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爆红后我总在被迫营业 > 走红1

走红1

 热门推荐:
    《飞渡》的拍摄已经接近尾声,童择后期的戏份本来就不多,再加上前面给他安排的密集,最后这一个月里时间不是很紧张。

    第二天他的戏最早是下午三点,他想着如果付景旬今天不走的话,他们俩能在一起待一天。

    上车的时候付景旬还在睡,童择给小周和司机比了一个‘嘘’的手势让他们不要说话,等车到了酒店地下停车场之后才叫醒他。

    工作室给童择配的车不小,但付景旬躺了大半个后座之后童择也只能勉强挤在车门那边。

    付景旬醒的时候童择正弯着腰研究他的鞋,今天天阴,车里本来光线就不好,车座又挡了下面的光。

    他头发睡炸了,刚睡醒也迷迷糊糊的,坐起抱住了童择:“看什么呢?”

    小周看了后车镜之后嘶了一声,认真的跟司机说:“这是童择亲弟弟,童选。”

    司机点头:“长得都真俊啊。”

    后面两个人完全不搭理前面,童择抬头问他:“你自己画的?这个款式前几天出活动我穿了,侧面是空白的。”

    付景旬现在反应慢半拍,看了一会儿鞋之后才缓缓点头:“画了两双,给你那个在我行李箱。”

    童择双手揉他的脸,试图把人弄清醒。他觉得这种感觉很奇妙,两个人明明是确定关系之后第一次见面,但像是谈了很久恋爱一样。

    嗯,一定是付景旬平常就对他太好了。

    “怎么这么厉害,还会画画?”

    付景旬像是开了0.5倍速一样缓缓摇头:“不会画画,喷车剩的漆胡乱涂了涂。”

    “下车吧。”

    童择帽子口罩戴好,在中间走,小周和付景旬保镖一样左右跟着他上了电梯。酒店门口有代拍一直在蹲着,但他们从地下车场上来也没被拍到。

    说来说去主要还是蹲司哲和林风莱的,拍到童择也行,卖的钱不够多罢了。

    童择只想做个普通演员,并不太习惯粉丝的追捧。虽然不想给自己弄什么宠粉人设,但也想让支持他的粉丝知道他很感谢大家。所以他固定过个一两个星期就会发点什么东西,照片或者是几秒的小视频。

    但因为他最近露面实在太少了,李星让他今天开个直播。《急速计划》这部剧的剧组宣传参与完之后童择自己完全没再宣传过,剧还正热播着,本人不露面可能会让剧方不适。

    而且如果这次直播热度高数据好的话,前期谈代言可能会更好谈一点。

    找童择做推广大使的品牌还是有不少的,但是李星不想让童择赚这些短线的推广快钱,容易影响他后续的商业价值。急速这部剧播出后童择水花着实不小,拼一拼运气好的话应该能谈到一个对新人来说还算不错的代言。

    直播定在晚上八点,工作室的官方号预告之后童择转发了,同工作室不少前辈艺人都给官号点了赞,预热做的还不错。

    现在到八点还有三个小时,小周哥在隔壁房间补觉,这边童择和付景旬两个人一块待着不知道干嘛。

    付景旬心里想着三个小时都够他们在床上运动一次了,嘴上说出来的话还是关关切切的:“累不累?休息一会儿吧。”

    童择把大羽绒服脱下来放好,去浴室换了件宽松的毛衣出来,暖色调,衬得整个人温柔的不可触摸。

    付景旬望着他缓神,觉得自己跟做梦一样,怎么这么完美的人突然就成自己男朋友了?

    他往沙发后背上一靠,张开双臂无赖语气:“来给我抱抱,我不信你是我男朋友,抱抱我就信了。”

    童择耳尖红了:“是你男朋友。不抱了,一会儿有人来给我做妆发。”

    “不。”付景旬还撑着手臂等他过来。

    童择没办法只能过去单膝撑在沙发上弯腰抱他,结果被付景旬揽着腰按进怀里。

    “要和我啵啵吗?”

