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成为新世界的神 > 第六十一章 落幕

第六十一章 落幕

 热门推荐:
    战争结束后,四周早已经狼藉一片,破烂不堪的建筑物,到处都是坑坑洼洼的洞口,以及摆满的尸体。鲜血充斥着大地,整个绝伦帝国的城镇内早已经空无一人,唯有在灵冢和霜晨殿中的众人。

    不久后,阴沉的乌云便散开了,乔妃落寞的望着这一切,嘴唇发紫。而在另一旁,崖绝剑苦涩的摇摇头,拍拍屁股轻轻的站起……没想到来此一趟,最终竟然落得此下场。

    这场战斗,谁都没有胜利……一个少年腾空出世,不仅摆了人族一道,还摆了妖族一道,当年被誉为百年最废的少年,今日竟然扭转了整个战局,不仅相识梦可儿,还与她师傅久战不败。

    不论如何,这一站,不仅警惕了世间众人,还让凌之世迅速成为了大陆口谈的话题。

    “大长老……你说我们究竟是惹到了什么样的妖怪,他……已经可以战场上决定最终的胜局了,假以时日,凌家……”凌家二长老苦涩道,回想起他和大陆巅峰的强者对招,心里竟然后怕起来。

    “强弩之末罢了,玉慈的修为根本没有施展出一半,他靠着丹药和兵器罢了。”大长老冷笑一声,口中虽然这么说,但望着这样的场景,再次说道:“传令下去,通缉凌之世,悬赏十万上品玄石。”

    “十万!”二长老内心一惊,十万上品玄石可是凌家几十年的收益,他刚想反驳,就立即被一股气势压的抬不起头,立即言下道:“我会去传令的。”

    与此同时,蒋烨望了望四周,双脚一登,便凌空飞起,而在他踏空下一刻,安冰衣的身子便追了上去:“你看样子也不是凡人,看你刚刚样子,应该认识凌之世吧,莫非是朋友?”

    蒋烨冷冷一望,“是敌人。”接着便迅速冲出灵冢,只留下一群底下被困的众人面面相觑,等待救援。

    不久,人族救援从四面八方而至,无数人类也慢慢从城镇中探出头来,当他们看见这样反胃的场面时,内心不禁一颤,但还是强忍着不安,打扫着战场,救助那些被困的人们。

    ……

    此时的玉慈,站在不远处的山巅之上,岿然挺立,望着这样的一面,内心充满感叹,但后面传出一阵脚步声,却令她的表情立即严肃了下来,一个亭亭玉立的青衣少女缓缓靠近。

    “他已经背叛了人族。”玉慈望着碧云的蓝天,淡淡的说道。

    梦可儿早已经料到师傅会说这句话,她不慌不忙,平静着回答:“这是你们逼的。”

    玉慈道:“但你们也始终走不到一起,凤凰不可能和土鸡在一起生活,就算是从小一起到大的,终有一天,你们也会知道自己的差距究竟有多大,唯有相之匹配的天之骄子才能够一同生存。”

    “但他却破解了圣地的千剑万化,这就算是与您齐名的长辈们都无法安全无恙的走出。您查过他的天象,说他两年前已经死去,但是从您几个月前的脸色变化来说,是我此生注定有这么一劫吧,为何你们总喜欢欺负这样一个少年呢?”

    梦可儿轻言轻语,每句话都让人无法反驳,她脸上的冷漠,就好像在诉说一个莫不相识的年轻人一样,但她句句偏向凌之世,也是事实。

    “不错,我也很惊奇那个少年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变化,但他开启了禁术,重伤的情况下还吞噬了数瓶狂暴丹和治疗丹,在最后,他的气势竟然再次猛涨,不出意外,他的经脉早已经出现数到裂痕,修为倒退,无法再次修炼。”玉慈冷笑一声,看着天边到处的飞行妖兽而至,转头望向梦可儿。

    “何况,这样如此重伤的情况下,还要给妖族大量的精血,就算不死也必定残废,加上他已经被众多家族通缉,相信过不了多久,凌之世勾结妖族,背叛人族的罪名就会传遍大陆吧。”

    玉慈冷眼静看,这样说,无疑就是想让她趁早打消念头,此次战斗,必定会对她未来的修炼有所关系,自己要让她明白,就算凌之世再怎么有天赋,他也不可能对抗所有的人族。

    “师傅,您知道吗?在我命垂一线的时候,千万人中,他拼了命的保护了我,敢问修仙之道,情劫最难度,但没有他,就没有我的命,又怎么会发生之后一系列的事情,这起因在于我。”

    “倘若他不在人世,今日在此立言,不论妖族还是人,我便杀给你们看!”

