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林德之门 > 第一百章 鼠鼠辣么可爱

第一百章 鼠鼠辣么可爱

 热门推荐:
    这句话太像诅咒,身为人子很难忍。

    可涉及到艾尔莎夫人,林德反而比自己可能中招更为不安,毕竟自己底牌多,但艾尔莎就是普通中老年妇女啊不对,是普通十八岁又若干个月的女性。

    老鼠的声音充满蛊惑:

    “你应该愤恨你母亲的,因为你那时无限逼近完美圣子状态,按理说最后母体再把全部的生命力传输给你,你就是完美圣子,可惜”他幸灾乐祸道:“听说你年幼时很辛苦。”

    怎么不直接死了呢。

    不然他也不会听到林德的名字想起这件事,怀抱起隐秘的心思,导致如今的下场。

    林德心里只有四个大字:。

    你一个人渣精神病来离间母子?是个智商正常的人都不会做这种没意义的事。

    与之前老鼠和格林交谈不同,林德与老鼠实在格格不入,两人思维根本不在一个频道,问题是林德意识到了,但对方好像一点都没有感觉,因此还按照自己的步调。于是在林德看来,就是一个以为自己是大魔王的小丑,实在很难不笑出来。

    “如果不是她非要自私的活下来。

    你原本不必痛苦,

    你会更为尊贵,

    你能充满力量,

    你将更接近永恒。”

    自私的活下来?

    活下来都自私?

    听听,这家伙还觉得每个人都像他一般,好像成为圣子多荣耀,为了更接近所谓的“永恒”,宁愿不当人也是,他现在还真就不是人。

    林德,忍住,忍住嘲笑的嘴脸!

    “但是,我让你升华。”

    神啊,要是有神,救救我吧。

    遭不住了。

    林德一直认为自己是个思想海纳百川的人,对各种不同观点、逻辑都能求同存异、和而不同,但是,他现在觉得自己还是图样图森破。

    怎么会有人这么傻算了,不说脏话。

    所以他没什么想说的了。

    “是我。”

    老鼠露出陶醉的表情:

    “是我,让你有机会触及更伟大的世界,更永恒的真理。

    所以,不要抵抗了

    融入我,学习我,变成我!”

    他的语气、姿势、发音、情绪,就好像发表了一场充满煽动性的演讲,格林震惊于内幕,另一个观众终于忍不住斜了个眼。

    插一句,咪咪阅读iied真心不错,值得装个,竟然安卓苹果手机都支持!

    这个眼神过于传神,带着不屑轻蔑、无聊透顶、终于结束的庆幸,就是一个能加上很多话的表情包。

    老鼠瞬间就被刺痛了:“不知好歹!”

    “可是我真的不想变成老鼠啊。”

    老鼠被林德诚恳的表情噎了一下,随即恼羞成怒道:

    “你无法抵抗命运!”

    “行行行。”林德敷衍的语气令老鼠的怒气再创新高他也不管直接问道:“所以是你们对艾尔莎做了手脚,她才会在我出生时差点难产死去你们势力还挺大。”

    艾尔莎一向谨慎,如果不是内部人员很难对她做什么而一个名不见经传的邪教,居然能对贵妇人下手不由得令人毛骨悚然,林德灵光一现道:

    “所以现在的圣子也是贵族?”

    老鼠避重就轻:

    “那还是要多亏当时的那个、那个一直一阶的贵族叫什么来着,无所谓了不足挂齿的死人是他求到我们头上我们只是顺水推舟而已。”

    林德确定道:“圣子是贵族。”

    “谁知道呢。”

    林德感兴趣道:“喔你居然,还讨厌你们的圣子。啧啧你不虔诚。”

    对方是心灵职业,能够在自己面前露出这么多情绪,已经十分令人意外,虽然不太清楚原因,但老鼠显然可以更好的洗清圣子的身份,但是他没有。

    甚至是迫不及待的透露出一些马脚。

    除非是为了故意误导,不然就只能用私人恩怨来解释了。

    “闭嘴!”老鼠被冒犯道:“我非常虔诚非常。”

    特意重复两遍是不是过于强调了?

