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成为新世界的神 > 第五十七章 大道三千

第五十七章 大道三千

 热门推荐:
    见到凌之世散发出如此力量,妖族大祭司神色凝重,它紧握在拐杖的手指都不由一动,不仅如此,就连乔妃、崖绝剑等人都陷入了深思。

    龙作为上古之物,在万年前就已经同众仙消失尽殆,青蛟王虽然不是真正的龙,但是却也有让人寒颤的龙吼,而凌之世发出的这股力量,早已经远超于龙吼。这是他血脉中散发出的一种高傲,是凌驾于龙之上的血脉。

    假如凌之世的血脉真的凌驾于龙,那么他的未来已经远超于这里的人,至少在人族现在来说,还没有一个人敢自称人中之龙。

    遇到这样的场景,乔妃也无能为力,使用了燃烧精血之后,她早已经无力一战,现在的她就和普通人没什么两样。乔妃抬起头看向天空……但,在这里也没有人能够战胜这样恐怖的妖兽。

    “啊……发生了……什么?”

    凌之世嘶哑着声音,想要说话却又发不出任何声音,他能感觉到自己全身冰凉,但是就连催动灵气的力气都没有了,胸口一阵阵撕心裂肺的感觉,让他此时此刻,生不如死。

    “没想到是燃烧精血的反噬。”

    之前乔妃一直都很疑惑,爆发出那样的力量,需要怎么样的反噬才能弥补,何况他的实力本就弱小,又再次加上了厉鬼的攻击。这即使就算是她都不敢硬抗,而凌之世则是用身子去抵挡。

    “啊啊啊啊……!!”

    凌之世躺在地上痛苦的喘息着,他的面容早已经白的像纸一样,在他的身体内甚至还能看到寒气散发出来,可是让人更为诧异的是,在看似及其寒冷的情况下,他身上的汗却如流水般滑落。

    许多人光是见到这样的场景都不敢想象凌之世在遭受怎么样的痛苦,但空气中每响起一阵撕心裂肺的嘶吼声,人群中的惭愧的心就猛跳一下。

    换做是他们,他们岂敢为了他人受到如此痛苦?但凌之世就做到了,但他不仅做到了,还受到了许多人的冷嘲热讽和辱骂。

    而在上方,鹰面兽人慢慢凑近到大祭司的身旁,低声道:“这个人类确定不出手相助吗?他是我们妖族所需要的物品,万一死了,我们就前功尽弃了。并且……人族的救兵已经快来了。”

    大祭司眼神都没有动一下,它脸上充满了信心,“静观其变,这个人类不会这么轻易死亡,我需要再多观察观察,而且在场之中,还有一只不亚于我的妖族,它貌似也对这个少年感兴趣。”

    鹰面兽人听完后,身子一缩,因为在它的脚底下,感觉到了一双奇异的眼睛在盯着它,让它毛骨悚然,宛如掉进深渊一般。但它面对如此般实力,它的心中的不安也消失了不少,接着,便低头望去。

    此时,青蛟王身上的疼痛好不容易减去了许多,当它稳住身形想要破口大骂时,凌之世半死不活的样子吓了它一跳,它立即焦急起来,万一这个少年死去了,那它的龙头也就不保了。

    “怎么办,怎么办。”

    青蛟王见凌之世散发出寒冷的气流,立即小心翼翼的爬过去,它大嘴一张,一股温暖的气流便朝向凌之世涌去,但是仍然见不到任何的好转,它左顾右看,这才看到了身后的一群众人,凶煞道:“你们几个,把身上治疗的东西全部交出来。”

    那几个被青蛟王盯上的人立即寒颤的愣在原地,但是却没有人再次帮忙出头,所以他们在青蛟王的促使下,缓缓靠近凌之世。

    “不要靠近我!不然我就杀了你们。”

    凌之世嘶吼的声音,就像地狱般的恶魔一般,沙哑而又低沉。而在他的内心中,一道道冷嘲热讽在他的脑海中回响。

    一无所知的童年、父母双双死去、将他赶出凌家的众人、隐忍于乱世的他、打破古塔时的沾沾自喜、因为弱小而失去梦可儿……

    “修仙者需要自己的修仙之道,杀戮之道、创造之道、吞噬之道、光明之道……,大道三千,走的都是自己的本心,你无道无法,早已经不相信自己的本心。悲惨的故事,人生的遗憾……这点你倒是和我有挺大的相似之处。”

    “……”

    “老朽在此已经万年之久,当年的少年也已经成为一位老人,许多年间,仙人为了追求长生,爆发了一次仙人之战……”

    “那,神去哪了?”

    “没有神,也可能是不屑于我们之间的战争,也可能长生之说原本就是神给我们开的一次玩笑,毕竟还没有人能够得到永生。”

    “那,回到第一个话题……我的道属于哪?”

    “呵呵,没有道则是最强的道,虚无缥缈,万物皆可成道,你得到了我的传承,没想到就连道都和我之相似,假如你需要力量,我可以给你!因为,现在,还需要一个人代替我!!!”

    瞬间,凌之世空白的大脑不自主的浮现起之前白衣少年的场景,一招一式,在他的大脑反复,反复,再反复。放大,放大再放大……

    一遍……两遍……十遍……千遍……时间不知道过了多久,可能是一息之间,也可能是千年之久,在这里,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也感觉不到一丝疲倦,只有反复的练习……永无止境。

    最终,在九千九百九十九遍中,凌之世停下了自己的身子,他的双眸深处,之前的暴躁已经完全消失。一个白衣少年正逐步从他的身后走来。

    凌之世转头,进入眼帘的则是一个面带善意的老爷爷,他的头发已经全白,但是皮肤看起来就连女生都忍不住赞叹一番。

    “多谢前辈。”

    “也罢!我只是古塔中的一丝残念罢了。”老者轻轻笑道,凌之世一愣,在他的背后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再次出现了那座半透明古塔。

    “上次也是前辈出手相助吗?”

    老者笑了笑,也算是默认了,他说道:“既然你已经得到了我的认可,那以后便喊我塔老吧。但是现在的你……应该要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