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成为新世界的神 > 第二百一十六章 麒麟血脉

第二百一十六章 麒麟血脉

 热门推荐:
    凌之世脸色凝重,没想到这只玄武的实力竟然如之高,从它身上灵气的波动来看相比白虎和青龙它们实在是强出太多了,现在自己仅仅距离神殿的范围只有两米之远,但是他此时已经无法动弹了,任何功法也无法施展。

    “这都没有死掉吗?没想到有朝一日还能遇到如此年纪轻轻的体修者,若你不是人族,我都还真的有点舍不得杀了你,但是想要离开这里我们就必须需要你的血脉。”白虎威风凛凛,稳重而又威严的一步步靠近。

    “离开这里?你们没有机会了,你们连杀我都需要用这么长的时间,神殿的位置肯定会暴露出来,你们四个到时候也只会遭受到人族的群攻,我相信这个古遗迹以及四个圣兽,没有哪个人会没有贪念吧。”凌之世狠狠的目光依旧不甘示弱。

    “的确,你这句话虽然句句属实,但是神殿之内可不是你想进就能进去的,里面有着比我们还要强大的生物和重重困难。但只要神殿不灭,我们四个就不会死亡。”玄武缓慢的向前走着,它每走一步地面便会因此而颤动一下。

    砰!!!

    “哼!”凌之世一声闷哼,被狠狠的震飞,身子被踢回去数十米远,侧身到底的一刹那,身体剧烈摇晃,脸色也愈来愈白,明显伤势严重,只能任由他人折磨。

    “小子,你很符合我的胃口,当年我跟你同样岁数的时候可是比你还猖狂的,年轻气盛。我之前已经将醉仙剑法和勾鹰步所有招式都已经传给你,也算是第一个获得我身传的人,我可不想再让你踏上跟我一样的路。”

    声音渐渐从凌之世的脑海中响起,眼前的一切也开始逐渐恍惚起来,耳朵听不到任何东西,眼睛朦胧的看见几个黑影朝着自己走来,逐渐的,再也感觉不到自己的存在。但唯独冰冷的地面却依然刺透着他的感触。

    “不会是死了吧。”朱雀看见凌之世一动不动,气息也在逐渐变的虚弱起来,它的语气中有些紧张和激动。妖神之血的存在就算是它们家族中的族长都无法触及到的。

    就在它们认为凌之世彻底死去的时候,一团真气忽然缠绕在他的小腹部,在四圣兽疑惑的眼神下,凌之世脸色苍白的从地面爬起,宛如一具干尸一般。

    隐约之中,咔咔声响从它们的耳边响起,只见玄武设下的保护罩正在快速的破裂来开,一股磅礴的青色气息宛如实质化了一般,从凌之世的后面扩散开来,宛如一个睥睨的战神。

    紧接着这团青色气息在幽幽之中逐渐睁开两团火红的双眼。霎时间,整个世界陷入了熊熊火焰之中,仿佛天地之间的气息都在这个少年的面前变的寒颤起来,带着灭世的绝对霸王气息,此时的他已经给四圣兽带来四只圣兽身上的气势节节攀高,狂然暴涨起来,强大的妖族气息带着四道神兽的怒吼,跟塔老身上的气势所碰撞起来,两道闪耀的光芒从大老远都能感觉到一清二楚。

    “小子,必须要赶紧除掉你,你的未来会对妖族有极大的危险,今日你来到此处,就必须留在这里。”青龙伴随着一声长啸,先行冲击过去,仿佛从恒星中穿梭冲出,席卷着滔天火焰飞坠而下,所到的地方,空气都接近扭曲。

    塔老抬眼冷哼一声,身边的气势瞬息之间千变万化,就连手中的剑都没有抬起,脚步没有挪动一下,但是就在青龙的身躯距离在他的三尺之外的时候,他手中的剑忽然动了动,就在这一刹那,青龙的脸色大变,想要急忙扭头离开,但是早已经来不及,一股仿若可以撕裂空间的剑气瞬间将它淹没。

