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成为新世界的神 > 第一章 跳崖前的狂风暴雨

第一章 跳崖前的狂风暴雨

 热门推荐:
    泽云大陆……

    十万大山分为两列,连绵起伏,层峦耸翠,上出云霄,那宛如蛟龙般的河流贯通两座山脉,波光粼粼,波涛骇浪。只不过那电闪雷鸣还有那阵阵大雨却让这样的地方显的更加孤独。

    花儿低下头,竹林随着狂风摆动,飞禽走兽都早已经躲在山洞或者树洞中静静的等待。

    这就是双龙山,因为排排大山扭扭曲曲,从远处看就可以看到一对神似龙的躯壳。只不过,双龙山在世界最隐蔽的地方,这也是一个道长所发现,但是大部分人并不知道真正的位置。

    但是此时,仔细看去就可以在那所谓的龙尾,也就是尾峰那可以隐隐约约的看到一道身影。

    细细看去,则会被被一股无形的凄惨气息所笼罩,雨水洗刷着他的身躯,那个人披头散发,全身伤痕,破旧的衣服,看不出脸上的表情,就这样任凭风吹雨打,落魄而又孤独。

    “轰”一声,夜空中划过几道银白色闪电,照亮了整个天空。

    湿漉漉的衣裳让少年感觉到沉重,但是他的心更沉重,朦胧的双眼让他不确定是泪水还是雨水,但是他知道他的心情很糟……

    他看着脚下水潭的倒影。依然是自己喜欢的黑衣,坚毅的外表又不失随和,但无精打采的双眸,仿佛魔神在他面前都不会让他有表情。

    这个少年就是凌之世,三年前从古塔走出来的那个废物少年。只不过比当年走出古塔时的神采飞扬的他相比,现在就是一个毫无生气的颓废少年。

    三年来,他早已满十八岁,但是修为却无法再长,强健的体质依然改变不了弱的事实。

    “可儿……还好吗……”

    “爹娘……是我太没用了……”

    微弱的声音,不真实般的从他口中传出,那感觉是撕心裂肺的疼,是绝望中的嘶吼,但是细细看去,说话之人的那张脸却毫无表情。

    “啊!”

    掀起一阵涟漪,四周雨水仿佛触碰到了什么,被瞬间蒸发,白色的烟缓缓消失天际,但是这仅仅维持了几秒,天地便再一次恢复了安静,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为什么……为什么……我怎么会这样,不,我辛苦修炼十年,为何毫无涨进,对了,我的灵脉呢,我的传承,对了,我打破了古塔……”

    “我怎么打破了古塔……打破了那个历代天才都无法通过的古塔……那为什么我却毫无天赋……让她……让她从我手中被夺走。”

    凌之世蹲在地上,痛苦的抱着脑袋,这不是他能够认清楚的事实,这太矛盾了,他究竟是天才还是废物,他无法判断。

    虽然无法判断,但是一段记忆却宛如潮水涌进他的大脑,此时呆滞的他一动也不动。

    梦可儿,古塔打破几日后认识的一个少女,她来自更高的地域,不论家族还是实力都跟他有着天壤之别,第一次见到她,她正在一处瀑布下……

    这处瀑布就在凌之世居住的木房子旁边,也是凌之世一直所住的一片无人森林。

    两眼相对,宛如黎明中盛开的花朵,夕阳光辉下万物的寂寞。

    那动人有灵性的双眸,让人沉迷的侧脸,三千青丝被发髻盘卷在头上,随着水滴挂在耳旁的几缕散乱的发丝,满头露珠在太阳的照射下闪耀着异彩的光芒,那柔若无骨,白皙滑腻的身材……

    红晕的脸上是那样的纯洁动人,就像一个天使一般,这样一丝不挂的出现在他的面前……之后,他们便慢慢的认识了。

    ……

    “色狼,你打破的古塔?看不出来你居然这么有天赋嘛,好好努力,嘻嘻。”

    “你别这样子,你肯定是天才啊,那古塔我都打不破,何况你这么多的奇珍异宝,好好努力,肯定有一天会成为天才。”

    “约定好了,以后等你变强了,一定要将那些坏蛋打跑,你必须得要保护我,嘻嘻。”

    “我生气了,我现在不想理你,除非你去给我捉几只兔子给我摸,或者你给我模仿兔子。”

    时间这样点点缀缀而过,尽管她十分的神秘,但是总是经常出现在他的身边,鼓励他。

    “我不想要回宗门了,要不咱们俩去玩吧,去玩遍整个世界,游山历水,赏遍世间所物,去传说中的那个双龙山脉!”

