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在神话世界拍电影 > 第37章 狼人杀和魔人杀

第37章 狼人杀和魔人杀

 热门推荐:
    “老板这个酒楼到底是干什么的?”这是孟庆问的。

    “玩。”叶朝歌表情极为神圣,像是在说出了自己的理想一样。

    其实他说出来的就是自己的理想,这一点没有任何错误。

    紧接着补充了一句:“玩儿一些有趣的东西。”

    “我这个酒楼可不仅仅是酒楼。主要还是带着大家一块玩,一块去发现这个世界上其他的乐趣。”

    进来的人有点蒙,看了看周围的桌子。不是你这地方明显就是吃饭的吗,玩什么怎么玩。

    你的意思是在这小小的场地里玩儿吗。连跑动都跑动不了,难道一大堆人在这个场所里玩儿大眼瞪小眼。

    “比如呢?”孟庆有点懵,您这范围有点广啊。

    而在必须要这么大的空间里,坐在酒桌旁,还要玩的新颖,能玩什么呢?

    不过想到这叶公子每次都出人意料,倒也可以接受。

    有当托天赋的孟庆再次补了一句:“具体是玩什么呢?”

    叶朝歌神色神秘道:“今天教大家玩一个追凶游戏。”

    比较简单的游戏其实有很多,比如说跳棋,象棋,五子棋再比如说斗地主,狼人杀,谁是卧底。

    叶朝歌在这些游戏当中最容易构造的就是扑克牌和狼人杀以及谁是卧底了。

    但是这处地界是什么地界。

    这处地界虽然显得偏却周围分别有太学以及武道学院还有其他的学院。

    典型的古代高智商人群聚集地。

    叶朝歌的游戏其实很出名。

    曾经就有那样一个游戏直接引爆了全世界。在一些自以为聪明的人里特别吃得开。

    因为它需要的东西太多了。包括对于其他人心里的判断。以及记忆力,记发言的能力,谁针对了谁,谁说了什么话?什么时候说的?都需要稍微有点理解,但事实却不以人的意志为转变。很多自以为聪明的人也许会出现这样那样的状况最后在游戏里失败。

    然后它还需要分析判断能力,语言表达能力等等诸多能力。

    结合这个时代的特性认为叶朝歌早就已经准备好了。

    叶朝歌轻声道:“你可以称呼这个游戏为捕快游戏,也可以称呼这个游戏为杀人游戏。”

    这一下所有人眼睛都瞪得大大的杀人!杀谁?

    众人神色之中,不可避免地出现一些戒备。

    其实就是狼人杀。本身的杀人游戏其实接受起来稍微有些难。

    相对而言,狼人杀的娱乐性更好,在这里这个杀人游戏指的就是狼人杀。

    叶朝歌看过一群很牛逼的人玩儿这些游戏,ak老师,大非,jy,再加上后面的火焰,申狗腿……,囚……,小苍……

    厉害的玩家着实操作极为天秀。

    尤其是有一期在虎牙“哥的赖”上,某狼王一个好人跳了机械狼把狼队给骗了。

    好人跳机械狼,骗狼刀掉真正的机械狼,两狼在场的的风险局势,瞬间被追回一个轮次。

    滋滋,能做出这种操作的人心思得有多深沉。

    不过这足以说明这个玩家对于人心的把握以及对于游戏的理解。

    首先他要确定自己跳狼骗的那个人一定是个狼,其次他要让狼信真正的机械狼是神牌。

    仅仅几个简单的人物,却可以形成反差在反差,这样的游戏本身就有一种吸引力。

    因为需要动脑子,动脑子就会有一种成就感就要判断谁是好人谁是坏人还要判断谁是神,该扛刀扛刀,该带队带队,该推人推人,该站边的站边。

    更重要的是你一定要有足够的能力去忽悠一些能为你们加票的人,好人可以去忽悠狼,狼可以去忽悠好人。

    好人忽悠狼,当然不是让狼认自己为同伴,而是为一些重要的神去挡刀,或者在民比较少的时候。就应该让市民穿神的衣服。让神穿民的衣服,更为关键的是这一切你还要在不动声色之间表示出来。

    其他的人都围着周围看着,叶朝歌先当了一盘天帝视角,十二个人坐在那里刚好是方形桌子。

    其实人物很好改。

    预言家更变为天机阁神算子。

    女巫更换为医门圣手。

    守卫更换为灵盾。

    猎人更换为六扇门总捕。

    ……

    狼人更换为魔。

    一场酣畅淋漓的战斗打响了。

    即便刚开始。每一个人发言权,叶朝哥都会重复一下。每一个角色的技能和任务,最后感觉有点疲惫之间夹了一个大板子扔在那儿。把所有的技能介绍写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不过即便大家都是新手,在这种新手规矩下也稍微会玩儿了一次。