    “你的表现可不是这么说得。”

    “圣子是圣子。”

    信仰归信仰是吧,林德突然觉得对方好像是个正常人了:

    “那你不如干脆一点,告诉我他是谁。”

    老鼠露出嘲讽的表情,沉默不语。

    林德理解:“被下了限制,果然你们内部人也觉得你不够虔诚。”

    老鼠刚要反驳,林德突然快速说道:“只有你一人、耗费一年、没有人接应、作为关键连通仪式的人居然还让你动手”

    林德看清了缘由,露出将军的表情:

    “是你自己私下的行为。”

    老鼠激动的反对这种说辞:“你这个羊倌养大的蠢驴”

    林德觉得这个反应很浮夸,尤其是对于一个努力想要表现自信高端的人来说,突然爆粗不符合之前的行为。但是对心灵职业,实在很难猜测,对方是不是故意在搞什么思维千层饼,比如故意露出焦急的神态,一副被说中心虚的表现,来误导自己他看不出对方是否在撒谎。

    但是他不认为自己之前推理出的“私下行动”是错的,因为他不是基于对方话术反应得出的结论,而是从长达一年独自的行为推测出的。一时的言语很容易造假,但拥有刻度的行为则困难得多。

    并且,他还有一个方法

    林德对待辱骂露出笑容,令老鼠反而渐渐停下了话语,因为这摸不着头脑的反应,更加的憎恨林德。

    他原本并不是针对林德,而是针对差点成为完美圣子又活下来的那个人,虽然指的是林德,但其实任何一个人都可以,但现在,他是恨着林德,就是这个固定的人。

    他自己都很奇怪,为什么对林德的情绪如此重,他甚至怀疑,是不是格林做了什么转眼又觉得格林太菜,否决了这种可能。

    就在他胡思乱想之际,头顶的人轻飘飘道:

    “我让女巫放了你,你走吧。”

    老鼠震惊着想说点什么,格林先一步喊道:“不行!”

    “没事。”林德转头直视道:“我真心的提醒你,老鼠先生。你的仪式确实失败了,我不知道你为什么想让我成为你,和我共享你认为更美妙的未来。但是胜利者对失败者是拥有原谅的权利的。”

    他一脸悲悯补上一句:

    “我宽恕你。”

    老鼠要气炸了。

    林德每一个字、每一个细微的表情、包括怜悯大度的模样,都让老鼠有一种,自己所知的折磨太轻松的感觉,就连想象都不过瘾。

    “让女巫来。”林德不顾反对强行吩咐后,转而对他说:“铭记我的宽容。顺便说一句,我只放你离开我这里,要是你还在我的领地,万佳族想做什么,就与我无关了。”

    老鼠反而安心了,刚才好像真的要放了自己才吓人,他想着林德是要故意放走折磨他一番,再把他抓回来,就如同真正的猫捉老鼠一样。

    但是只要给时间就够了,他从头到尾都不相信林德说仪式失败的事情,只要林德意识到那就由不得他了。

    限制任务:可以买卖,不要杀害。

    玩家接到任务后,一头雾水的发现,这个任务应该改成“可以随便玩弄羞辱折磨,但必须一周内让凶手身受重伤滚蛋”,更合适。

    还配上了对方现在人脸老鼠的诡异图片,玩家看到这幅丑样,更不想了:

    “为什么不杀了他啊!他杀了那么多人!并且还是故意让朋友互相残杀,行为极其恶劣!”

    “这任务惩罚我受了,我得去宰了他。”

    “加我一个,我替你分摊惩罚。”

    “我在做日常就不去了,组我,我也分摊惩罚。”

    “什么狗屁任务,制作组脑子不好可以捐给有用的人。”

    “别侮辱有用的人。”

    “哈哈哈我来,好消息好消息,制作组脑子失禁啦!”

    就在正义的玩家义愤填膺、开启辱骂制作组的日常时,有人提醒道:“你看世界频道。”

    老鼠被下了病灶,虽然看上去没有一点反应,但吐槽役却可以直接通过病灶监视对方,不再需要虫子,而她想要顺藤摸瓜抓大鱼,也很需要玩家的配合,比如恰当好处的逼迫令其受伤必须求助。

    玩家们一边打岔,一边就组成了名为“鼠鼠辣么可爱”团队。

    至于老鼠本名到底叫什么不重要。

    既然对方不做人,他们也就不想知道了。

    玩家只想跟着老鼠,赶快找到对方的同好和大本营。

    而林德,却接到消息。

    王子和私生子,终于打起来了太不容易了,有生之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