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诸道学宫 > 第490章 照破山河万朵

第490章 照破山河万朵

 热门推荐:
    在金液到养神之间,有着一个过渡境界。

    有人称之为半步养神,有人称之为飞金晶,金液所化的霞光,升入祖窍,滋养诸多的神魂念头,使得神魂念头不断的壮大。

    等霞光拂去神魂念头上面的尘埃之后,就会尘尽光生,照破山河万朵。

    这位冰雪宗潜修的老祖,显然就是一位飞金晶的强者,此时的他气血尽敛,看起来老态龙钟,似乎随时都会气断身亡。

    但是,实际上这位老者一旦爆发起来,可是有着如同凶兽一样的强大力量。

    “你是哪里来的道人,到我冰雪宗中耀武扬威,还杀害了我冰雪宗的弟子,是我冰雪宗和你近日有仇吗?”

    老人望着身在金光罩中的于道人,开口问着,声音中充满了沧桑的韵味,有着岁月沉淀在其中。

    “近日没仇!”

    “往日有恨吗?”

    老者继续问,声音平静,他看着横尸在地上的冰雪宗的弟子,眸子里闪耀着凶厉的光芒。

    “往日没恨!”于道人道。

    “这么说来,你就是为了我谋财,才仗着自己一身法力,害了我冰雪宗的弟子,老朽无能,却不能让你这贼人在我冰雪宗中横行霸道,谋财害命。”

    脚步一抬,到了于道人身旁不远处,小心谨慎的看着围绕在于道人的金光罩四周的符剑。

    符光剑气弥漫,森寒的剑气,令冰雪宗老祖体表的毛发,都耸立了起来。

    遍体生寒,但是他毫无畏惧,眸子里神光涌动了起来。

    一缕缕的法力,从丹田的火炉中喷薄而出迅速的充满了四肢百骸,原本干瘪的肉身,也随着法力奔涌,不断的鼓胀了起来。

    松弛的皮肤,变得光滑而富有弹性,皮肤下面的肌肉也坚硬如钢铁,满头的白发也变得乌黑油亮。

    一双浑浊的眸子,此时也变得炯炯有神。

    原本一个看起来行将就木的老者,就在一瞬间,就已经化作了一位中年人的雄壮威武的样子。

    “杀!”

    冰雪老祖手掌一探,掌间自有寒风起,这寒风凝聚,形成一柄风刃,朝着于道人的金光罩猛地砍了下来。

    这一招,是江湖中最为简单的招式,没有任何的花哨,凭的就是势大力沉和一去无回的气势。

    自上而下,猛地砍了下来,落在金光罩上面,就像是一尊神人手持神斧要劈开华山一般,石破天惊,神威盖世。

    躲在金光罩中的于道人,看着气势汹汹而来的这一招,也是心中打鼓,脸上发虚,环绕在四周的符光剑都没有来得及刺向冰雪老祖,那冰雪老祖的风刃,便已经落在了金光罩上面。

    没有任何的声音响起,也没有什么异象,这一风刃砍下来,那金光罩不断的内缩,到了极致后,便猛地反弹了出来,差一点就伤到了冰雪老祖。

    冰雪老祖经验老道,自身的法力雄厚,只是他没有道门秘术,只好把一身法力当做了真气来运作。

    出手的时候,势大力沉,快如雷霆,身子一晃,到了距离金光罩很远的地方,仔细的观察,却见这金光罩随着自己这一击,已经变得有些光芒黯淡了起来。

    “呵呵...原来这金光罩的力量,也会消耗,看样子,只要攻击的次数够多,力量足够大,想要破了这金光罩,并非是什么难事。”

    冰雪老祖信心大增,虽然他没有道门秘术傍身,可是一身法力可不是虚的,运转起来,外放在拳头上面,施展出来寒风拳法。

    身子更是如同大风无形,不时的出现在金光罩的四周,凭着于道人的眼力,根本无法发现冰雪老祖的身影。

    砰砰砰!

    金光罩的四周寒风肆虐,把地上的白雪都卷了起来,根本看不清冰雪老祖的样子。

    “以为这样,我就无法对付你了吗,你的速度再快,能够快过飞剑吗?”