    在这青色寒芒的剑气之中,白虎口中怒声咆哮而出,强大的白色攻击将满天飞舞的剑气打破,青龙身边燃烧起团团火焰,从中快速推退出,但是从它满是伤痕的身上能够看到,受到这次攻击打它明显不好受,已经受到了轻微伤害。

    经过了此次遭遇,其他三只圣兽都明显多了一份警惕。塔老十分平静的扫视着自己面前四大圣兽,虽然他现在能够短暂维持自己原本的力量,但是时间一耗尽还是仍然改变不了局面,相比它们之中,更让他引起注意的就是玄武了。

    这只玄武之前的寒气让塔老吃了大亏,此时附身操控着凌之世,凌之世的身躯也仍然坚持不了他着如此的力量,但是想要从这里逃出去,就必须要将玄武那一道防护所打破,青龙和朱雀的火焰都不及他剑气中赤尘之火强大,但是白虎的速度极其之快,就怕这幅身体无法坚持下去。

    “你体内的气息貌似坚持不了多久吧,居住在这个小子的精神海之中苟延残喘的活着,你这个曾经的大能也已经堕落了,你想守住这个少年,先过我这一关吧。”

    玄武体内宛如沉睡了一股极其强大的战神,就当这句话刚落,一股强大的气息从它的身上席卷扩散,毫无顾忌的释放着自己全部的力量,并且还在以恐怖绝伦的速度增长着。

    “嗡嗡~”

    沾染上凌之世鲜血的古剑彻底释放了自己原本的血腥,剑身上的裂缝被一点一点的链接起来,并且在寒光四射的剑刃上闪烁着金色的闪光,同时还在不停颤抖着悲鸣的声音。

    塔老的目光轻轻撇向手中的古剑,这柄剑在它的手上有着急剧的抵抗力,但是当他聚气的时候,这柄剑却在更为快速的帮自己运转着,貌似知道此时驾驭它的并非是真正的凌之世,但是同样也知道凌之世的处境,所以在帮助着自己。

    呼!!!

    四只圣兽身上的气势节节攀高,狂然暴涨起来,强大的妖族气息带着四道神兽的怒吼,跟塔老身上的气势所碰撞起来,两道闪耀的光芒从大老远都能感觉到一清二楚。

    “小子,必须要赶紧除掉你,你的未来会对妖族有极大的危险,今日你来到此处,就必须留在这里。”青龙伴随着一声长啸,先行冲击过去,仿佛从恒星中穿梭冲出,席卷着滔天火焰飞坠而下,所到的地方,空气都接近扭曲。

    塔老抬眼冷哼一声,身边的气势瞬息之间千变万化,就连手中的剑都没有抬起,脚步没有挪动一下,但是就在青龙的身躯距离在他的三尺之外的时候,他手中的剑忽然动了动,就在这一刹那,青龙的脸色大变,想要急忙扭头离开,但是早已经来不及,一股仿若可以撕裂空间的剑气瞬间将它淹没。

    在这青色寒芒的剑气之中,白虎口中怒声咆哮而出,强大的白色攻击将满天飞舞的剑气打破,青龙身边燃烧起团团火焰,从中快速推退出,但是从它满是伤痕的身上能够看到,受到这次攻击打它明显不好受,已经受到了轻微伤害。

    经过了此次遭遇,其他三只圣兽都明显多了一份警惕。塔老十分平静的扫视着自己面前四大圣兽,虽然他现在能够短暂维持自己原本的力量,但是时间一耗尽还是仍然改变不了局面,相比它们之中,更让他引起注意的就是玄武了。

    这只玄武之前的寒气让塔老吃了大亏,此时附身操控着凌之世,凌之世的身躯也仍然坚持不了他着如此的力量,但是想要从这里逃出去,就必须要将玄武那一道防护所打破,青龙和朱雀的火焰都不及他剑气中赤尘之火强大,但是白虎的速度极其之快,就怕这幅身体无法坚持下去。

