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苍穹决战 > 314、地星球上神的传说

314、地星球上神的传说

 热门推荐:
    自魏新宇、恒丽雅两人进入新隔离墙后,地星球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地下工厂所有的进出口都被封死,卧龙潭的潭中央不再有漩涡了,潭里有鱼了,已经有渔民在潭里捕鱼,传说住在潭洞里有一位仙姑返回了天庭。

    地星球人类像喝了**汤或者得了健忘症,对魏新宇、恒丽雅为了拯救地星球捣毁戴森球、危火星基地以及大闹天庭的故事已经彻底淡忘了,反而关于他们的神话故事愈演愈烈,越说越神,并有作家把他们写成了各种故事在地星国上广为流传。

    从各个媒体所出现了上千种关于魏新宇、恒丽雅的神话故事,后来有了“魏新宇大闹天庭”的故事,真国省的故事说得最离奇:

    魏新宇为拯救处在黑暗中地星球人类,带着他的爱妻与乌迪龙这条恶龙大战了一个月,终于宰杀了恶龙,让地星球人类重见光明,他们在与恶龙的战斗中,不小心撞倒了支撑天地的四根柱子阳公山,致使天倾西北,地陷东南,从此地星球西北多高山,东南多平地,西高东低,江河东流,阳公河的河水从西到东流向了大海。

    在地星球上其他地区,关于他们两人神的传说,已经超出了想象:他们把魏新宇描述为爱神,是他诞生出有星星的天穹,天穹笼罩着大地,使大地永不动摇,同时他又创造出高山和狂怒的大海故事不管怎样演化,魏新宇、恒丽雅怎样神化,他们已经作为神在地星球上流传。

    今天又是一年一度的“祭神日”,作为已经退休在家的魏真,老伴景中花拉着他要到阳公广场去祭拜神仙。景中花虽然已经60多岁了,早已退休在家抱孙子了,但她容颜没变,看上去永远只有30来岁,走路来风风火火的,由于“祭神日”地星国统一放假一天,儿子、儿媳带着他们的孙子一起回娘家去了。

    一大早,景中花嚷着要到阳公广场去祭拜她的公公婆婆,在她的脑海里魏新宇、恒丽雅的形象是永远抹不去的,是恒丽雅让她成为超人,现在已修炼成了智人,魏真去要带她到地星球上第二大的金字塔缥缈峰上的金字塔去,他们许久没有去那个地方了。

    两人一直想让他们的儿子暗自练功,成为地星球第三代智人,可惜,魏阳光更不不相信父母的那一套,说地星国已经发展的现代划了,有谁还会信通过修炼能够成为神的,那些都是作家们没事瞎编乱造的,景中花心疼儿子,没有督促儿子修炼,只能仍由儿子自行发展,魏真知道火星时代的那一套在地星球上已经行不通了,阳公寺山上的金字塔只能作为旅游景点供游客参观,在金塔修炼的人已经绝迹了。原来王主席所倡导的全民修炼,各个学校里金字塔大都已经拆除,没人相信通过在金塔修炼会成为智人。地星球表面上科技高度发达,天上有数不清的卫星,地面上已经智能化了,人们很少工作,大都被智能机器人所替代,许多人待在家里,没事靠打游戏来打发时间,人类已经懒惰,由于缺乏锻炼他们的身体机能已经开始演变、退化。魏真担心,这样长期下去,地星球人类有可能真的会变成虫子。但他也无可奈何,他常常在想如果父母在就好了,他们绝不会让地星球人类这样发展,但他也无法阻止。

    魏真曾经多次驾驶飞船去闯隔离墙,想寻找父母亲,结果都是无功而返,地星球上的科技停滞了,飞船的速度好像被人为控制了,永远没法实现光速飞行,地星球人类活动范围被缩小到只能勉强到月球。科学家们从地星球所发出的飞行探测器很难冲破隔离墙,探索宇宙的路已经完全被封死。人们只能希望他们心中的大神魏新宇、恒丽雅能够再次回到地星球,来拯救这个已经堕落的星球人类,他们这种对神的所寄托的希望越来越强烈了,因此,每年的“祭神日”到阳公广场祭拜神仙的人越来越多。

    魏真为了寻找父母亲,他曾经多次来到缥缈峰,因此这里曾经是通往天庭的时空隧道。自从出现隔离墙之后,时空隧道消失了。金字塔仍然存在,由于塔尖是用特殊的吸能材料加黄金融合而成,无论缥缈峰终年积雪,四季都是寒冬,塔尖始终不结冰,远远望去金光闪闪的,这是一座聚集能量最强的金塔。遗憾的是,这座金塔已经很少有人知道,由于山高,没有路,根本没有愿意到这个寒冷的地方来。这座金塔要不是魏真常来,并细心修理、打扫,可能也像其他金塔一样破烂不堪了。

