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成为新世界的神 > 第二百零三章 前往南殇之海

第二百零三章 前往南殇之海

 热门推荐:
    还别说,凌之世这么细细一看,塔老的模样还真是帅气无比,差点就能够跟他媲美了,只不过塔老的身份实在是神秘,不知道在这古塔之中存活了多久,不过以他的口吻来看,貌似知道万年前古战场的事情。

    还有塔老曾经说过自己的血脉激发才导致让他苏醒,这座古塔的后面依然还有很多东西需要解开,只不过这么久过去了,这座古塔一直在丹田处盘旋着,完全看不出有任何的奇特。

    只不过关于他的血脉,凌之世真是一概不知。不过听闻凌家曾经也是强大无比的一个家族,本身的血脉就不平凡,但流传到了现在反而是越来越差,从上次看凌家长老的表情来看,他这是激发了不得了的血脉。

    不过凌之世本人倒是没什么感觉,无非就是修炼速度变快,偶尔让他全身力量充沛,只不过有那么几次他的身上会不由自主的散发出非常强大的力量,但每次想要努力激发出来却又没有任何反应。

    凌之世低头沉思着,然后将目光转移到自己的精神海,这个地方的宽度比上次进来更加宽敞了不少。

    话说能在我的精神海内修炼吗?凌之世瞥了一眼塔老,双腿盘坐,运转起玄青决。不得不说,这个地方简直就是修炼的绝佳之地,不仅可以让人的伤势在瞬间修复,更能让人自动运转起真气,可以毫不夸张的说,一个废物在这里面都能连续突破几段境界。

    人的体内有三十六条经脉和十二条灵脉,这些东西相连在一起最终流通至丹田,每个人的丹田就相当于自己毕生所凝聚的心血,倘若丹田一废,那么全身上下的经脉和灵脉将会接连断裂,最终导致境界全无。

    每个人都会有吸收灵气的功法,显然凌之世最开始的修炼也正是因为这个。在双龙山脉内的改造,相当于将他的潜力完全开发出来。

    “不错,这里的灵气已经让我恢复了一些功力,至少能够短暂爆发出踏师境的实力,并且记忆也想起来了一些,但关于古塔的事情依然一概不知。”此时塔老的声音从精神海中传播,凌之世缓缓睁开双眼。

    “记忆起了一些事情?既然能够帮到塔老就让我很开心了。不过塔老您知不知道百毒禁?”凌之世也是十分开心的笑着,但是双眼忽然闪过一丝迟疑,想了又想,他还是打算问出这件事情。

    “百毒禁,就是那个女娃娃吧。前些日子我虽然能够感觉到你体内的暴怒之气,偶然苏醒了片刻,只是传教了你醉仙剑法的几式招式,虽然也想提起那个女娃娃的事情,但是我也说不清楚是什么。但既然是百毒禁的话,需要依靠天罚阵将其身上的天命所解除,不过需要几种特殊的材料,只不过那些想不起来了。”精神海中的塔老忽然站起,轻轻说道。

    “那这个阵法是几阶阵法?需要如何布置?”

    “这个阵法需要八个人施阵,以人体为阵型,以日月精华为阵眼,最低都需要三阶阵法师。”塔老思考了片刻,他知道凌之世是二阶阵法,但对于这样的事情依旧不能急,所以他也只能摇摇头惋惜。

    “好了,现在的事情不宜多讲,我会在你有危险的时候出面。”

    语音刚落,凌之世感觉四周一股拉力将自己拉回现实中,水中充沛的灵气瞬间将他疲倦之意全部洗刷下去,他缓缓游到边岸,一屁股坐到地下。

    三阶阵法师么……凌之世忽然想起余敏珍,因为她就是三阶阵法师。在元宗这样的宗门,有着全方面的教导,其中自然包括关于阵法的学习,凌之世只是一个自学的外门汉,而余敏珍却可是真真正正学习过阵法知识的三阶阵法师,八个阵法师肯定能在宗内找到。

    话虽如此,但是凌之世除了在宗内认识一个水若兰,剩下的就是忽冷忽热的千雪。

    事情也有点难办啊,到后面还是问问余敏珍关于阵法之类的知识吧。

    “哟,凌之世你这么快就上岸了吗?不错,这么快就提升到裂空境二段了。”萧湘在这个时候探出半个脑袋向凌之世示好,然后也上岸运转起真气将自己的身上湿漉漉的衣服的水分全部蒸干。

    凌之世微微一笑道“萧师兄还不是一样,年纪轻轻就已经成为了裂空境九段,相信很快就会领悟瓶颈,踏至巅峰,最终突破到踏师境的。”

