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诸道学宫 > 第788章 半神半圣亦半仙

第788章 半神半圣亦半仙

 热门推荐:
    周桐并没有放弃,而是劝说周灿,希望周灿改变主意,放弃张百忍,支持董卓。

    并让张百忍出让封神榜给董卓,让董卓早日一统天下,册封诸神,完成这一次的天地封神之劫。

    苦口婆心,循循善诱。

    但是周灿早已经用法眼看过张百忍的气数,九龙护体,天地之子,执掌封神榜,这是天定的天帝,谁也无法逆转这天地的定数。

    何况董卓并没有人君之象。

    “爷爷,董卓不是真主,还请爷爷三思而后行,免得将来后悔。”

    周灿再次拒绝。

    周桐沉默了一下,并没有继续苦劝。

    周灿有着天地命格,也是秉承天命而生,眼光独到,或许这看似普通的张百忍真的是有着厚重的根器,足以承受天帝之位。

    但是理智却是告诉他,周灿纵使命格至高,有着圣人之姿,但是现在到底是一个普通的少年,尚未弱冠,修为也不过结丹境界,其眼光、阅历不足,或许看不出谁才是真正的天帝之姿。

    “既然如此,我这就带着你二爷离去,你放心,将来有一天,我们战场相见,只是理念相争,我不会取了你的性命。

    但是张百忍手持封神榜,建立封神台,必然会引来天下所有势力的目光,希望他能够保住封神榜,完成封神之劫。”

    道不同不相为谋。

    每个人,都会选择自己要走的脚下的路。

    人生的每一次选择,都是一个岔路口,岔路多了,人和人之间就会渐行渐远渐无书。

    周桐走到了学宫的外面,看着来来往往的各路学子,这些学子,都朝气蓬勃,有着满腹才华,将来有一天,他们的绝世的才华,将会在战场上爆发出来绝世的光芒,照亮乱世,给世间的众生带来希望。

    “各位,我是儒门圣地之主,将要离开这里,远赴凉州,去寻董卓,助董卓一统天下,可有人愿意随我前往凉州?

    愿意的,就请跟随着我的身后,不愿意者,可以留下来,追随着周灿,无论你们跟随着谁,将来天下大定的时候,都是我儒门的弟子。”

    作为的儒门的圣主,自然是明白,在乱世中,不能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中。

    他虽然更是看好凉州的董卓,也看好有着圣者之姿的董舒,但是他并不反对有儒者留下来,继续帮助交州军,帮助交州府。

    毕竟,乱世纷争,最为残酷,江山笑,烟雨遥,涛浪淘尽红尘俗世几多娇,最终谁胜谁负出天知晓?

    “怎么回事,圣主和周圣人不是一家人吗,他们怎么决裂了,这是要各自支持一支力量,都要争霸天下吗?”

    “圣主有着儒门支持,底蕴深厚,如今转身支持凉州的董卓,董卓的势力本就强大,这一下会变得更强,更多了一些一统天下的机会。

    或许,他就是未来的天帝,圣主的眼光不会错的,不如随着圣主,远走凉州,将来不朽神朝建立之后,我等也可以封神长生,与天不老。”

    “周灿有着圣人命格,这样的人,眼光独到,不然的话,何以威临诸天万界,我相信周灿的眼光,跟着他不会错。

    向来英雄出少年,圣主年纪大了,没有了百舸争流的雄心壮志,难以冲破云天,不如跟着周灿,博一个封神榜上留姓名。”

    学宫的学子,也几乎是一瞬间,便已经分成了两派,有的人想留下,继续跟着周灿干,有的人要离开,随着周桐前往凉州,去支持董卓,与董卓一起争夺天下。

    周董、卫娇听了风声,也自家中小院赶来,他们没有想到自己的父亲和自己的儿子,在理念方面发生了冲突。

    有些难以接受,但是事实如此,不接受也不行。

    “父亲,你年纪大了,不要和他一般见识,都是一家人,有什么事情是说不开的吗?好好说说,都是可以说通的。

    一家人,好不容易聚在一起享受天伦之乐,为什么要分开,要对抗呢?”

    周董宽慰着周桐,然后看向了周灿,“你小子,是不是翅膀硬了要上天,看看把你爷爷的气的,你爷爷要是离开,我就不认你这个儿子。”

    周灿面带着微笑,通体流光,周身涌现种种神文,这些文字,有的是儒门经典,山河浮现,有的道门真经,云霞漫烂,有的是神道符文,威严深重。

    半神半圣亦半仙。

    “父亲,你不想让爷爷离开,这件事非常好办,爷爷,你此去凉州,投靠董卓,就是与孙儿为难,让孙儿难做。

    既然如此,我自然不能让你如愿前往,我手中有着圣器铜炉,神光通天,盖亚当时,除非你不顾众生生死,召唤儒门圣器量天尺,不然的话,我不同意你离开,你就无法离开交州半步。

    还请爷爷留下来,共享天伦乐,莫让孙儿为难。”

    周灿心中明白,周桐这样的人,就是个老顽固,说好听点,就是意志坚定,宁折不弯,好言好语相劝,根本没有什么作用。

    于是,直接出言威胁,要挟,强制周桐留下,不然的话,周桐一旦去了凉州,全力支持董卓的话,会让张百忍的封神之路更加的坎坷。

    张百忍是自己看好的弟子,将来的天帝,周灿自然不想委屈他,不能委屈张百忍,便只好委屈周桐。

    周桐听了,伸出手来,指向了周灿,“你这意思,竟然是要把强留下来,我是儒门圣主,有着无穷手段,想要离开,就算是真仙降临,也留不住我,就凭你,现在不过是个黄口小儿,如何能够留得下我?”

    笑声中充满了豪情,觉得周灿实在是有些看清了圣地,圣地之所以成为圣地,有着深不可测的底蕴。

    一旦底蕴尽出,其所爆发出来的力量,根本不是年轻的周灿所能想象的。

    “这样吧,大家愿意前往凉州的,都可以暗中前往,我先走一步。”

    理念不同,必然相争,留下来也没有任何意义。

    “爷爷,还是留下来吧,你年岁大了,一旦离去,父亲、母亲会挂念你的。”

    周灿一步上前,神光涌出,一口永恒神炉的虚影浮现,落在了周桐的头顶上空,剧烈的能量沸腾,如同大海咆哮,炸裂了一方的天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