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诸道学宫 > 第719章 创演自己的法

第719章 创演自己的法

 热门推荐:
    星月下,周灿全神贯注,推演着五行拳。

    五行拳非常的简单,契合着大道至简的道理,只有简单的五拳,对应着金木水火土,但是每一拳都气势充足,充满了爆发力。

    一拳打出来,看似慢悠悠,收敛了气势,可是空气中,仍是有着音爆裂空的沉闷巨响震耳欲聋。

    四周的五行元炁,在周灿的五行拳牵引之下,流转五色光华,神秘而朦胧,绚烂而多彩。

    周桐、周董、卫娇都是见识广博的人,静静的立身一旁,看着周灿演化五行道拳。

    五行道拳逐渐的在周灿的手中成型,一举一动,混元五行气流转,金木水火土自相演化,威力非凡。

    把五行道拳练习了一遍又一遍,不知不觉,夜色朦胧到深处,夜风徐来,十分的清冷。

    周灿完全的沉浸进去,心神中不萦绕任何外物,一心一意,推演五行道拳,道拳挥动,渐渐的让他感应到了天地间无处不在的五行元气。

    “五行啊...”

    他感受到了金的锋锐,火的热烈,木的勃勃生机,水的温柔,土的无限包容,元气流转,进入自己的肉身,滋养着五脏六腑。

    在周桐、周董、卫娇安三人看来,却见原本正在练习着、推演着五行道拳的周灿的五脏中,忽然明亮了起来。

    黑白青黄红五种颜色的光芒,自五脏所在的位置绽放出来,这光芒遍照肉身,滋养五脏,使得自身变的更为强大。

    尤其是对五脏的滋养,更是全面。

    时光渐渐的流逝,斗转星移,月落日升,东方的天空上,终于出现了第一缕曙光,照破世间的黑暗。

    周灿仍是在推演五行道拳,并没有感觉到天亮。

    就这样,直到中午的时候,才听得周灿轻轻一笑,“不错,不错,五行道拳的粗糙版本,终究算是完成了,以后有了时间,随着对五行的领悟加深,可以慢慢的五行道拳提升到新的境界。”

    这个时候,他已经把自身对五行的领悟,全部融入五行道拳中,举手投足,五行流转,天地元气加身,使得他的五行道拳的威力十分的强大。

    “爷爷、父亲、母亲,你们也来了,我这领悟出来的五行道拳,你们觉得怎样?”

    虽然他全心全意投入到了五行道拳的推演着,可是对于周桐、周董、卫娇三人的到来,仍是有所察觉,只是没有感应到危险,才没有停止五行道拳的推演。

    推演五行道拳是他的积累加上灵光一闪,这样的机缘,如同电光石火,转瞬即逝,至于什么时候才能再有这样的灵光,尚属未知。

    所以,不到万不得已,周灿绝不会在这个时候停下对五行道拳的推演。

    “这拳法至高,简单,强大蕴含五行奥妙,太极阴阳五行说,我儒门以及道门,都有所钻研,可是都没有你拳法奥妙,实在是难以相信,凭着你的年纪,对五行有着这样的领悟。”

    周桐十分的佩服自己的这个孙子,“你这五行拳中,有着移星换斗之妙,龙蛇起陆之能,翻天覆地之威,重整天地之力,让人看了,如同看神人演化五行世界。”

    天下万法殊途同归,作为儒门的圣地之主,周桐的见识,可谓是天下少有,普通人或许只是看到五行道拳的强大和简单。

    但是周桐更是看到了五行道拳中蕴含着的道意,五行道拳之所以称为道拳,就是因为拳中含道意。

    若是领悟不出来其中的道意,纵使把五行道拳打上一万遍,练习的炉火纯青,也只是一门十分的强大的五行拳,可以借助五行元炁炼身而已。

    但是通晓了五行拳中的道意之后,一旦这样的拳法大成,五行所在之地,可以化为五行世界,打爆一切法。

    对于周桐的见识,周灿丝毫没有感到意外,然后看行了周董,周董轻轻一笑,“怎么臭小子,你这是在考为父吗?”

    “不敢,不敢。”

    对于这一世的父亲,周灿是非常的尊重的。

    “当然,父亲要是理解不了拳法奥妙,我可以一一的讲给你听。”

    周董哼了一下,“用不着,为父的聪明才智,你爷爷是知道的,曾被称为帝都第一天才,可不是浪得虚名。

    也许我的修为不足,道行浅薄,可是我久读儒门经典,钻研医家之法,对于五行也有着自己的见识。

    五行相生相克,奥妙非凡,你这五行拳道意高深,拳法奥妙,但是我见到的是五行演化相生,也见到了五行的刚猛威力,但是却没有见到柔和的力量,要知道,唯有阴阳相济,才是极高境界,你这五行道拳还差得远。”

    对自己的儿子,一阵猛批,狠狠打击,免得周灿骄傲自满,其实他心中也是非常的震撼,没有想到自己的儿子小小年纪,居然可以创出属于自己的法。

    “譬如说,静水深流,但也有波涛汹涌,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譬如说火势凶猛,星火燎原,毁灭一切,但是火中也有勃勃生机,煮熟食物等等,你还差的远。”

    周桐也是点头,五行道拳威力非凡,但是很多地方,还有着缺点,有着不足。

    自己的儿子说的也不错。

    可是旁边护子心切的卫娇却是看不下去,只是温柔的看着周董,把周董看的发毛,赶紧住嘴不说。

    但是卫娇仍是没有放过他,轻柔的开口,言语却是如小刀一样扎进了周董的心窝。

    “相公,我知道你家学渊源,博学多才,见识更是一等一,你看灿儿都开始推演自己的法,甚至补全了你数十年没有补全的太阳炼形术,你什么时候能够创演属于自己的法,开辟自己道,总不能每一次都从灿儿那里学吧?”

    创演自己的法,开辟自己的道!

    没有雄浑的积累,谈何容易!

    世间无数的修行者,基本都是在走前人走过的路,没有踏出前人的范畴,更是没有演化属于自己的道法。

    自己的见识,和许多惊才绝艳的人相比,仍是差了不少,怎么可能创演自己的法,开辟自己的道?

    卫娇说完之后,只是笑语吟吟的温柔直视周董,让周董的老脸通红,失去了所有的面子。

    “夫人,儿子面前,你要多少给我留点面子,我是个男人,你这么说,会让我很没有面子,怎么在儿子面前维护做父亲的威严啊?”

    周董偷偷的传音,希望自己的夫人手下留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