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斗破之封神时刻 > 第五十九章:平西侯柳飞

第五十九章:平西侯柳飞

 热门推荐:
    浏山坳。

    距浔城以南一百多公里的一座大型山脉,在层峦叠嶂深处,有许多人工修建的隐秘演兵场。

    演兵场最中央,一座大殿巍然屹立。

    大殿内,一位身穿华服、肩披银甲的魁梧男子,端坐在正中央的王位之上。

    在他下手处,一位面目阴森的蛇瞳眼男子,坐于凉席之上,在他的面前,摆放着几只白瓷大盘。

    盘中,盛放着各式各样的血食,房间中,弥漫着血腥味道。

    蛇瞳眼男子不时的抓起一道沾满血渍的脏器血食,丢入口中,神色极为享受的咀嚼着。

    还不断的伸出宛如蛇信般的长舌,舔着嘴巴。

    “这童男之心,最是美味,可惜,数量终究太少。”

    “哎,只要再有两千童男童女,供我享食,我的太阴玄蟒功,或许便可更进一步了。”

    “到时候,实力必然能够再度突破。即便面对赤阳宗的那位掌教,本座也有一战之力。”

    蛇瞳男子眼神阴翳的冷笑着,突然,他似有所感,看向坐在王位上的那位华服男子,问道:“王爷,你怎么了?”

    在蛇瞳男的注视下,那位华服男子双拳握拢,眼角眯起,面色阴沉的说道:“就在刚刚,本王感应到,薛鹤身上种植的摄心咒失去了联系。似乎是被人强行封印了的样子。本王现在,已经无法通过摄心咒控制薛鹤为我所用了。”

    “什么?”蛇瞳男震惊的站起身,难以置信的说道:“这怎么可能,这摄心咒是我赤精蛇一族世代相传,自远古传承至今,外人不可能知晓,更别谈封印破解了。这不可能。”

    华服男拳头捏的咯吱作响,他缓缓起身,遥遥的望着浔城方向,冷声道:“一定是发生了什么!”

    “赤精。”他看向蛇瞳男。

    蛇瞳男连忙起身,微微抱拳:“王爷!”

    “你亲自动身,速去浔城,查明此事。”华服男双手负后,沉声道:“一旦发现薛鹤踪迹,立刻毙杀。还有,无论发现有谁跟这老家伙联系过,也一同除去。”

    “眼下,举事在即,本王不允许有任何意外发生。明白吗?”

    蛇瞳男抱拳道:“王爷放心。所有知情者,没有一人能逃出我的手心,保证一个不留。”

    说着,蛇瞳男身形迅速扭曲起来,眨眼睛,便是犹如鬼魅般,在原地消失了去。

    华服男子看着赤精蛇消失,缓缓向前走出几步,抬头望天,阴沉道:“阻本王大业者,杀!”

    ……

    城主府,位于浔城城中地区。

    凌浩和薛鹤离开庄园,便是迅速赶往城主府。

    路上,凌浩看着薛鹤镇静的样子,不解的问道:“薛老,镇南王派你入城搜寻高阶炼药师,难道就没有派人暗中监视你?”

    “没有。”薛鹤摇头道:“柳阳对他的摄心咒很有信心,所以根本不担心我会不会背叛他。”

    凌浩失笑道:“也是。不过,他就不担心你会对外人提及浏山坳的事情,泄露军机么?”

    薛鹤想了想,说道:“不会,因为我们每次执行完任务回去之后,都会被他搜魂,读取记忆,一旦发现我们对外人泄露,便会直接将我们连同知情之人全部抹杀。因此,没有人敢在外出执行任务时泄露浏山坳的情况。”

    凌浩点头,若有所思。

    他知道,在他封印薛鹤体内摄心咒的瞬间,想必那镇南王已然感觉到了。

    若是这柳阳派人跟踪薛鹤的话,那么,他们现在可能已经在对方的监视之下了。

    “那就是城主府!”薛鹤突然停下脚步,指向前方的一座巨大府苑。

    二人来到府门前,守门军士立刻持戟,拦住去路。

    “老夫薛鹤,这是我家公子,我二人有急事,求见平西侯,烦劳通报一声。”薛鹤笑着拱手。

    同时,强横的灵魂力量呼啸而出,直接形成一道巨大风刃圆盘,盘旋在大门正上方。

    发出呼呼呼的剧烈破风声。

    “五……五品炼药师?”两位守门军士惊呆了。

    这浔城,什么时候出现了此等强者?

    要知道,浔城之中,炼药师品级最高的,当属炼药师工会浔城分会会长甘谷大师。

    不过,即便是甘谷大师,也只是四品炼药师而已,与五品之间,差距太大。

    眼前这老者,比他们浔城之中炼药师等级最高的甘谷大师还要厉害。

    而且,既然是五品炼药师,那么便说明,这神秘老者,同时也是一位货真价实的斗王强者。

    要知道,整个浔城,也就城主一个人达到斗王境界而已。

    “老先生请稍后,我立刻通报。”一位军士恭敬的抱抱拳,立刻跑步进入府邸。

    面对着一位斗王强者同时又是一位五品炼药师的强悍存在,即便是城主大人,也不敢轻易得罪。

    他们区区守门军士,就更加不敢怠慢了。

    片刻后,那军士又是飞速跑出,客客气气道:“两位,我家侯爷有请。”

    “走!”

    凌浩点点头,和薛鹤一同走入城主府。

    刚走进府中,二人便是听见,大殿之内,有着怒骂之声传来:

    “废物,都是废物!堂堂浔城城主府,关天化日之下,竟然遭人闯入偷窃。”

    “连本侯爷的雷冥戟,都被盗走了。真是一群饭桶,你们一个个都是干什么吃的?本侯养你们还有何用?”

    听到这怒骂之声,凌浩与薛鹤对视一眼,眉头一挑。

    这城主府,有盗贼闯入行窃?

    雷冥戟?

    凌浩之前进城之时,曾听人提起过,浔城城主手中,有一件玄阶中级斗器,名唤雷冥戟,威力无匹,锋利过人。

    据传,浔城城主平西侯柳飞,曾经凭借此戟,以五星斗王实力越阶斩杀过六阶魔兽。

    雷冥戟之威名,一时间广传太武,更被民间奉为佳话,编作词曲悠唱流传。

    玄阶的斗器,即便在整个太武帝国,总数也不会超过五件。

    没想到,平西侯柳飞手中的这柄雷冥戟,竟然直接被人给盗走了。

    看样子,怕是早就被人给惦记上了吧。

    这对于平西侯柳飞甚至整个浔城,都算得上是一种巨大的损失。

    没有雷冥戟相助,柳飞实力,也就与普通斗王相当。

    失去了雷冥戟,柳飞战斗力必然大打折扣,远不如前。

    难怪,这堂堂平西侯,竟会表现的如此愤怒。

    相视一笑,凌浩与薛鹤在军士的带领下,来到大殿。

    只见大殿之内,一位身穿紫色华丽袍服的青年男子,面露威严,站在大殿中央,胸膛起伏,面色之上,还残留着滔天的怒意。

    “这位就是浔城城主,平西侯柳飞么?”凌浩看着此人,面露好奇。

    六星斗王实力。

    也许是浔城唯一的一位斗王强者。实力已能算做不弱。

    听说此人,还曾登上过太武帝国十大强者榜单。

    不过,之后似乎被别人后来居上,给刷下去了。

    就算只是曾经上榜,也足以证明这柳飞实力之强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