颠的够呛。

    猛地一上褚妃梁的车,大约是送风系统吹得太舒服,座位也太软,容光没一会儿就瞌睡得睁不开眼睛,居然就那么睡过去了。

    开车的司机也是懂事儿,本来十几分钟的路,硬是让他开出了三十分钟的架势,给足了进入深度睡眠的空间。

    结果就导致了,容光睡的五迷三道,把褚妃梁的手当成了枕头,就这么舒舒服服的枕了一路——甚至还留了一路的口水。

    容光醒的时候,窗外阳光大好。

    她眯着眼睛打了一个哈欠,一时间因为太舒服,甚至没意识到自己在哪。

    正当她揉眼睛,打算从桌子上撑起来时,她听见褚妃梁用一种相当缓速,又充满魅惑的语气说,几乎是贴着她的耳朵说:“舒服吗?”

    容光一个哈欠硬生生给吓得憋了回去。

    因为哈欠而引出来的眼泪也十分会看时机,顺着眼角往下,不偏不倚的正好滴在了褚妃梁的手臂上。

    褚妃梁当时笑了一声,收回了被压着的手,盯着那两滴在阳光下反射了点光芒的眼泪瞄了两眼。

    随后,她看着容光那一脸呆愣的样子,故意逗她,“这就说不得了?怎么还哭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