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诸道学宫 > 第489章 气血如龙

第489章 气血如龙

 热门推荐:
    Ps:第二更送到,求订阅,喜欢的朋友,订阅完这一章后,还请订阅一下前面的章节,求全订,求跟订。

    ...美丽分割线...

    不入养神,终究是世间武者。

    对于天地法则的感应浅薄,一身真气,纵使浓厚,也没有完全的化作法力。

    面对着修行界中的低阶符篆,冷千秋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如何破解。

    金光护体符所化的金光罩,守的滴水不漏,任由冷千秋把寒风拳法的奥义已经完全的领悟,也无法破开这金光罩。

    “我这是道门符篆,能够形成护体金光,凭你凡俗拳法,也想破开我的金光罩,简直是异想天开。”

    “我劝你,还是听从我的劝解,把魔神潭中的寒冰灵脉都给我,我心中欢喜之余,或许能大发慈悲,饶恕你冰雪宗一群人的性命,不然的话,道爷我一旦震怒,这个地方所有的人和物,都会玉石俱焚。”

    于道人的胃口非常的大,一张口,就要去了冰雪宗的寒冰灵脉,甚至是有些趾高气扬的看向了周围的人。

    很多修为高深的儒门高手,都已经离去,剩下的一些人,他都没有放在眼里。

    于道人的身材有些矮胖,宛如矮冬瓜,穿着一件灰色的道袍,脸上的肉颤巍巍,肥大几乎要坠落下来。

    此时,他眯缝着一双小眼睛,望着冷千秋,眼睛中透着阴狠毒辣之意,看情形,纵使冷千秋交出来冰雪宗的寒冰灵脉,这于道人怕也是不会放过冰雪宗的。

    “寒冰灵脉?这灵脉,是我冰雪宗的祖产,怎会给你,我劝你还是离去,不然的话,休怪我冰雪宗无情,这就请出老祖,镇杀了你。”

    冰雪宗底蕴深厚,有着很多老祖,隐居在冰雪宗深处,这些老祖,都已经隐隐约约的摸到了养神境界的边缘。

    都有着飞金晶的修为,气冲云霞,引动天地元气炼体,一身真气,也已经七七八八的转化为法力。

    只是冰封天下诀残缺不全,他们前路已断,无力去弥补,有的人,在隐居的地方苦熬岁月,静待轮回。

    有的人,踏出冰雪宗,游走天下,寻找造化,希望能够找到弥补冰封天下诀缺陷的方法,也有的人,闯进五大禁地,热血洒落尘埃,就此消逝。

    然而,任凭诸般努力,都未曾消除冰封天下诀的隐患,这是冰雪宗中,最大的秘密,原本并无人知晓。

    谁知道,此时却被这一个矮胖如冬瓜似的于道人,在众人中说了出来,从此以后,整个天下人怕是都会知道这个秘密。

    这样的行为,已经是彻底的激怒了冷千秋,心中对于道人充满了无尽的杀机,若是有可能的话,他是真的想即刻间让于道人魂飞魄散。

    “想要镇杀我?呵呵,你们也得有着这样的本事才行,若非是道爷我需要你们清理魔神潭,不然的话,早就一剑斩杀了你们这群愚蠢的凡人。”

    拥有金光护体符,自认为是修行中人的于道人,根本看不上这一群凡俗人,他自认高人一等,是追求长生的求道者,理应高高在上。

    “我劝你们不要自误,不然的话,我非得斩杀你们中的一些人,让你们见识一下道爷的神威。”

    自怀中取出一柄飞剑,这飞剑,不知道是什么炼制而成,上面贴着一道符篆。

    于道人把自身的一缕法力,注入飞剑上面的符篆中,符篆一亮,便带着飞剑飞了出去。

    “飞剑...”

    “又是飞剑...”

    “难道飞剑如今已经如此烂大街了吗?”

    很多人,都把眸光都投向了周灿,就算是于道人,也是眸含贪婪的看了周灿一眼,对于周灿的飞剑,他也很是眼馋。

    但是他知道,周灿的修为虽然不高,但是周灿的背后,却是有着高人撑腰,他也不愿意轻易的得罪周灿。

    毕竟周灿刚刚斩杀了一尊太古以来就存在的玄冥魔神的残余意志,一身威势还在,令人心悸。

    “周灿,你可以离开,我知道你的一身真气,应该已经耗尽,你还没有到养神境界,神魂念头极弱,还无法驾驭飞剑,这飞剑虽然厉害,却也只能护主,无法攻击他人。”

    “至于你的儒道修为...你施展不出来,我就已经一剑要了你的命,但是我敬重你救了交州府的人,也救了我的性命,就饶你一命,你不要掺和进来我和冰雪宗的事情。”

    对于周灿,于道人心中忌惮,一抹符剑带着一道璀璨的剑光,围绕在自己的身边,不断的飞舞。

    剑光所射之处,巨石粉碎,寒冰爆开。

    周灿听了也是笑了笑,微微一低头,“我和冰雪宗并没有什么交情,这里也没有我的熟人,你想做什么,是你和冰雪宗的事情,我不会出头的,我现在就离开,你应该没有什么意见吧?”

    虽然对于又出现的一个可以驾驭符剑的道人,周灿心中颇为感兴趣,但也不愿意掺和进这和自己毫无关系的江湖纷争当中去。

    “当然,你是来去自由的人,这冰雪宗中,谁也无法拦你!”

    “谁敢拦你,我一剑斩了他!”

    于道人催动符剑,便见符光剑气一闪,飞了出去,直接从一位冰雪宗弟子的心脏处钻了进去。

    速度极快,冰雪宗的宗主冷千秋冷哼一声,睚眦欲裂,施展出来冰雪剑法去挡符光剑气,却是在他还没有赶到弟子身边的时候,这位冰雪宗的弟子,已经心脏大出血,倒地身亡。

    “贼道,今天我和你拼了!”

    冷千秋眸子里几乎喷出血,自己的弟子,在自己的面前被人斩杀,早已经让他怒火重重。

    更是有着一位在冰雪宗深处隐修的老祖,听到动静,走了出来,这位老祖乃是一位飞金晶境界的高手。

    一身白衣,满头雪发,皮肤更是皱的一塌糊涂,走起路来,更是颤巍巍的,似乎随时都会断气。

    周灿见了,眼睛微微一眯,虽然这位老者看起来没有了什么气血,但是周灿切实的感应到这位老者的体内,有着磅礴如龙的气血在蛰伏。

    “什么人在我冰雪宗闹事?好大的胆子,是不想要命了吗?”

    这位老者走出来之后,一对眸子非常的浑浊,和暮年老者看起来并无二样,但是言语间,颇为威严。

    见到了这位老者后,冷千秋面带欣喜之色的紧走几步,到了老者面前。

    “老祖,子孙不孝,怎么惊动了你老人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