    不仅第一轮玩儿的这一群人在激烈的辩论。

    剩下的一些观战的人也在激烈的辩论大多都是说看我说的对吧,我明明猜对了。然后慢慢的三张长桌子都开始工作了,大家都已经开始上手。

    酒店里的人慢慢多了,很多人看到这儿正准备问就被人提示不要说话,然后指了指上面的东西,然后有的人就在旁边看得津津有味。

    有一些人都有些意动了,因为这游戏看起来好像很有趣,大家在激烈的辩论着杀人的一局游戏一个多小时都是非常正常的,但是因为新手比较多,所以大家发言时间比较简短,因此时间倒是稍微短了点,不过即便是这样不知不觉间众人因为短暂的口渴,而要的水或者汤或者酒吃的东西都已经慢慢的变多了,其实动脑也是会让人非常饿的。

    叶朝歌和孟庆他们此刻也参与进去了。

    作为一个老手叶朝歌看到第一轮那个真预言家想要隐藏他都想笑。

    然后叶朝歌果断地作为一只狼(魔)跳了一个预言家(神算子)

    对于新手预言家而言,其实很容易在第一轮就开始冒一些自己独特的视角,因为他能知道一个人是好人一个人是坏人。

    除了他以外就只有狼知道,而女巫有可能知道。

    到了晚上很多人不知不觉间已经玩儿了四轮了。离开的一些人已经开始慢慢讨论这个游戏,甚至不少人相约来这里玩。

    很多人玩开心的时候也开始慢慢思考,这个游戏需要的东西还是挺多的。

    这种游戏对于规则的把握,往往是实战中感受的最快的第一轮第二轮还没什么还没怎么玩儿,懂的人第三轮儿就开始稍微有些起色。

    苏鲤感觉自己中毒了,这个毒瘾也许叫做游戏,也允许叫做电影。

    但也可能叫是别的什么……

    她闲来无事,经常会思考。

    这个叶公子的大脑里装的都是什么东西啊?

    作为一个口嫌脑笨的小姐姐,这个人间仙子美丽的小姐姐的确有些生气。

    第一个原因则是愤怒她感觉到了自己智商好像在被不断的羞辱,分不清谁是好人,谁是坏人。坏人对着她说自己是好人,好人对着也说自己是好人。

    天呐!

    但是当她准备用小手段作弊的时候却发现这个屋子内所有的仙神手段都无法使用,好像是有一种法则,禁锢。

    咬了咬牙苏鲤显得有些不服气。她怎么可能这么笨,她很聪明的好不好,不然也可不可能轻而易举地把天音阁的那些极致音律都给修行的那么好。

    她不允许自己这么笨。

    现在她倒是没那么愤怒了,因为她拿到了一张神牌。

    这个说法是叶朝歌说出来的。

    “是否选择使用解药。”

    苏鲤自信的是伸出了自己的大拇指。

    有仔细看了一下被杀的人是柳清蝉,心下当即被安慰了几分。

    清蝉这应该是个好人。

    作为拿到一张女巫牌的苏鲤。她认为自己是一张神牌的情况下一定能闷对狼。

    白天经过激烈的辩论,在她认下正确的预言家之后还有自己所救的人被魔杀的人应该都不是坏人。

    连续的失败,连续的站错边导致自己像是智商被侮辱了一样。

    苏鲤努力瞪着自己的大眼睛,紧紧的盯着一个个正在发言的玩家来回地巡视着,好像想要找出一只魔人。

    ……

    作为女巫(医道圣手)她还是蒙了一个好人,她觉得自己这把站边站得很稳,两个神算子,一个说她救得的柳清蝉是坏人,一个说她救起来的柳清蝉。

    最后一轮了,好人的水平没那么高,魔人的刀法也没那么高,最后场面竟和谐的剩下一神一民一狼,局势开始变的晦涩案名了。

    苏鲤在局外看着。

    柳清蝉和另外一位玩家都说自己是平民,六扇门总捕这个神没有人否认。

    此刻的苏鲤激动的要跳起来了。因为六扇门总府最后指的是另外一位号称平民的玩家。这一局是她赢了,不过作为淑女,她不能跳起来。

    她感觉自己做了巨大的贡献。是她从这一群人当中保住了柳清蝉。

    叶朝歌看着这一局脸色微微有些怪异,这个家伙也太厉害了,她在哪帮哪方输。

    只是希望这游戏不要打击到这个给自己店里带来了不少人气的天鹅,据说柳清蝉和苏鲤本身还是好姐妹呢。

    滋滋。

    闺蜜最好骗。

    游戏结束。

    你是自得的笑容挂在了苏鲤的脸上。

    魔人胜利。

    紧接着呢,苏鲤笑容静静地僵住了。

    ……

    苏鲤气愤地走在前面,柳清蝉无奈的叫到:“小鲤儿,这只是个游戏。”

    但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