    “你体内的气息貌似坚持不了多久吧,居住在这个小子的精神海之中苟延残喘的活着,你这个曾经的大能也已经堕落了,你想守住这个少年,先过我这一关吧。”

    玄武体内宛如沉睡了一股极其强大的战神,就当这句话刚落,一股强大的气息从它的身上席卷扩散,毫无顾忌的释放着自己全部的力量,并且还在以恐怖绝伦的速度增长着。

    “嗡嗡~”

    沾染上凌之世鲜血的古剑彻底释放了自己原本的血腥,剑身上的裂缝被一点一点的链接起来,并且在寒光四射的剑刃上闪烁着金色的闪光,同时还在不停颤抖着悲鸣的声音。

    塔老的目光轻轻撇向手中的古剑,这柄剑在它的手上有着急剧的抵抗力,但是当他聚气的时候,这柄剑却在更为快速的帮自己运转着,貌似知道此时驾驭它的并非是真正的凌之世,但是同样也知道凌之世的处境,所以在帮助着自己。

    呼!!!

    塔四只圣兽身上的气势节节攀高,狂然暴涨起来,强大的妖族气息带着四道神兽的怒吼,跟塔老身上的气势所碰撞起来,两道闪耀的光芒从大老远都能感觉到一清二楚。

    “小子,必须要赶紧除掉你,你的未来会对妖族有极大的危险,今日你来到此处,就必须留在这里。”青龙伴随着一声长啸,先行冲击过去,仿佛从恒星中穿梭冲出,席卷着滔天火焰飞坠而下,所到的地方,空气都接近扭曲。

    塔老抬眼冷哼一声,身边的气势瞬息之间千变万化,就连手中的剑都没有抬起,脚步没有挪动一下,但是就在青龙的身躯距离在他的三尺之外的时候,他手中的剑忽然动了动,就在这一刹那,青龙的脸色大变,想要急忙扭头离开,但是早已经来不及,一股仿若可以撕裂空间的剑气瞬间将它淹没。

    在这青色寒芒的剑气之中,白虎口中怒声咆哮而出,强大的白色攻击将满天飞舞的剑气打破,青龙身边燃烧起团团火焰,从中快速推退出,但是从它满是伤痕的身上能够看到,受到这次攻击打它明显不好受,已经受到了轻微伤害。

    经过了此次遭遇,其他三只圣兽都明显多了一份警惕。塔老十分平静的扫视着自己面前四大圣兽,虽然他现在能够短暂维持自己原本的力量,但是时间一耗尽还是仍然改变不了局面,相比它们之中,更让他引起注意的就是玄武了。

    这只玄武之前的寒气让塔老吃了大亏,此时附身操控着凌之世,凌之世的身躯也仍然坚持不了他着如此的力量,但是想要从这里逃出去,就必须要将玄武那一道防护所打破,青龙和朱雀的火焰都不及他剑气中赤尘之火强大,但是白虎的速度极其之快,就怕这幅身体无法坚持下去。

    “你体内的气息貌似坚持不了多久吧,居住在这个小子的精神海之中苟延残喘的活着,你这个曾经的大能也已经堕落了,你想守住这个少年,先过我这一关吧。”

    玄武体内宛如沉睡了一股极其强大的战神,就当这句话刚落,一股强大的气息从它的身上席卷扩散,毫无顾忌的释放着自己全部的力量,并且还在以恐怖绝伦的速度增长着。

    “嗡嗡~”

    沾染上凌之世鲜血的古剑彻底释放了自己原本的血腥,剑身上的裂缝被一点一点的链接起来,并且在寒光四射的剑刃上闪烁着金色的闪光,同时还在不停颤抖着悲鸣的声音。

    塔老的目光轻轻撇向手中的古剑,这柄剑在它的手上有着急剧的抵抗力,但是当他聚气的时候,这柄剑却在更为快速的帮自己运转着,貌似知道此时驾驭它的并非是真正的凌之世,但是同样也知道凌之世的处境,所以在帮助着自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