    景中花已经对魏真寻找父母不抱任何希望了,本来她不想陪魏真到缥缈峰金字塔,由于孙子被儿子接走了,自己一人在家闲的无聊,只好陪他再到那里去一趟。

    景中花和魏真对缥缈峰非常熟悉,他们像往常一样,再次来到了缥缈峰山脚下,两人腾空而起,飞跃至缥缈峰山顶,看着眼前所熟悉的场景,景中花感慨万分地说:

    “我有好多年没到这里来了,一切都没变,真想再回到过去无忧无虑的过去呀。”

    魏真说:“我很想把这里当作我们的家,但已经不可能了,你离开不了你的儿子、孙子,对我来说只是一种奢望。”

    景中花反驳,说:“谁说我不能陪你?你到哪我就到哪,我还正想到天庭去看看,我想念恒教授了。”

    他们脚踩着厚厚的积雪,一步一个脚印脚印地朝着他们熟悉的金光闪闪的金塔快步走去。

    两人到了金塔的大门前,魏真惊喜地发现,原来的全息幻影空间又回来了。景中花曾经进入到空间里面,她知道全息幻影空间实际上是个虚拟的空间,它是通过幻影成像系统将原来缥缈峰金字塔,变幻成现在这样景象,让你产生错觉,实际上,缥缈峰仍然还是原来的缥缈峰,金字塔仍然是原来的金字塔。如果你按照你看见的全息幻影空间的路径走,只有死路一条,最后跌入他们设计好的陷阱中。

    景中花立刻叫魏真打坐,凝神贯注,然后仔细辨认空间的大门,终于她发现真实的大门,她指着眼前的一堵墙说:“大门在这里。”

    魏真也发现了真正的大门口,他点头说:“嗯,这堵墙才是出入口,这点小伎俩难不倒我。”

    两人朝着那堵墙闯入了空间隧道里,这个空间景中花来过,她熟悉,他们顺着一条道走,拐了一道弯,在路的尽头看似一个万丈深渊,景中花没有理会直接走了过去。突然,两人感觉天旋地转,像是被卷入了一个巨大的漩涡里,等两人醒来,发现他们已经来到了一个金碧辉煌的宫殿里。

    景中花看着眼前的大殿,问:

    “魏真,这是哪里呀?”

    魏真曾经在天庭待过一段时间,他知道他们已经来到了皇宫,他回答:“我感觉这里好像是天庭皇宫。”

    “哈哈哈”一个笑声从大殿的龙椅上传来,“欢迎你们加入天庭大家庭。”

    景中花抬头看着不见人影的龙椅,问:“你是谁?”

    对方没有回答,此时,贝尔丹走了进来,她拱手向龙椅方向行礼,说:

    “不知天尊召唤我何事?”

    天尊说:“这两位是你熟悉的故人,他们已被召唤,成为天庭的小仙。你带他们下去,给他们安排工作。”

    “诺。”贝尔丹回答道。

    景中花嚷道:“谁稀罕这里呀,我不当神仙,我要回地星球去。我要照看我的孙子。”

    魏真很冷静,他向天尊行礼,说:“谢谢天尊,我们想方设法到天庭,不仅仅是为了列位神仙,我们是在寻找我们的父母,魏新宇、恒丽雅,他们已经失踪了许多年了,我们想见见他们。”

    突然在大殿中出现了全息影像视频:

    恒丽雅嘴里开始哼起魏新宇制作的伤离别的填词歌曲:

    “满塔东风,难掩风月,长思忆,两相依,”

    魏新宇也跟着唱了起来,接着恒丽雅开始舞动她身姿挑起舞来,魏新宇兴奋地拍手打起节拍为恒丽雅助兴,这对夫妻在人们不知道的空间里过着快乐的生活。

    接着又出现他们浇花、植树的镜头,镜头转换,出现两人相互依偎看着夕阳落日这是让人羡慕的神仙日子,景中花看着看着情不自禁地对魏真说:

    “要是我们两人能够这样多好。”

    魏真悄悄告诉她:“你别傻了,我们的父母已经被他们囚禁了。”

    景中花说:“就是被囚禁,我也愿意。”

    天尊告诉他们:“上天之所以把你们列位仙位,是因为你们曾经对上天做出过贡献,年轻人,好好干,不要辜负天帝对你们的期望。”

    说完,天尊消失了。

    贝尔丹冷冷地对景中花说:“你是神殿里的清洁工,现在你该去神殿打扫卫生了。”

    “我的天庭来不是来当清洁工的,”景中花赌气说,“我不干!”

    “干不干已经由不得你了。”贝尔丹严肃地说。

    “我呢?”魏真问。

    “你嘛,”贝尔丹说,“太爷爷另有安排。”

    景中花气愤地说:“你们偏心,欺负我。”

    贝尔丹鼻子一哼,说:“你一个修炼不足的人,能在天庭混就不错了,还挑三拣四的。”

    景中花想争辩,被魏真拦住了。

    从此魏真、景中花在地星球消失了,他们的儿子一直在地星球各地寻找他的父母,但始终没有结果,最后他打听到了,他的父母已经成为神仙了,上了天庭,他们成了地星球人心目中的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