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诸道学宫 > 第9章:先生的杀手锏

第9章:先生的杀手锏

 热门推荐:
    二十年的记忆,太过丰富多彩。

    分门别类,有着自己上学时候所读的书籍,也有着毕业后的工作经历。

    心神沉浸其中,仿佛看着回放的电影。

    “周灿!”

    “周灿该你了。”

    “第一天来学堂,不会就睡了吧?”

    周灿神游物外,双眼皮耷拉,嘴角有着口水流动。

    周作人看到后,神情不爽,手指发颤。

    在众人比试的时候,周灿竟然睡着了,还口角流唾液,太有损我朝阳私塾的形象。

    啪!

    戒尺狠狠的敲在了周灿的桌子上面。

    轰隆!

    桌子巨震,桌子上面的书籍等等,都被震的离桌。

    “周灿!”

    周作人放声大吼。

    吴光辉在一旁笑着,这笑声,让周作人觉得非常的刺耳。

    吼声极大,惊动了周灿。

    周灿神魂归来,睁开了眼睛,便见到朝阳私塾的周作人老秀才,脸色铁青的站在自己的桌前。

    周作人手里拿着劫持,眼睛发红,死死地瞪着周灿。

    一张脸,几乎都要贴到周灿的脸上。

    “周灿!”

    见到周灿醒来,周作人心中的怒火不息,但是为人师表,自然不可以不教而诛。

    暂时强行压制着怒气。

    他要先说服教育,再做处置。

    见到眼前的情景,周灿眸子一转,便知道了是怎么回事。

    忙站了起来,毫不怯懦的平视着周作人。

    “先生,有什么事?”

    周作人望着平视自己,毫不怯懦的周灿,先是一愣。

    教书多年,他还是第一次见到不害怕先生的童生。

    不过,随即他觉得自己作为先生的威严,受到了挑战。

    自己的学生,居然平视自己,这是丝毫没有把自己放在眼里啊。

    必须得治治他,让他心生敬畏,对自己心服口服。

    想到就做。

    他一脸严肃,紧紧盯视着周灿的眼睛,释放出来自己为人师表的威严。

    周灿不为所动。

    脸上依旧是淡淡的笑容。

    仿佛是一尊八风吹不动,独坐紫金莲的老僧,任何风波,都引不起他心绪的波动。

    这一下,无论是朝阳私塾的童生,还是名扬私塾的童生,都暗暗给周灿竖起了大拇指。

    这哥们,简直是太牛了。

    面对着教书先生,都如此的平静

    根本就是牛炸天。

    但也有不同的声音响起。

    “装,使劲装,敢在大比的时候睡着,让先生丢人,一会有你哭的时候。”

    “这一次,先生肯定借机发挥,狠狠的惩戒,让他知道,天大地大,私塾中先生最大。”

    “我上次和先生顶嘴,被先生告到家中,我老爹,差点儿把我打死,周傻子,也在劫难逃。”

    “好好看,这一下热闹大了。”

    “我很讨厌他这种一脸淡然,仿佛什么都不放在心上的样子。”

    私塾中,窃窃私语,议论纷纷。

    周作人、吴光辉自然也听到了,个个脸色不太好,尤其是周作人,当即把戒尺,朝着桌子上面,狠狠的一敲。

    “读书教化之圣地,纷纷扰扰,成何体统,安静,安静,再有人说话,每一个人,都要把三字经、百家姓、千字文,给我抄写十遍,明天上课之前给我交上来。”

    周作人施展出来先生教书育人四大杀手技之一的布置作业。

    敢在继续说话,布置作业,大量的作业,让你没有工夫去做其他的任何事情。

    让你做作业做到吐。

    这是让所有的童生,都闻之变色的先生四大杀手技之一。

    这手段一出,私塾的童生,如同闻虎变色,个个噤若寒蝉,教室里安静的落针可闻。

    见到私塾里的童生,个个安静了下来。

    周作人才有些面带傲然之色的转过头,望向了周灿。

    在私塾里,就没有自己治服不了的童生。

    原本周灿,刚刚一席话,给自己挣了面子,自己还是很高兴。

    可是转眼间,周灿就在这个时候,居然坐着就睡着了,简直是太让自己丢面子,绝不可饶恕。

    至于如何惩戒,就得看周灿的态度了。

    态度好的话,可以轻轻放下。

    态度不好,惩戒就重一些,以示警戒。

    “周灿,刚刚众人比试的时候,你闭着眼睛在干什么?”

    周作人神色很严厉,盯着周灿,周灿一个答不好,他就要开火,好好的训斥教育一番周灿。

    周灿的神色非常的认真,绷着小脸,一本正经的道,“先生,我刚刚来私塾,许多书,都没有读过,我刚刚在默记三字经、百家姓、千字文的内容。”

    周作人一滞,旋即更怒了。

    这是狡辩啊。

    睡就是睡了,不好好认错,还在这里狡辩,是可忍孰不可忍。

    因为这可是涉及到了品德的层次。

    “还狡辩,非得让你承认错误不可。”

    周作人继续发问。

    “那你刚刚为什么,头一点一点的?”

    “刚刚我默记的时候,见到大家比试的非常精彩,非常的高兴,就忍不住点头。”

    周作人一听,哎吆吆,这战斗力很强嘛。

    到了这个时候,还继续强辩。

    是时候,放出杀手锏了。

    眼睛一瞥,望了望周灿嘴角的口水。

    “哦,说吧,那你为什么嘴角长流口水?”

    周灿如今灵魂苏醒,还不能完全的掌控肉身,尤其是刚刚的时候,神魂在至道学宫中翻阅书籍,对肉身的掌控力度更是下降,才导致流口水。

    事情的因果,周灿心知肚明。

    但也知道,自己要是如实说的话,这周作人老秀才,肯定是不相信的。

    唯有继续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先生,这是因为比试太精彩了,我听得津津有味啊。”

    周作人眼皮一翻,终于发作。

    也顾不上什么讲道理了,直接戒尺一拍。

    啪!

    声音震耳欲聋。

    “周灿,刚刚的时候,你明明是睡着了,还在狡辩,这不是一个读书人应该做的,读书人要知错就改,而不是强言狡辩。”

    “你小小年纪,谎话连篇,品德不修,这样的学生,我可是教不了,你还是回去吧,朝阳私塾不收你这样的学生。”

    周灿依旧站着不动。

    周作人道,“你为何还不走?”

    周灿依旧非常平静,没有丝毫被羞辱的自觉。

    “先生,我实话实说,是先生不信,不是我品德有问题。”

    “先生怎可但凭臆断,就枉下结论,这对我而言,太不公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