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成为新世界的神 > 第二百二十七章 你要战我便战

第二百二十七章 你要战我便战

 热门推荐:
    “一起上?你们怕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凌之世手中的古剑猛然向前挥动,但这里的人群实在是过于密集,刚刚施展出来的剑气就被他瞬间收回,同时将古剑放至背后,左手从原本的松懈猛然转变为掌,一个金色掌印便迎面撞击月家的那群人正准备动手的人身上。

    这一幕让在客栈二楼的那几个老头都纷纷点点头,凌之世第一时间收剑不打算伤及无辜,这样的心肠在江湖之中依旧稀少无比,这个少年倒是让他们眼前一亮。

    “啊啊啊啊……”

    被金色的巨大掌印拍飞的众人都纷纷倒地不起,因为这里面聚集了凌之世的尽数力量,就算是踏师境都未必能够轻易躲过这一击,显然凌之世强大的力量让许多人都诧异了。

    月化怒斥一声,从地面连滚带爬的来到王朱的身边,同时在他的右手心之中,一个轻微的银针却悄然无声的刺出,显然他这是要趁着人群的混乱来毁了王朱。

    王朱作为月家家主的儿子,他将来是最可能得到月家家主位置的人,所有人都对这个垂涎不已,包括月化。王朱对他基本都是力压一筹,这让他从小到大都因为王朱所带给自己的耻辱而活在去,这一次他终于的爆发了起来。

    但是就在他马上得手的那一刹那,一双冷漠的眸子却忽然站在他的面前盯着月化,同时月化发现自己的全身都已经动弹不得,而他右手手心的那个银针在已经被凌之世拿在了手心中,并且高高举起。四周一片惊呼声响起。

    而月化此时在已经面红耳涨,他愤怒的大声吼道“这是你陷害我的,这个银针不是我的。我可是月家的人,怎么会陷害月珠呢?”同时他的双眼死死的看着王朱,显然他是想让王朱来求求情,放他一马。

    这些自然逃不过凌之世的双眼,他嘴角弯弯一笑,“别自欺欺人了,你这么迅速的向前撞击着不知道又何意?我都还没有开口呢你就反而对号入座了?看样子这跟银针就是你打算陷害王……月珠的证据!”

    凌之世念道王朱名字的时候顿了顿,他知道客栈上二楼那四个老头依然在看着自己。他原本并不想招惹这一件事情的,但是有人不知好歹,不想理他真的还把自己当成老虎了,人若犯我我必犯人,这是他平生做事情的一个标准,而月化惹到了自己就必定不会让他有好果子吃。

    可就在此时,而旁边的街道上逐渐散开了人群,一众人坐着马车缓缓来到了凌之世的面前。所有人面面相窥,纷纷不敢再包围这里,只能逃避的远远的。

    “父亲!”月化的脸色再度变成喜悦,他急忙大声喊道“父亲,这个陌生人竟然配合着月珠来对我施行威压,你看他手中的银针,他们想要害死你的儿子。”

    这个马车外表刻着龙凤缠绕姿色,金色辉煌,简直跟真的无意二般。此时就在月化说完之后,一个身穿着青衫道袍的一个中年男子缓缓来从马车上下来。他的身上有着一股无比强大的威压气势,四周的一切在他的眼中都仿佛如蝼蚁一般普通。

    王朱的脸色稍微有些难堪,因为这个人是她父亲最大的竞争者,他不是第一次想打月家家主的主意了,而这一次显然就是给他制造的机会,还有一个理由来对付自己。

    这真是好计谋。

    “说,发生了什么?”那个青衫男子一脸严肃,看似公公正正,但是内心却暗笑不已。他的目光充满了狠毒,这是一瞬即逝的杀气,令人不寒而栗。

    凌之世内心暗笑,他一眼就能看出这个人的来意如何,月化的父亲是踏师境界巅峰,总之现在的他没有任何的还手之力,但是他却丝毫的不着急,只是冷冷干笑着。

    “我原本只是来这里看看月珠,跟他好心好意的聊上几句,说月家的人都十分的想念她,问她到底去了哪里。但是在他身边的这个护卫二话不说打上了我们的人,同时月珠反而帮这个护卫,说是我们不长眼睛挡了他们的路。”月化一把泪一把鼻涕的诉苦着,甚至在他身后倒下的那群护卫也亦是如此。

