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眷剩女 > 第四百二十六章 母子亲情也狗血

第四百二十六章 母子亲情也狗血

 热门推荐:
    王家的二老爷回信关于军师的事情只字未提,知千叮咛万嘱咐让他为青云学院的事情去甄家道歉。

    对错有时候无关事情本身,只是到了该认错认错的时间,因为甄镇海荣升偏将的事情传开了,所以王家的二品大元,非常识时务地认怂了。

    至于王家失踪的军师是被孙仲谋带人给提溜走了,问出了图谋青云山庄的原因后,孙仲好有兴致地跟人家沙盘对垒,三局三胜杀的人家片甲不留。

    孙仲谋拿手指点着人家的脑袋问“就你这样的也敢称为军师?满脑袋稻草,手段下作的玩意儿,我看还是去挖矿适合你。”

    之后,这位军师就开始了他苦难的矿工生涯。这些都是后话。

    所有的事情都被解决以后,朔北村的人才真正见识到甄家的能量,有些人当场就有些后悔了。

    但是,青云学院撑下去要耗费的海量银子,甄家迟早会被拖累死,而且以王家的手段,继续追随甄家的人肯定讨不了好。

    想到这些,他们似乎没那么后悔了。

    本该散场的时侯,甄宗熙站出来说“我有话要对那些拿走契约的人说!”

    契约的事情已经处理完毕,七叔叮嘱甄宗熙不能说的事情也能说了,他早就憋坏了。

    “别看你们现在脱离了甄家沾沾自喜,迟早有一天你们会悔青肠子。

    告诉你们,撑起青云学院从来都不是问题,我出门一趟挣得银子足够青云学院一年的开销。”

    “甄宗熙,你可别吹牛了,你出门一趟挣得银子能买一头猪都是我高看你,而青云学院每天采买好几车的猪上山,我劝你啊也赶紧拿回契约,青云山庄不是你一个小人物能撑起来的。”

    得,实话没人信,七叔还怕别人因为听了他的话为占便宜留下。

    “请问,甄镇海家里怎么走?”两名兵士赶着的大车停在打谷场。

    郑兆昌拱了拱手问道“甄镇海是我家家主,敢问两位找他何事?”

    “不,我们找的是甄将军的家人,这些是朝廷的赏赐和将军缴获的一些战利品,我们来交给将军夫人。还请当场验收,这是清单。”

    “将军?甄镇海不是先锋令么?这么快就升为将军啦?”

    “甄家这下子真的发达了,将军好像是二品大官啊,甄家的祖坟冒青烟了,”

    “不如两位随我……”毕竟财不露白,如今这里这么多人,确实不方便验收。

    “郑管家,就在这里清点吧,为让大家看看,我甄家是不是穷到连青云学院几个孩子都养不起的地步了。”

    张小凤的想法很简单,炫耀怕什么,女儿在,罩得住!而且也是时候给追随甄家的人一颗定心丸吃了。

    一箱箱的金银财宝打开,晃花了众人的眼,谁知道后面又过来十来辆马车,郑兆昌问道“你们又是来做什么的?”

    “琉璃坊已经成功做出琉璃,这是我家小世子送给多多小姐赏玩的。”

    村长的小儿子一听这么马车上装的都是琉璃,手都哆嗦了,琉璃可比金山银山贵重多了。

    张小凤一听是给多多玩的,就没在意,“那就打开来给大家看看吧。”

    箱子一打开,众人都惊呆了。晶莹剔透的各式物件,闪着七彩流光,这样的东西也只有轮回女神才配的上吧。

    众人都想上手摸一摸这仙人用的物件。张宏康的小儿子拦在箱子前面。

    “都退后,都退后,谁都别碰,巴掌大小的琉璃就是上万两银子,这东西还特别脆弱,磕着碰着了,卖了一家老小咱也赔不起。”

    “有那么贵么!不过就是好看了一点点。”

    有人貌似不屑地嚷嚷,实际他羡慕地眼珠子都红了。

    这甄家真是发了,早知道这样他们绝对不会让孩子退出青云学院,管她甄多多是死是活,能黏着甄家占便宜才是正事。

    之前甄多多瞒着她活着的消息,就是为了淘汰一部分有异心的人。现在她的目的成功达到了。

    郑管家拿着甄宗申族长写的名单交给刘京生,“将名单交给孙先生,让他名单上所有的学生立刻逐出青云学院!”

    如果说之前领契约时,他们还有几分沾沾自喜,看到甄家的财富时,他们心生悔意,如今孩子要被逐出青云学院,他们才终于清醒地认识到自己到底做了些什么。

    不管是族长还是村长他们一再强调的都是举棋无悔,他们没有脸张嘴恳求。或者说他们没看到值得他们舍了脸面的好处。

    张小凤回到院子的时候,甄多多现在房门口笑盈盈地看着她,张小凤的眼泪一下子流了出来。

    她抱着甄多多呜咽了好久才舍得放开。

    虽然张小凤知道之前的小婴儿是多多,但太多人说多多已经死了,她有时候甚至也怀疑,那个小小的婴儿般的小人只是她的臆想而已,从来不曾存在过。

    如今把多多抱在怀里,她才真实地感受到女儿还活着。

    甄多多拍了拍她的后背,张小凤才不好意思地放开她,“饿不?娘去给你做点吃的。”

    “娘,你快回屋看看。我有惊喜给你!”

    多多就是为找大安才出门,多多回来了,张小凤却不敢问大安的事情,就是怕听到噩耗。多多一说有惊喜,张小凤立刻明白是大安,多多把大安找回来了。

    张小凤捂着嘴,眼睛睁得大大地望着甄多多。甄多多笑着对她点头,她转身跌跌撞撞地往屋里跑。

    待进的屋去,只见三个小娃娃并排躺在床上,中间的小子格外的壮实,他并未睡着,眼睛咕噜噜的乱转。

    大安看见张小凤进来,他把另外两个小子拖到身后,自己像小老虎似的嗷嗷叫着像张小凤爬过来。

    张小凤以为这是大安对她的喜爱,来自于血脉之中不能抹杀的亲近感,所以她张开了手臂,结果大安抱着她的胳膊就开啃。

    “唉,你撒开嘴,撒开嘴,你属狗的啊!你个臭小子。”

    大安强壮地像只小牛犊子,张小凤撕扯不下来,只能大声地喊救命。

    神蛊进得屋来,一记手刀砍在大安的脖颈上,大安这才松开了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