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诸道学宫 > 第7章:开口众人惊

第7章:开口众人惊

 热门推荐:
    谁不服,就来战。

    丢下一句话。

    欧阳庆就径自离去。

    无视一切规则。

    却无人不服。

    个个点头默认,无论是朝阳私塾的童生,还是名扬私塾的童生,对此都无异议。

    没有一个童生,愿意去找欧阳庆比试。

    那是自取其辱,自寻没趣。

    然而周作人老秀才听到吴光辉提起年纪轻轻的欧阳庆读通了文章,凝聚了文气的时候,却仍是震撼莫名。

    “怎么可能,他小小年纪,尚不通人情世故,如何能够引动文曲星降临星力,没有文曲星力,如何能够凝聚文气,莫不是你在骗我?”

    吴光辉提起欧阳庆的时候,也是一脸的羡慕,听到周作人老秀才炸毛,也并没有在意。

    要知道,在他第一次知道欧阳庆凝聚了文气的时候,也是怔怔的在椅子上坐了一整天,始终不敢相信。

    儒家修行,非常的困难。

    一步一个脚印,一点都无法取巧。

    尤其是儒家的修行入门,基本就是两种方式,一种是读通古往今来的圣贤传下来的一篇经典文章,紫府生光,文曲震动,有星辰之力自天而降,灌入紫府,形成文气灵光。

    一种是天生天赋奇才,能够写出来惊世文章,文曲星动,星力横贯长空,降临下来,笼罩读书人,星力洗礼,文气自生。

    当然,还有其他的方式,暂且不一一赘述。

    然而无论是读懂圣人文章,还是创作惊世文章,都需要洞明世事,人情练达,有着丰富的历练才能做到。

    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

    许多读书人,纵使文才高绝,但是写出来的文章,并没有做到文以载道,更是空洞毫无灵魂,多是无病之呻吟,难以引动文曲星。

    无法引动文曲星,自然无法凝聚文气灵光。

    欧阳庆小小年纪,在周作人看来,自然不可能比他还洞察世情。

    怎么可能会引动文曲星动,凝聚儒道文气呢?

    让他觉得,万分的不可思议。

    虽说自古多才俊,可是世间怎有这般人!

    这样的牛人,只能让人仰望。

    “莫说是你,就算是我,也都不敢相信,可是这就是事实。”

    “天才的世界,我们并不了解,若是了解的话,我们也是天才,也早已经凝聚文气了。”

    “小小年纪就已经凝聚了文气,将来注定是要出人头地,光耀门楣,一路星光相伴,掌声相随,不是我们可以比肩的人物了。”

    唏嘘了一阵。

    周作人颇多感慨,但觉自己平生,都活到狗身上去了。

    偌大年纪,竟然不如一十岁稚童。

    “这样的天才,怎么没在我朝阳私塾就读。”

    周作人很是眼红,小小年纪,便已经凝聚了文气,下一次重编大汉神童榜的时候,欧阳庆的名次定然更为靠前,与天骄并肩。

    吴光辉斜眼看了一眼周作人,“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天才当然只会和天才在一起,你们朝阳私塾,不过是个相当于有着三尺之水的池塘而已,如何能够养出来可以搅动天下风云的蛟龙呢?。”

    周作人一瞪眼,却是无话可说。

    旁边的周灿,却是平生第一次开口,说着,“三尺之水,难养蛟龙,却是可以养出真龙,锦鲤非是池中物,一遇风云变化龙,龙能大能小,能升能隐;大则兴云吐雾,小则隐介藏形;升则飞腾于宇宙之间,隐则潜伏于波涛之内?”

    声音洪亮,清澈,响彻在整个朝阳私塾中。

    所有的人,都是一惊。

    眸子随着声音,转到了周灿的身上。

    个个惊呆。

    这是十年未曾开口的周灿。

    这是人人口中的傻子。

    这是周作人非常不愿意收的童生。

    这是一个傻子能说出来的话吗?

    “傻子开口了?”

    “我不会是听错了吧?”

    “好一个三尺之水,难养蛟龙,却是可以养出真龙,好一个锦鲤非是池中物,一遇风云变化龙,这是一个傻子,能够说出来的话吗?”

    周灿十年未开口,附近十里八村的人,谁人不知?

    他的痴傻之名,也随着周大夫的好善之名流转。

    这一次,周灿之所以能够进朝阳私塾读书,也是因为周董出手大方,且名声在外。

    不然的话,周作人老夫子绝对是不会收这样的一个痴傻儿入学堂的。

    可是这样一个人人口中的痴傻儿,十年未开口,开口天下惊。

    三尺之水,囊样教练,却可以养出真龙。

    锦鲤不是池中物,一遇风云变化龙。

    龙能大能小,能升能隐;大则兴云吐雾,小则隐介藏形;升则飞腾于宇宙之间,隐则潜伏于波涛之内。

    这样的话,就算是饱学之士,也不见得能够说得出来。

    可是却让一个十年未曾开口说话,人人口口相传的痴傻儿说了出来。

    周作人喜形于色,抚掌赞叹,“好好好,周灿说的好,三尺水是难养蛟龙,可是却可以造就真龙。”

    “我朝阳私塾的童生,人人如龙,个个不凡,将来定会鲤鱼跃龙门,扶摇直上九万里。”

    周作人虽然吃惊于周灿可以开口讲话,可是更是对周灿说出来的话,表示万分的赞同。

    这几句话,说到他心窝里面去了。

    吴光辉听了,也是心中为之一惊,这样的话,绝不像是一个童子可以说出来的。

    转头也向着周灿望了过去,颇为讶异,“周生,你们学堂的童生,怎么如此没有素养,读书人说话,什么时候这么尖酸刻薄了,而且能够说出来这样的话童生,怎么可以被称为傻子?”

    周灿的痴傻之名,虽然流传甚广。

    可是真正见过周灿的容貌的人,却是很少。

    就算是吴光辉,也没有见过。

    周灿长得眉清目秀,眸如星辰,贝齿朱唇,精雕玉琢的,给个瓷娃娃似的,特别惹人喜爱。

    而且,开口便觉非凡。

    这样的童生,被人称为傻子,却是让吴光辉,特别的不高兴。

    觉得这一届的朝阳私塾的童生素质,太差。

    不但嫉妒别人的才华,还开口羞辱别人,人品不好。

    周作人听了,脸庞通红,狠狠的瞪了一眼,私塾中朝阳私塾的童生。

    这才开口,“吴生,你这是误会了,并不是我的学生素养不高,而是这位周灿,太过令人吃惊了,对于他的事情,你也应该听说过的。”

    吴光辉沉吟了一下,“周灿?”

    记忆一翻,想了起来,“你是说眼前的童生,是名传四方,被人说成了是痴傻孩童,十年未曾说话的周董周大夫家里的那个孩子?”

    周作人老秀才苦笑,点了点头。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周灿会忽然开窍了,而且一开口,便让众人惊。

    吴光辉愣住了。

    对于周董家的那个孩子,他也是有所耳闻。

    “果然耳听为虚眼见为实,这样的孩子,如同天上麒麟子,又似世间烟霞仙,怎么被传成了那个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