    凌之世并不想解释什么,反而笑道“那还真实光荣的事情。我作为一个裂空境界二段的小子,你们那里足足有八个裂空境四段的,同时加上月化可是有九个人,但此时竟然被我一个人打倒,你们究竟是有多弱啊。”

    “……”月化被说的哑口无言,在他一旁的父亲更是狠狠的看了他一眼,内心摇摇头,这简直恨铁不成钢。他一直在四周暗暗观察着,自然知道凌之世的实力有多么的强大,轻松一掌就把这些人全部解决掉,一个普通的裂空境二段自然做不出来,显然他是隐藏了实力。

    并且凌之世这个人看起来十分的面生,在这个城镇上是第一次看到他。

    “但你打了我的儿子,这是不容置疑的。月珠的事情我就不必多说,但是你既然打了我们月家的事情却不能少,你必须要付出代价,自废一只腿还是我把你打的只剩一只腿。”月化的父亲月伤十分平静而又低沉的说道。

    此时一旁的王朱却忽然站出来说道“不,这件事情不是这样的。他是保护我来到这里的人,他一路上都保护这我才能平安无事的来到这里,并且我还有很多的事情禀报给家父,这可是关于安家的事情,倘若当误了你可就麻烦了。”

    “哼,我是月家的二长老,有什么事情不能跟我说呢?现在月家家主并不在这里,所以我就是这里最大的,既然如此,你就应该禀告给我,知道吗?”

    凌之世冷笑一声,穿着人模人样的衣服心里确实丑陋的模样,不愧是一堆狗父子,就连说话的方式都差不多,真是打了小的来了个老的,显然他作为人,狗是听不懂的。

    但是现在这个月伤却将目标转移到自己,相信那客栈上面的四个老头子也不会轻易帮助自己,没想到第一次来到天恒帝国就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大家族不亏是乱到极致。

    “我没有权利禀报给你!”王朱一脸正色,丝毫没有任何的畏惧,说道。

    “是吗?既然如此我也就没有义务听你的话了,这个小子今日必定死在这里。”月伤身上的气息逐渐步步高升,在他四周的杀气也是越开越蔓延开来,许多人都忍不住赶紧离开,原本十分小的一个地方顿时变的宽阔无比。

    “你要战,我便战!”凌之世轻轻推开王朱,显然跟这样的人是没有任何的语言能够交流了,要是王朱站在这里只会让争吵逐渐僵局,既然如此还不如来点实在的。

    “狂妄的小子!”月伤快速狂奔而来,在他右拳握紧的同时,骨头咔咔的声音清晰的传入凌之世的耳朵之中,一个非常快速而又迅猛的拳头与凌之世的脸庞擦过。凌之世迅速低下身子,单手持地,双腿同时踢向月化的肚子位置。

    月伤的速度奇快无比,轻轻松松就躲过去,同时在他身边疯狂掀起的真气中,在他旁边的地面逐渐向下倒塌,一股强大的气息宛如一条灵活的小蛇来到凌之世的脚下。

    凌之世迅速腾空而起,身上逐渐披上一个紫色的铠甲。同样以拳猛烈的砸向地面,霎时间在他们两个人之间的地面上猛然爆炸起来,一股强大的气流让他们两个人纷纷退后。

    凌之世退后了十三步,但是月伤仅仅只是后退了一步,显然在这初次的交手期间,是凌之世处于下风。

    “龙家的人?不,不对,龙家的人早已经不存在于这人世间,但是为何在这里出现,这个人绝对不简单。”

    上面二楼的声音缓缓响起,但是又很快的消失。

    与此同时,月伤可是越大越惊讶,自己虽然没有动用全力正是因为自己强大的力量会让这个街道当场炸飞,但是他也能感觉到自己面前的这个少年也没有动尽全部的力量。

    短短的数息之中,他们两个人早已经交手了数十照,尽管在表面上来看是凌之世处于下风,但是也仅仅是如此,他们的交手谁都无法打赢对面,只能短暂的僵持在于此。

    凌之世一直想要用盘涅之火来克制月伤,但是这里还有那四个诡异的老头子,可能在他们的眼中会暴露什么信息,所以他只能如此,跟他和平僵持着。

    良久之后,月伤迅速拉开身子,而凌之世看见他没有想要战斗的意思,于是也停下手中舞弄的剑。

    “你这家伙究竟是谁?”月伤抬起头大喊道 能有如此众多的诡异功法和境界,就算是他也有些担心了起来,毕竟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他自然也是知道这个道理。

    王朱看见月伤竟然都会如此,这让她更加好奇凌之世的身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