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成为新世界的神 > 第十一章 单挑踏师境

第十一章 单挑踏师境

 热门推荐:
    凌之世的身法如幻如影,好几次都可怖的战刀插肩而过,其诡异的剑法更加强悍,每一击都杂乱无序,看似破绽百出但是却又严严实实,想要下手却无从下手,只能任由攻击。

    要不是修为相差两个大境界,此时的他早已经成为剑下亡魂。

    两人旗鼓相当,摩擦声响彻云际,但是凌之世身上的气势却不曾减弱,即使自己使出全部实力仍然未有半分见色,反而自己的刀法在不断被破解。

    凌长风心里有些担忧,原本过来帮助木家除掉刘家,顺便私吞刘家的底蕴让他的修为更上一层,没想到遇到了这样的铁板。

    但凌之世越是这样的强大,他就越来越激动,他现在内心已经十有参测出原因,假设得到了古塔的传承和宝物,那么他将更上一层楼。

    想到此处,凌长风在看好时机后拉开距离。一颗乳白色的丹药出现在掌心,丝丝沁甜的花香吸入鼻中,没有任何犹豫便放在口中。

    随着短暂时间的吸收,一股磅礴的灵气从他体内迸发,凌长风嘴角一扬,眼睛炯炯有神。

    战刀轻轻一挥,熊熊烈火覆盖剑身,银白色的刀此时已经变成让人畏惧的火刀,强大的温度从大老远处都能感觉到。

    “喝啊”凌长风眼神犀利,宛如一个炮弹快速前进,此时的他感觉全身在烧,用劲自己全身的热血前进,不畏艰险,勇往直前。

    一道火焰的身体快速冲刺,场下只留下一条熊熊火轮,快似闪电,刀气逼人。

    凌之世此时怒气冲天,身子不由自主的行动着他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眼前一片灰暗,只有一座坟墓……一个人面带微笑正在挖那个坟墓,当他看见那本功法和棺材时,嘴角一丝阴笑。

    “凌长风!!!”

    凌之世张嘴大吼,咆哮的声音宛如兽吼般狂暴,用尽自己全身的力气咆哮,汗水在光辉下挥洒,剑身在汗水下闪耀着光芒。

    这一击用劲两个人所有的力气,关键一击,鹿死谁手,谁输谁赢。

    刘家大厅所有人都看着眼前的一切,就这样不真实是发生在他们的眼前,一个少年和一个踏师境强者决一死战,甚至让他吃下狂暴丹。

    所有人眼睛睁得大大的,不知道为何,木家原本胜券在握的样子早已不复存在,他们都紧张的看着这场史无前例的决斗。

    “轰”

    风瞬间狂暴起来,两股风墙在剑尖和刀锋上出现,相互碰撞,相互摩擦。

    “轰”

    剑气和刀气在空中乱舞着,两人脚下的地面已经承受不住这样强大的压力,逐渐陷下去。一股强悍的风流猛烈闪过,两人同时倒飞出去。

    灵气絮乱,全场黄沙漫天,时不时还在空中留下残留的剑气和刀气,掠过所有人的衣裳和脸颊。

    刘家紧挨着街道,强大的破坏力让街道上的人逐渐围观起来。看见刘家的废墟和不像样子的地板,围观的人都开始纷纷交谈起来。

    谁输了,谁赢了。

    木家和刘家的人都屏住呼吸,只见左右废墟中,两道人影逐渐爬起。

    凌长风满脸鲜血,右手也已经脱臼,加上之前吞食了狂暴丹,现在的他五脏六腑皆破损,现在站起都已经是他最大的幸运。

    “哟,我还以为你爬不起来了。”

    凌之世全身也都不像样子,但是从外表上看却没有凌长风那么的严重,更让人吃惊的是,那磅礴的灵气依然在他体内不断释放。

    不行,他必须要跑,在不跑就要被杀死。

    凌长风满脸惊慌,早已没了之前那样的气势,现在的他,即使是一个普通人都能把撂倒,他此时已经顾不上面子了。

    “对了,木家,木青天快给我拦住他,今日之后,再给你送上万年人参。”

    “日后再推荐木启去造诣更深的阵法,将来甚至超过我。”

    谈起阵法,凌长风恨得牙痒痒,他太过于着急了,竟然忘记施展阵法同时对抗凌之世,主要还是想不到他如此的妖孽,已经大不同以前。

    “木家?趁老夫闭关之时,就连小小木家都敢来作乱?真当我刘家没人?”

    忽然一道声音从刘家大厅上空回荡。

    听到此声,刘家的人无不是欣喜,刘家的开山祖师,也是刘家最强的底蕴,刘宇飞,传闻二十年前就已经到达踏师境,现在的实力更是深不可测。

    但是相比之下,木家人的脸上却有些阴沉,没想到这个老家伙还存于世间,早知道这样,给他们一百个胆子都不敢冒犯。

    刘宇飞白发苍苍,脸上的皱纹全是生活中所经历的沧桑,眼神中黯淡无光。瞧见刘家一片狼藉也毫无波动,依然缓慢平稳。

    “哈哈哈,凌之世,今日你杀不死我,日后你必定灭亡。”

    “转移阵法,启。”

    凌长风狂妄的大笑道,眼神中满是戏谑。随着阵法的启动,一束光柱将他笼罩,最后消失于原地。

    而就在凌长风走的那一刹那,凌之世那股战神般的气势瞬间荡然无存。突然,只感觉眼前突然一黑,便直接倒地不起。

    “凌之世。”刘涵大声喊道,赶紧跑了过去。

    “刘宇飞,没想到你还活着,如今我倒要会会刘家第一人的实力。”

    “刺冰掌”

    木青天踏师境的修为完全展露,银的掌风从掌心飞出,直至高空。

    “哼!你现在还不配。”刘宇飞不屑道。右手化拳为掌,硬生生的直接抵消了木青天的掌风,然后左掌从身后挥出。一股无形的压力施加到木青天的身上。

    “噗呲。”木青天狂吐鲜血,连续后腿几步才稳住身形,满脸震惊的低着头。

    “你不必如此着急,日后必定亲自去木家一趟,只求到时候亲自迎接便可。”刘宇飞睥睨天下,宛如战神,身子在空中一转,右手猛地一挥,一股飓风便冲向木家人群堆。

    木家人群毫无抵抗之力,全部掀翻倒地,连滚带爬,慌忙的逃出刘家。

    刘家之人看见此状况,脸上都逐渐展开笑容,但刘德飞向前开口道:“德飞失责,没有尽到刘家之主的职责,愧对了您对我的教导。”

    “算了,这也不怪你,今日就先这样吧,大伙们都好好休息,明日再举行重要是会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