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成为新世界的神 > 第二十七章 是否虚假的感情

第二十七章 是否虚假的感情

 热门推荐:
    凌之世越来越搞不懂麻烦鬼了,那表面上时时刻刻挂着的笑容,真的是内心的想法吗,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让她哭,也不敢去问。

    顾泠清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落泪,但是脑海中一直浮现那个硬朗高大的身影,挡在了她的面前,说着:“这是我的人,谁都不许动。”还有为了让她逃跑,站在她的面前,承受敌人的连续攻击。

    但是一想起自己可能会见不到他,内心就会不由自主的难受起来。

    每个少女都期盼着有一个白马王子出现在自己的身前,就像每个男生从小都有一个英雄梦一般,这个道理,凌之世怎么可能会不明白,自己从小跟在众多同辈的身后,默默的观察着。顾泠清这样的任性,又有谁忍得了她的脾气。

    凌之世这下真的感觉难办起来了,但是他知道,顾泠清对他的绝对不是爱慕之心,只是错把自己的内心的渴望当成了自己的爱慕。

    而凌之世就站在了她的面前,为她赴死,恰好成为她心目中的白马王子。

    “知道就好了,虽然认识才不超过一天,但是我所认识的麻烦鬼可不是因为这些小事情而落泪的。”凌之世缓缓说道,并且特意将“认识不超过一天”的语气加重了一些。

    顾泠清听完后,愣了愣,擦掉眼泪,轻轻的点了点头,不过一会,便又恢复到了原来的样子。

    而这一切,凌之世尽看在眼里,他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并且自己的心也只会献给梦可儿一个人,这种虚假的爱慕,只要过几天就好了。

    就在此时,顾泠清的内心突然一颤,身子不由得向凌之世的位置靠了靠。

    “踏踏”声同时也传入凌之世的耳中,并且还正在慢慢的变清晰。一个人正在上楼梯,并且距离还离他们越来越近。

    凌之世立即警戒起来。

    一个身穿乞丐打扮的一个人打着哈欠出现在门前,他腰间挎着酒,给人一种十分普通的感觉,但那双眼睛十分的犀利,直穿人心。

    “诶,放轻松小兄弟,我没有恶意,只是顾老告诉我你们俩在这里罢了。”

    “顾老?”想必顾泠清的爷爷便是这个人所说的顾老了,虽然不知道这个人为什么过来,但是他还是先等这个人讲完后再静观其变吧。

    “顾老让我告诉你,龙家的功法很适合你,并且再让我转交你一把剑。”说罢,乞丐从自己的背后取出一把全身被绷带缠绕的剑。

    凌之世刚接过剑,便“咣当”一声掉落在地上,因为在触摸这把剑的时候,自己的灵气竟然在被疯狂的吸收,宛如贪婪的黑洞般。

    “这把剑是古战场遗物,虽然剑身残破不堪,但是只要吸收灵气便能渐渐复原,要属这把剑的得主的话,只有你最合适。”

    “我?”凌之世疑惑道。

    “不错,你的血脉、和悟性已经得到了实质般的提升,但修为在如飞一般的提升,但是这样不节制的话,你就会被新世淘汰。”

    凌之世感觉自己面对的是一只沉睡的野兽,虽然语气平缓,但是那无形中的凌冽的气息,绝对不是一般人能够达到的。

    “好了顾泠清,该走了,顾老的残魂现在还能维持一些时间,他还有事情要跟你讲。”

    顾泠清的身子向凌之世那里若有若无的缩了缩,但是这种细微的动作依然逃不出他的法眼,他看了看凌之世,皱起眉头。

    顾泠清右手轻轻拉扯着凌之世的衣袖,从刚刚到现在她就一直是这种状态。

    “我……我不走,我昨晚和他睡在了一张床上,所以以后他要对我负责。”顾泠清轻咬下唇,她不知道她内心下了多大决心才会说这种话。

    “不是,大小姐啊,话不是你这么说的吧,是你自说自话的来我床上的,并且你长的如此漂亮,追你的男生不知道排到哪里了,为什么偏要跟着我这个修为低又没有势力的人。”

    凌之世欲哭无泪,麻烦鬼不论什么时候都要让他被窝,他必须要让她明白自己和她的关系。

    “我救你仅仅只是看在你爷爷的面子上,因为是他救了我,带给了我希望,我肯定会保护他的孙女,不然我才懒得管。”

    凌之世头扭到一边。他知道他说谎了,因为他救麻烦鬼的时候他还不知道她的身份,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豁出性命去救她,但是更多的还是愧疚,自己何德何能能够让这种人喜欢呢。

    但是顾泠清又怎么不知道凌之世的意思呢,从小到大在她有危险的时候,无数人挡在她的面前,但是她只会毫无表情的绕过。那些无数天才少年争着抢着在她面前显摆,她只会感到厌烦。

    但是唯独昨晚,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跟这个陌生男子吵起来,明明就连超级强者都不敢跟她争吵,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想要去欺负他,那种心情从未有过。

    正想着这些事情,突然一道熟悉的声音进入了顾泠清的脑海中:

    “此子名叫凌之世,新世中崛起的少年之一,他以前曾和一个圣女走的很近,后面则消失的两年的时间,想必他的资料,顾老会更加了解,假如你真的喜欢他的话,就不要再次无力的躲在他的身后。尊老对于铜戒的事情有话对你说”

    忽然,顾泠清紧抓着的衣袖缓缓松开,站起来对着凌之世说道:“我们还有机会再见吗?”

    凌之世一怔,随即将眼神落入门口的那道身影上,虽然不知道他对顾泠清说了什么,但是这样的确让事情变好办了许多。

    “我们都在变强,一定会的。”

    听完此话,顾泠清笑了,那微笑纯洁的像一张白纸,令天地间所有事物变的黯淡无光,要是看到此场景的人,肯定会赞叹一句“天地间居然会有如此倾城倾国的人”

    接着,门口的那道身影对着凌之世微微一笑,便化成一股风消失在了原地。

    凌之世看的有些出神,扭头一看,顾泠清的身影不知道什么时候也已经消失,但是还隐隐约约留下那残余的花香和脑海中忘不掉的微笑。

    “真是造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