    ……

    那俏皮可爱的少女无时无刻的粘着他,正如她所言,他们放下修炼,跋山涉川,游山玩水,相依为伴,时光很快,也很快乐。

    走了一个又一个地方,可儿柔弱外表下那强悍的实力也时不时在凌之世眼前展现。

    尽管如此,她依然保持着俏皮可爱,是那样的一尘不染,不被污秽的乱世所污染,天真无邪,但是却又知情达理,惹人喜欢。

    跟她在一起,仿佛走过的都是仙境一般,两个人在一起开开心心,打破古塔后他开始踏入武者修炼之步,但是不论怎么样仍然只有普通人的修为,因为他知道,可儿比他强很多。

    但是不管怎么样,他的修为依然慢速,古塔内各种奇珍异宝都对他不起作用,尽管打破了这传说中的古塔,但事实就在眼前,他仍然只是普通人。

    他踏上了父亲所说的第二条路,不想平庸,忍让,不修炼,锻炼体力依靠肉搏通过古塔,但是事实就在眼前。此时,他再无古塔破裂时候的自傲,若不是可儿的出现,他可能早已经认清事实。

    是她给了自己希望,所以他不想放弃,不愿去放弃,为了守护自己身边的那个女孩。

    日子转瞬即逝,一年而过……

    凌之世知道这样的日子不会长久,该来的始终要来,担忧遍布在脸上的不单单只是凌之世一个人,无心游玩的他们决定休息几天。

    但这一日始终比想象中来的更快,毫无防备,毫无保留。

    虽说知道,但是可儿的身份还是让凌之世内心感到一丝颤动,世界顶端最强宗门的圣女,并且早已经和同辈的天之骄子定下婚姻。

    而可儿师傅前来的时候,怒欲喷血,四周一切顿时化为尘埃,天空乌云遍布,电鸣震耳欲聋,摧枯拉朽的将那整座山脉毁灭,熊熊火焰密不透风的死死包围着他们三个人。

    一年修为停滞不涨早对她师傅来说,打击太大了,更何况还是跟一个这样普通人出去“私奔”。

    孤独和弱小无形的在他脑内回荡,那宛如实质般的气场让凌之世怒不可言,他这才明白了什么叫做天壤之别,自己和她始终并不是一道的人。

    “师傅,别这样,您伤害了他,我也就不活了,真的别这样,我真的只有他一个人了,只要他能够好好活着,不,他必须得活着。”

    “师傅,您不要伤害他,求您了,我会跟您回去,再也不逃跑……”

    “哼!小子,虽然不知道你用了什么办法,但是你要知道,她的未婚夫是大陆赫赫有名的天才,不是尔等能够攀比,你跟可儿在一起,就没有想过以后吗,她比你更强,更有天赋,是真正一只凌驾于天空之上的凤凰,但是,你只是一个普通人。”

    是啊,那日可儿梨花带雨的苦苦哀求于她师傅,他也不会有今日,双龙山脉一直都是可儿憧憬所向的地方,今日他已找到,但是却没了她……

    几个月前,他宛如傻子般的他到处寻找可儿,找到后,一个人冲向那万人都不可敢想象的事情——穿过人海,走上马车,紧紧抱住她。

    “你是谁?”

    “小子,你找死,她岂是你能动的!”

    两句话同时传入他耳内,但是自己怀里抱住的佳人微微一阵,那样的双眼,那样的表情是这样的冷淡,陌生和生气。

    双瞳无限缩小,虽然很小声,但是他依然清楚的听到了这句动人的声音,宛如断了弦的琴,内心激起一阵剧烈的震动。

    那旁边赤红双眼的男子紧皱眉头,将他直接扯开,仅靠一只手就让凌之世脚尖离地,另他喘不过气,最后竟然直直的将他扔出几公里远,若不是古塔宝物护着,他早已经死无全尸。

    但,在空中的他却依然看着马车内那一道倩影,他怎么都会想不到,可儿依靠在那赤红双眼的男子身上,那样的表情,是那样的动人俏皮,那是一张跟他在一起时一样的表情……

    “是啊,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可能我一直都在做一个梦罢了,只是梦醒了,以后他们都将是世界的领袖者,我也肯定只是一个普通人罢了。”

