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爆红后我总在被迫营业 > 走红3

走红3

 热门推荐:
    付景旬是凌晨四点走的,没惊动童择。体检用了三天,第五天就是一场接着一场的定级初赛,一走走了十七天。

    童择该拍戏拍戏,该出通告出通告,直到自己在《飞渡》中的戏份圆满杀青。

    他是杀青的第二天去的南方,赴郑雪导演新戏《观音》的试镜。郑雪最开始给他递的这个角色是个小配角,童择读完剧本之后倒觉得自己更适合演主角李东。

    九十年代背景,李东出生于上海的普通人家,出生没几个月就被扔在了孤儿院。孤儿院不够正规,孩子们都是管口饭吃活着就行,小孩在这种环境里长大,性子自卑敏感又恶劣,刚被人领养走,养父就死了。

    这家人原本有个女儿,大李东九岁,叫李茵茵。家里人重男轻女,女孩从小到大也是当个男孩穷养的。

    养父死之后弄堂里的大人背后嚼舌根的时候总是说这家男人是领养来这小鬼克死的,邻居也不怎么待见。来了没两年养母又跟着别人跑了,扔下两个孩子不管了。

    李东来了之后就爱戏弄李茵茵,家里总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李东也因此变本加厉,直到后来两人相依为命,靠李茵茵打工养家的时候两人关系才缓和起来。

    李茵茵欣慰,但李东却是面和心不合,装出来的。而后,老房子失火着了半个街区,李茵茵在外打工,回来的时候李东已经被送进医院了。

    至此,李东人生的前十年画上了一个丑陋的终点,他毁容了,从脸到身子,骇人可怖。

    之后,就是青年李东的戏份了。

    工作室这边打听到有消息说是李东童年时代的演员已经定下了,这段大概会占剧情的四分之一,但青年时代的演员目前还没拍板。

    童择跟李星说自己在郑导那里试完李东的玩伴裴可之后,想再试试主角给郑导看看。

    别的导演或许难开这个口,但郑导是不介意让新人挑大梁的,李星跟郑雪工作室说了这事,那边也应下了。

    李星从没想过童择能试上,连裴可这个配角他都是抱着试试的心态让童择去的。答应童择跟郑导说这个也只是想给童择多几个在外面现现的机会,也算个历练。

    谁知道试镜那天试到最后郑雪跟童择还真看对眼了。

    李东这个角色比较复杂,他敏感脆弱,不相信别人对他的示好,但又渴望着大家关爱他。但一场大火死里逃生,心理和外表的双重压力彻底压垮了他,出院之后连表面的恶劣都不愿再装,彻底成了一个自卑敏感抬不起头的小孩。

    因为外表,他的玩伴也都孤立了他。自此,他把自己封闭在了二楼的房间中,只是偶尔坐在窗台上看看外面。

    就这样过了三年。

    这个年代大部分人还不知道抑郁症是什么东西,只是觉得这孩子被火烧傻了。姐姐李茵茵也这样以为,所以去寺庙里拜了好几天,花了一个月的工资给他求来了一个绿观音。

    李东拿到观音的那一天,第一次愿意出门跟着姐姐一起去买菜。

    两人相依为命,依然住在被火烧过的房子里。别的房子都重新修缮过,只有他们的房子依旧远看近看都像是危楼。

    童择当天去,试完裴可之后等到最后试了李东。试的第一段是李东收到观音的那段戏。

    演少年人最忌浮夸,痕迹过重。童择本就灵气十足又被雷老散养着细细雕琢自由生长,小半段戏下来郑雪导演觉得真的不错。

    李东那种脆弱感演的真切,接到观音那一刻绝望中带着一丝希望的破碎感也让人感同身受。

    郑雪看完连说了三个不错,接着又让他演了一段后来李东打工赚了钱之后雀跃的戴着口罩去市场里给李茵茵买项链的戏。能演脆弱阴郁,也要能演阳光和希望才行。

    童择给出来的远比郑雪希望的多。一路上的高兴,人堆里下意识拉高口罩遮挡脸上伤疤,买项链的时候不敢直视别人的躲闪目光,童择显然是认真的研究过这个角色的。

    郑雪非常满意。

    回去的路上天已经黑了。小周高兴的像一只两百斤的肥猫,坐在副驾上说说笑笑的拍自己的肚子,比童择本人还高兴。

    童择心里是既期待又忐忑,紧张了一路想马上拿到一个结果。

    李星本来是在给童择谈一个饮料的代言,小周给他讲了这事之后李星说话都硬气起来了。郑雪不是说话会给人留面子的人,她说好就是真的觉得好,李星觉得这样一来就算不是主角,至少能给童择留个角色。

