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爆红后我总在被迫营业 > 走红2

走红2

 热门推荐:
    半小时后童择穿着睡裤拖鞋打八极拳的视频上了热搜。

    [你永远不知道表面正经的白衬衣男孩桌子下面藏了一双什么样的鞋。]

    [在现场,童童犹豫了一下我们还以为他是不太想打,原来哈哈哈哈!]

    [笑死我了,又帅又可爱,宝藏男孩。]

    [今天下午还在拍戏,造型肯定是现做的,连造型都做了都没舍得换个裤子哈哈哈哈]

    八极拳是凶拳,打起来劈风开土气势十足。童择本来打这套八极拳小架一路是想掩盖一下自己睡裤拖鞋的傻气,谁知道根本没有人在意他打的拳,全在哈哈。

    直到八极拳协会的官方微博转了一下热门的视频,配字‘这年轻人撑掌顶肘都很地道啊(章老原话)’之后大家才开始讨论他的拳。

    《飞渡》的官博借着这波热度转了一下,说童择在剧组的所有动作戏都是本人亲身上阵,又刷了一波好感。

    童择大学时候找的拳击教练的父亲是打八极拳的,名气虽然不大但绝对是专业的。童择对武术一直都很感兴趣,就拜了一年师,闲了就找老爷子练练。八极拳打快了之后给人视觉的冲击力很大,但由于童择这一身打扮给人的视觉冲击力更大,大家更多的还是讨论他的傻。

    付景旬不觉得傻,只觉得可爱到不行,还截了几个图放进童择专属相册。

    一场直播下来身心俱疲,童择刷着微博后悔:“我就不该站起来,当时脑子发懵,她们说打一套我下意识就站起来了。”

    付景旬安慰他:“超可爱的!谁能不喜欢!”

    小周在跟李星联系,李星觉得正向热搜内容还不错,就没控制话题发展,中间还问小周为什么做造型不做一整套出来,随便穿个衬衣就开始了。童择直播热度高的超出想象,后面还有许多慕名前来看拳的。

    小周这边解释好好做了妆发就是想着随便聊聊天就关了,没想到童择真的起来打了一套。

    李星一直在给童择计划单独的团队,这几天也差不多了,觉得时候不错。两个人开始谈童择未来的方向,讨论的如火如荼,商量着怎么把童择现在的热度滚雪球一样滚起来,而童择本人此刻已经在快乐的打雪仗了。

    付景旬把行李箱拖到里间,一箱子都是给童择带的东西。

    “泡泡相机?”童择按了两下快门,泡泡糊了付景旬一脸,“你买这些干什么?”

    付景旬一脸这还用问的表情:“礼物啊,送礼物可以给恋爱保持惊喜感。”

    ……这不是谈恋爱,这是哄小孩吧。童择又按了两下泡泡相机的快门。

    付景旬抹了一把脸上的泡泡水,继续翻:“这个T恤也是我自己涂的,好丑对不对?”

    童择看了看付景旬举起来的半袖,认真点头。是真的好丑。

    可恶!竟然点头了!付景旬装作不在意把衣服搭在行李箱旁边:“我也觉得丑。这个香水是我跑环山的时候在一个小镇上买的。”

    “好闻吗?”

    童择凑上去闻了闻,眼睛一亮:“嗯!”

    终于有个正经东西了。

    “这个香水叫一见钟情,我十月去法国比赛的时候买的。第一次见你,哇!”付景旬做了一个夸张撒花的大动作,“那时候觉得我们童童简直是天仙下凡,整个人都冒着仙气。”

    童择被他逗笑了:“这是形容男生的吗?听着我怎么娘娘的。”

    “嘿嘿。”付景旬傻笑,“真心话,嘴笨。这个手镯也是我那时候买的,铁塔附近小夜市上一个白胡子老头当场刻的。”

    “这个好看。”童择接过来,镯子是做旧的,看着很有年代感和设计感。

    付景旬认真的看着童择说:“那时候不知道以什么名义送你就一直留在宿舍,现在终于可以送了。”

    周梦泽进里间的时候童择坐在地毯上,付景旬正蹲着给童择穿鞋,和付景旬脚上那双挺像的。

    他上前问:“情侣的?”

    童择抬头看着小周哥笑:“他自己画的,算是吧。”

    小周泄气了,也跟着这俩不省心的蹲下:“这样,童择,我们在酒店穿一穿就收藏起来好吧,这要是被拍到全网无同款,只有你俩有……”

    童择迅速三指起誓:“我全都知道,出去不会穿的。”童择分寸还是有的,酒店房间里比较随意而已,出去了肯定是该怎么就怎么。

    小周点头,这点他还是信的,虽然童择的男朋友不靠谱,但童择靠谱。

    他继续说:“星哥暂时先给你配了个四人小团队单独负责你前期这一块,大后天下午没戏,那时候我们回公司一趟,开个小会。”

    童择认真点头。小周来了个电话,拍了拍童择的头就起来去外面接电话了。

    付景旬这边正好帮他绑好了鞋带,他拍了拍童择脚踝:“大明星,起来看看。”

    童择站起来踏了两下:“好看诶,抽象的艺术,可惜不能穿出去。”

    付景旬拿出来手机:“脚过来,我拍一张。”

    两个人脚尖对脚尖拍照留了个念,就当穿过情侣鞋了。童择看着满脸都写着高兴的付景旬突然有点歉疚,问他:“你会不高兴吗?和我谈恋爱还要藏着掖着。”

    “不会啊,谈恋爱是两个人的事情嘛,也没必要让全世界知道吧。”付景旬安慰他。

    时候也不早了,两个人打算洗漱睡觉。

    付景旬洗完的时候童择正在背明天的台词,没走两步车队就来了电话说是让他明天去走流程做一下F1选拔赛的车手体检。

    付景旬顿时泄气了,他往沙发上一瘫,朝童择勾勾手:“来,大猫咪,给我踩奶。”

    童择:“我知道这里有你的人,三个,没错吧?我不会让自己身处危险之中,所以你猜猜对于怀疑名单里这九个人我会怎么做?”

    付景旬:“hey man!”

    童择:“……嘴硬才是最愚蠢的,你招一个,你家里就多活一口……老婆挺漂亮,一儿一女也都可爱。你,来决定他们的命运。”

    付景旬:“喵喵喵?快来给老公踩奶!”

    童择:“还是个硬骨头,可真不错。你在八处也挺久了,应该听说过我是怎么审人的吧?”

    付景旬:“听说过,喵拳锤人可疼了。”

    童择忍无可忍,拿着剧本去沙发那边凶他:“你不要再说话啦!等我明天中午拍完戏再陪你玩。”

    付景旬抬头可怜巴巴的卖惨:“等不到明天中午了,临时说要回去体检。”

    “啊?”童择在他旁边坐下,“什么时候走?”

    “我一会儿看下机票,应该是最早的一班机走。要是大晚上的话我就悄悄走,不吵醒你。”付景旬把人揽住问他,“你在剧组跟谁拍戏拍的最多啊?”

    童择随意的翻了两下剧本之后说:“司哲吧。还有张幼诚,不过只有最近拍这几个大场的时候一起的多,整部戏还是和司哲。”

    “张幼诚啊……他这人怎么样?”

    童择觉得他问的有点奇怪,但还是如实回答了:“刚开始觉得不错,现在觉得很一般。他和风莱姐一个公司,风莱姐挺喜欢找我说话的,所以我们三个平常一起聊的多一点。”

    和他嫂子一个公司,那不就是付家的公司?

    “问这个干嘛?”

    付景旬看着他:“就是随便问问,别放在心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