    “我早就应该知道门当户对这件事情了,爹娘现在对我肯定也很失望吧,早就应该明白了,不知道是我过于幻想还是天真。”

    那张死人般的脸上终于露出正常人该拥有的表情,只不过是那样的无奈,那样的凄惨。

    人生一世,草木一春。

    天地一混沌,蜉蝣一朝夕。

    只是,现在他已经没有之后这一生的希望,因为希望早已经湮灭。

    “之世,一定要学会忍。假如有天不想忍了,就去五年后那古塔吧,我们会相信你变强的,但是却一定不要为我们复仇。”

    脑内再次出现父亲的教导,凌之世心中一酸,将拳头使劲砸向地面:

    “对不起,孩儿让你失望了,隐藏于忍让乱世中自认为天才的我真是太天真了,我毫无能力,依靠打破古塔的方法去沾沾自喜,或许我本就是一阶有梦想的普通人罢了。”

    内心深处那微弱的悸动已不存在,天在哭泣,狂风骤雨,但是在他的眼里,四周一切早已经定格,唯一让他注意的就是那一闪而逝的闪电。

    相撞,相连,一道闪电连着一道闪现,照亮了双龙山,成为了那一道美丽的风景线。

    是那样耀眼夺目,眼眶中溢出泪水,嘴巴动了动,但是却没有任何的声音,就这样静静的待着,没人打扰,只有无尽的孤独。

    好不甘心,好不甘心!幻想中的比翼鸟已经远去,孤独的,笔直的坠入深谷,不是因为其他,而是因为仅仅一方早已折翼,自甘情愿堕落。

    “可能我早就不应该存在于世界,只是她让我再次幻想了三年,只可惜,天本应该如此,人世间总是不能一厢情愿。”

    缓缓站起,不经意间,雨下的更大了,泥巴翻新的味道充斥着鼻口,看着千丈悬崖,内心五谷杂粮,犹豫着什么。

    他正处于龙尾处,一座巍峨的青山直冲云霄,高耸屹立。

    在这个毫无人烟的地方,掉下去可所谓是真的死路一条,毫无活路,假如不是逼迫到一定的程度,很难想象到一个人要在这样的地方寻死。

    此时,他紧闭双眼,身子微倾,这段如此绚丽而又短暂的生命,不过这一切都已经尘封在记忆中,颤抖的双眼溢出滚烫的热泪,悄然滑落。

    就这样,安详平和的随着狂风轻轻倾斜,突然,脑海中闪过一段记忆,惊恐的他立即退后几名,古塔内的空间戒指也从手中脱落,深深坠入深谷底,湍急的河流激起一阵涟漪,随后消失不见。

    “轰!”

    突然,还没有在之前惊惶之中回过神,一道黑色闪电毫无任何缘由的突然降落在凌之世的身后,崖岸边那枯树根般的裂痕逐渐延伸,最后他重心不稳的随着几块岩石坠落。

    没了空间戒指内宝具的保护,此时的他,已经是没有任何的抵抗,就算他想,也无能为力。

    仰望着天空,阵阵雨滴落在他的面孔上,眼眸逐渐浮现出一道倩影,还有那某些记忆。

    一切的一切对他来说都是记忆犹新,凌家人的嘲笑、那日的古裂的自豪、遇见可儿时的满足,大街游行时那最后的举动……

    “我是一只被囚禁的天鹅,但你要知道,你绝对不是人们口中的癞蛤蟆……我喜……嘿嘿,这句话下次再说,你必须要加油哦!”

    于是顷刻间,脑海中重复着淅淅沥沥……

    不知道怎么,他感觉到这坠落的时光出奇的慢,仿佛四周一切都已经静止,唯有那句天籁般的声音在一遍遍的在他的脑海回荡。

    突然,他觉得自己已经无法动弹,四周场景已经不再飞逝而过,内心猛的一阵,脑内突然一片空白,但是他知道,他有点后悔了……

    后悔为什么现在才记忆起这一段话,他居然会选择这样的方法去逃避,梦可儿还在等着他。

    随后,那双神采飞扬的眼神逐渐黯淡,鲜血渗透大地,随着斜坡逐渐流入湍急的河流。但他嘴角微微上扬,不知道是解脱的开心还是自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