    门铃响了。

    真巧啊,付景旬咬牙切齿把人放开。童择整整衣服拍了拍通红的脸,过去从猫眼里看了看,是工作室的化妆师,他把人放进来:“清姐。”

    方清进来发现沙发上还有个人,但是这人没理她她就也没主动搭话,手里拎着个大箱子往酒店内屋里的大桌子上摆,边摆边说:“你这大套房我也少见,星哥这是让你提前享受顶流待遇啊。”

    童择摆摆手:“不是,这是宋老板家的酒店,高楼层住的人不多,房间总是空着所以就给我们开了三间采光不太好总没人住的,哲哥在隔壁。”

    听了这话方清觉得也算正常:“宋老板就是舍得,不过他付出的多别人回给他的也多,双赢。来大帅哥,挑件衣服。”

    总不能穿的肿肿的直播,方清拿来的几套衣服都是春秋薄款,酒店开着暖气倒也不冷。

    童择展开看了一遍,觉得都不错。方清建议他挑个白底衬衫穿穿:“简单大方的,适合你现在的定位,跟你现在播那个剧里形象也相符。”

    “好的。”

    童择在浴室换了白衬衫,下身穿的是自己毛绒绒的棕色睡裤。直播就坐着,他没打算换裤子。

    快七点的时候方清离开,小周睡醒过来的时候童择已经下好直播平台研究完怎么直播了。

    小周有童择的房卡,进屋的时候两个人坐在沙发上紧紧靠在一起自拍,都快亲到一起了。童择一见到小周进来跟看见班主任一样,收了手机往旁边挪了挪,跟付景旬保持距离。

    小周语塞:“我能把你俩吃了?”

    童择开始装傻卖蠢:“嘻嘻嘻嘻。”

    付景旬上道的很,喊了一声周哥晚上好。

    小周应了一声,接着跟童择说:“你别自己建账号,用工作室的账号直播,那个粉丝基础大,刚开始就能冲热门。”

    童择点头,看着小周哥开始支架子找角度。

    付景旬在一边问:“我能露面吗?”

    童择:“应该……不能?”

    “绝对不能。弄好了,你先来坐下找个角度。”小周无情拒绝,回头看了看童择这一身,觉得实在是可爱,“你一会儿最好坐稳了,要是突然站起来让大家看见你这混搭打扮,估计能笑你一年。”

    童择现在也算是比较火的那一批新人演员了,再加上直播前预热做的不错,刚开始已经有三百多万人在看了。

    童择没单独直播过,只有之前剧组直播的时候当过绿叶,这会儿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在直播前小周给他写了流程让他不会互动就硬套,童择像抄作业一样先打招呼再看弹幕,想回答一些日常小问题互动一下。

    弹幕全是啊啊啊,这和手里的小抄不一样。

    童择:“……大家可以说点别的,我可以互动可以回答那种。”

    弹幕又开始喊老公,让童择回应他们。

    付景旬也下了软件在外间客厅戴着耳机看童择直播,看见这些叫老公的也不吃醋,就是挺骄傲的,骄傲之余甚至也发了个老公出去。他也想啊两声,但是想想人都能抱在怀里倒也没必要和这些摸不着的一样夸张。

    不过看着有这么多人喜欢童择他很是高兴。

    童择是那种毫无攻击力的长相,五官像是开了天然的柔光滤镜。付景旬窝在沙发角看着童择跟粉丝对话,感觉像是在养成屏幕里的美少年纸片人一样,他把好感度刷到了百分之百,所以这个人来到了他的身边。

    而童择这边已经开始被粉丝要求做各种事情了。

    “唱歌啊……我不会,我唱歌跑调。”

    “不会跳舞,我可能是我们公司唯一一个不会跳舞的。”

    “我会什么……我会打拳,很多种类的我都打的挺好的……嗯一直在学武术……啊看不出来啊……”

    当粉丝开始起哄让他打一个的时候,童择低头看着自己的毛绒睡裤和卡通大狗头棉拖陷入了沉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