    看着摇摇欲坠的金光罩,于道人心中害怕至极,急忙催动了金光罩外的符光剑气,却见符光氤氲,剑气如雨,绕着自身的金光罩来了一式横扫八荒。

    寒风骤然一停,冰雪老祖已经退了回去。

    而他的体表,却是被符光剑气留下一道道的伤痕,体表的肉,都已经外翻出来,鲜红渗人,滴着鲜血,血珠圆润生香。

    修行者的飞剑太快,凭着寒风身法,终究是没有完全躲过于道人的符光剑气。

    退回来之后,冰雪老祖向着于道人的金光护体符看了过去,那符篆上面的光芒虽然黯淡,可是依旧存在。

    “哈哈哈...我就说过,你们一群凡夫俗子,怎么可能有本事破去道爷的护身金光罩,不过,你们激怒了我,我要血洗冰雪宗的,只留下听话的人为我做事。”

    于道人催动符光剑,便见一道剑光,奔若雷霆,快似流光,呼啸之间,便已经带走了几十条冰雪宗弟子的性命。

    冰雪老祖、冰雪宗主冷千秋,都看的双眸充血,施展秘法,阻挡符光剑,然而剑光刁钻,行迹莫测,他们根本阻挡不住。

    “嘿嘿...敢违逆老道爷,都是死罪!”

    “你们这些蝼蚁一样的东西,敢向道爷动手,就要做好死的准备。”

    看着符光剑下伏尸的冰雪宗的弟子,看着鲜血飘起,看着冰雪老祖、冰雪宗主冷千秋悲痛欲绝却无可奈何的样子,于道人得到了极大的满足,仰天哈哈大笑了起来。

    只是他的声音实在难听,竟如黑夜中的枭鸟长鸣一般难,让人听了,浑身上下都不断的起鸡皮疙瘩。

    “妖道,你这么做,必遭天谴,老天爷绝不会允许你这样的人得道的,你会死无全尸,永不超生的。”

    冰雪宗老祖放声咒骂,他刚刚全力施展寒风拳法,自身的法力,早已经消耗的差不多,此时为了抵挡符光剑,防止冰雪宗的弟子被杀戮,更是耗尽潜力,自身气血迅速的衰败下去。

    “原来是个没用的东西,所谓的大派底蕴不过如此,看我斩了你。”

    于道人催动符光剑,剑光如虹,呼啸而过,一颗头颅飞起,鲜血四射,冰雪老祖的倒地身亡。

    “老祖!”

    冷千秋悲呼一声,自身的气机,也因为冰封天下诀的隐患而变得不再稳定。

    其余的冰雪宗的老祖,都还在闭死关,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

    于道人哈哈大笑,一双小眼睛凶残的望着四周,众人生死皆在他一念之间,这种掌控他人生死的快感,让他张狂的大笑了起来。

    “周道友,你要是愿意降服此獠,我愿意把冰雪宗的至宝供奉给你。”

    冰雪宗的人,如同待宰的羔羊,一个个面无血色,充满了绝望,都十分恐慌的看着于道人。

    修行者的手段,太过高深,根本不是他们可以应付的了的。

    “冰雪宗的至宝?”

    还没有离开的周灿听了,眸光流转,神辉莹莹,他心中也明白,在场的众人中,怕也是唯有自己可以斩了于道人。

    其余的人,都还没有能力击破于道人的金光护体符。

    “不知道是什么宝物?”

    一旁的于道人听了,却是有些恐慌的看向了周灿,说着,“周灿,只要你不动手,这冰雪宗的东西,除了寒冰灵脉外,其余的东西都归你所有。”

    冷千秋冷笑一声,不屑而悲愤的看了一眼于道人,“没有冰雪宗的宗主我冷千秋亲自去取,任是你把冰雪宗翻个底朝天,也寻不到这件异宝。”

    “周道友,只要你斩杀于道人,替我冰雪宗的死者报仇雪恨,我愿意把这件异宝送给你,作为请你出手的酬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