    萧湘自嘲一笑,罢了罢手道“哪能跟你这个妖怪比,要不是看见你之前那一战,你说出这句话我还是很开心的,但现在我总算明白什么是人外有人了。”

    此时在这个时候,其他人也相继醒来。玄蓝晶是第三个醒来的,只不过她上来的时候身上的衣服就是干的,关于她的境界其他人也同样一概不知,不过看她得意洋洋的样子,相信实力恢复了七七八八了。

    然后就是司晶、方一明、叶茂良、余敏珍缓缓睁开双眼。但从他们的惊喜的目光中来看,他们自然也是收获慢慢,都突破了自己原本的境界。

    紧接着,赤岩最后醒来,他看起来年轻了将近二十岁左右。只不过他醒来的时候首先是看了看自己脚底下的湖泊,嘴角忍不住抽了抽,一脸无语的说道“这花了五十年才聚集的灵气就被你们吸收的干干净净的,并且才只突破了一段,你们都是什么妖怪。”

    “五十年,我就说。这个地方简直就是天堂,我大约只不过吸收了七成左右,以后要是找到这样的地方,相信我的实力很快就会恢复差不多了,但我最希望的还是记忆,总感觉我记忆中有很重要的事情。”塔老的声音在此刻缓缓发声。

    七成左右,这怕不是全部吸收完了,凌之世尴尬的摸了摸,心中忽然感觉有点对不起赤岩。

    “算了,对我本就没有什么再大的用处,放着儿还是依旧如此,只不过南殇之海的险恶是你们无法想象到的,去了就很有可能不复返,就算是我也不敢轻易冒险,现在后悔还来得及。”赤岩刚刚走上岸,身上的衣服早已经被真气烘干,他转过头去看了看凌之世,不顾司晶凶恶的目光,离开了这个洞穴。

    其他人面面相窥,一同跟随离开。

    此时的太阳才刚刚挂起,也就是说现在到达南殇之海的时间刚刚好。

    来到这个小镇内的最深处,这里有着十多帆船,而外观跟飞梭也只是小了那么一圈。船帆逐渐升起,从船上缓缓走出来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他脸上的胡渣好似从来没有清理过,乱糟糟的头发完全将眼睛遮住。

    他抬起头露出那双深邃的目光,看了看赤岩一眼,表情明显有些疑惑和诧异,“怎么?在这样的时候来找我干什么?别说是让我帮忙要求乘搭他们几个?”

    赤岩淡淡一笑,“老褐,的确如此。这群小家伙貌似有几分功夫,所以跟着你过去可能会给你带来一些帮助,至少人多力量大,如何?”

    “哈哈哈哈,我老褐等这个时候多久了?既然你这么说为何你不同一起跟去?你也很想知道那些秘密吧?当年南殇之海之中的遭遇你就这样全部忘完了?我不像你,什么事情都可以抛弃。”老褐的脸色逐渐严肃起来,他目光狠狠盯着赤岩,句句戳心。

    “我虽然也很想说一句抱歉,但是那也是当年了,我已经老了,关于守护的事情和探险那都是过去了,我只是恳求你让这些孩子送过去。”赤岩似乎完全变了个人,语气也软了许多,目光沧桑无比。

    老褐的脸色逐渐冷了下来,指着赤岩的胸口,道“好,既然如此!那么小葵的事情你就输了!彻底输透了!她的死全部都归结于你。你看看你现在的懦弱,真想让她看看为何选择了这样的你而后悔。”

    说罢,老褐再度上船,然后看了看凌之世他们一眼,表情恢复到开始见他的阴沉时候,“不怕死的就上来,若是发生了什么我也不能保证你们的死活,倘若你们大吵大闹,路途上闯祸,我会直接把你们这一群人一起扔入海里面去喂鱼。”

    赤岩的嘴巴张开又止住,他长吁一口气,落魄孤独的背影逐渐越走越远。

    走上船的甲板处,所有人大老远便看到前方天空的昏沉阴暗。忽然天空那灰色的幔裂了一条缝!不折不扣一条缝!像明晃晃的刀口在这幔上划过,一道紫色闪电从天而降,划破黎明的破晓。

    老褐看了看凌之世这群人,他们沉着冷静,表情严肃,倒是没有一丁点儿的害怕,这倒是让他有些意外,然后滑起帆,船便缓缓向前驶去。

    凌之世此刻从手中拿出一本厚厚的书,这正是刘家奴婢曾经给予他的一本地图,当初可是依靠了这个东西才在黑壤之城隐匿了许久,找到了锻炼之神的住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