    再加上郑雪这部戏赶得急,要求一月末空档期进组,李星觉得最多七天就能有个结果。

    童择回了酒店之后大字型躺在床上平复心情,平复了一会儿之后给妈妈打了个电话,说他可能要去演电影了。

    妈妈不懂,问他:“不是已经演了?妈天天在电视上都能看到你,可厉害了。”

    “不是,妈,是那种去电影院里买了票才能看的。特别大的屏幕,电影院。演得好了还能送去评奖呢。”

    童择的妈妈明白了:“这么厉害啊。”

    “嗯!妈,我再跟你说个事情。”说到这童择犹豫了,他还是怕妈妈接受不了男生,“算了妈,再过段时间再跟你说,是……是好事。”

    “好事就好,好事就好。在外面可要吃饱啊,拍戏别太累了。别演太危险的,妈看你在山上开车好担心的。”

    “会的会的,电视里都是后期做出来的,我们开车的时候其实很安全的。”

    和妈妈说完话之后宋老板突然给他打了个语音电话,这是第一次接到宋老板的电话,童择有些惶恐的接了。

    “喂,老板。”童择声音弱弱的,像跟班主任通电话一样。

    “童择啊我跟你说,你一会儿劝劝小旬。明晚家宴老爷子想见见他,我跟他打电话结果他说新认识了个赛车手,明天两个人约着跑环山野赛,回不来。”

    童择愣了一下,跑野赛付景旬还没跟他说,可能是刚决定的。童择是知道他今天就比完定级赛了的。

    宋祁接着说:“不说这个,单论这个环山赛还是大晚上跑的,这也太危险了。他现在翅膀硬了我说都不听了,你去再劝劝,要是真不回来就跟他说我后天去完家宴就飞美国给他收尸。”

    “……好。”

    宋老板气冲冲的挂了电话。

    童择知道付景旬肯定要告诉他一声的,因为之前说好了最后一场定级赛结束就回来见他,趁着童择这几天有时间,去度假庄泡温泉。

    他猜的没错,没等他找付景旬,对方就先把电话打过来了。他想回去见童择,但又被环山野赛的刺激勾的心痒痒。

    所以他决定电话商量绝不视频,怕看见了童择奶猫一样湿漉漉的眼神之后一个忍不住就回去了。

    电话接通的时候付景旬刚说出来一个我字,童择就开口了,刚洗完澡打算睡觉的样子,软软的声音里还带着水汽:“想你,想见你。”

    付景旬脑子一热脱口而出:“那先睡一觉好不好,再睁眼我就出现在你面前了。”

    不对!付景旬挺直腰板保持初心,准备告诉童择明天他们的计划,还没说出口,童择又撒娇:“想哥哥了,睡一觉醒来真的能见到哥哥吗?”

    可恶!犯规!啊啊啊啊啊!

    付景旬的眉眼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软化了下来,甚至有些扭捏了。

    他低头傻笑,手指不自觉扣起了旁边的桌子,满身的幸福粉泡泡:“当然能啦,你要乖乖等我。”

    童择窝在被子里,糯糯的回他:“好嘛,还要睡一觉才能见到你呀。”

    付景旬:“不能再早了,这是我这儿今天最早的那班机,我也想现在就出现在你面前的。”

    童择:“好吧,那晚安安。”

    《哄付景旬回国》圆满杀青,导演兼主演童择给宋老板回了一个OK的表情,宋祁秒速回了一个问号。

    宋祁:[?]

    童择:[他明天就回来了。]

    宋祁:[爷吐了,付景旬这没良心的臭狗,他为了玩车我给他砸进去多少钱?]

    童择:[..你是亲人,他难免叛逆。]

    宋祁:[真行,不说了。]

    今天也完美结束,童择盖好被子以为自己今天能早早的睡一个好觉的时候林风莱突然联系他了。

    林风莱问:“童择,张幼诚跟你联系过吗?我的经纪人说他不会再参与《飞渡》的宣传了,怎么回事?”

    童择愣了:“我不知道,他没联系过我。”

    又说了两句童择挂断电话之后准备找张幼诚问问,然后他突然发现,张幼诚把他的微信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