    玉慈内心动怒,刚想要训斥,却被一股寒冷的气息笼罩住,更让自己惊奇的时,在七月这样的日子,竟然下起了漫漫大雪,在玉慈的正面,梦可儿宛如变了一个人,裙角随着风到处飞扬,三千青丝竟然变的透明洁白。

    四周的人都停下了脚步,望着这样异样的天气,但许多修炼者便第一时间注意到了山巅上的少女,但眼神刚刚望去,自己的身体竟然微微颤抖,身子的温度也立即变成了零下摄氏度。

    “你……竟然得到了冰皇雪女的传承,不仅是道,就连她的几分仙魂都被你所得到!”玉慈立即在四周展开灵气罩,甚至就连声音都有点微微颤抖,感悟了仙魂,就代表已经有了仙的姿态。

    “我已经厌恶这个地方了,我要回去修炼了。”梦可儿的身子一跳,从远处便飞来一只巨大的雪雕接住她的身子,但她却没有立即离开,反而转头冷冷道:“这现在只是我实力的一半。”

    不久后,人群散了,参加这次宴会的年轻子弟们都跟随着自己宗门、家族的长辈回去,只留下了绝伦帝国的一群人呆呆的愣在了原地。

    ……

    在一处空荡荡的海洋上,凌之世快速的睁开了双眼,他立即坐起,原本空荡荡的面前,立即出现了一个半透明的老者。

    “塔老,这里是哪?”凌之世疑惑道。

    塔老平静道:“你的精神海,现在你我二人都是神识体,你能够出现在这,是因为我有话不得不跟你说一下。”

    还没有得到凌之世的回应,塔老便再次说道:“因为你的身体接近崩溃时刻,我用了我最后的精力保住了你一命,可能暂时有一段时间不会出现了,但你痊愈后,至少有三个月不能运转灵气,甚至就连剑法都不能施展。”

    此话刚落,塔老整个身子便再次透明了几分,凌之世见到这样的场面,鼻子不由得一酸。

    他知道,塔老就是那个白衣少年,从他和玉慈的战斗时,从施展的剑法和步法就能得知。当年一人横扫群雄,碾压两位仙人的少年,此时竟然已是白发苍苍,站在自己的跟前。

    倘若不是有塔老相助,帮梦可儿抵挡那一招的时候就已经决定了自己的结局,虽然现在的情况也不是很妙,但是塔老却再次出手帮助了自己。

    好似看出了凌之世的心理,塔老再次急忙说道:“好在你的血脉被龙啸声给激发了,这才让我苏醒,不然我唯一的传人也要命丧于此。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你丹田处的透明古塔,千万不要轻易展现给别人看。”

    凌之世点点头,但疑惑的望着塔老。

    “你的经脉全断,修为也已经倒退到步尘境五段,倘若不是有你胸口的鳞片帮助,你的修为甚至要掉到入凡境,甚至以后无法修炼,这鳞片的来历不凡,这也是妖族为何如此大手笔,妖族的大祭司更有探测未来之势,我虽然不知道实情,但是它对你是不会下手的,是暂时可以相信的。”

    听完塔老的话,凌之世这才恍然大悟,他早就有感觉,有一双眼睛一直在自己的身后盯着自己,假如是妖族大祭司的话,也容易说的通。

    而且在前后,他一直都十分疑惑,妖族完全有实力能够将他带走,但是却迟迟没动手,他刚刚出来的时候就能迅速动手,再不然,和凌家长老对战时,也能将他强行带走,何必拖到最后,面对人族救援到来的风险面前,还要静静的看着他和玉慈的战斗呢……

    知晓未来……是和张富贵一样的能力吗?但又为何如此保护自己。

    他不知道,其他人也不知道,因为所有人都在注意眼前的战斗,完全都没有注意到妖族的动静,但是当他最后昏迷的时,妖族撤离的时间,完全没有几息的时间,这说明妖族早就料到自己会跟他们合作了,早就等待着时机撤退。

    但这又是为什么,难道早就料到了此场面?但为何不直接带走他?还是说妖族不想强迫他?

    凌之世摇摇头,这些事情越想越离谱,但他忽然想起了什么,立即回过神来。

    他偏过头,塔老闭着双眼,半透明的身子静静的坐在他的旁边,若不是凌之世细心看去,不然真的很难发现塔老的身子。

    紧接着,在凌之世朦胧的眼中,塔老的身子在逐渐消失……最后消失不见。

    与此同时,不等凌之世反应,其身上的疼痛感和沉重感逐渐清晰,四周的场景也在迅速变化,眨眼间,再次睁开双眼时,自己已经是趴在地上,但沉重的眼皮只能让他朦朦胧胧的感知四周。

    他知道,他这是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