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成为新世界的神 > 楔子

楔子

 热门推荐:
    “是谁,究竟是谁。”

    一到强光从天而降,方圆百里都被一股沉寂的气息完全笼罩。天空上,闪耀着比太阳还要强烈的光芒,附近的一切都被强风吹倒。

    天地一片混乱,仿佛有什么将要出现。同一时间,铺天盖地的灭世气息散开,宛如看见了古战场一般,群魔乱舞,气势十足。

    在所有人不知所措的时候,一阵剧烈的狂风宛如实质般的掠过所有人两侧,所有人身上摆好架势以防摔倒,但是任然有几个弱小的武者摔倒在后。

    在许多人震惊的眼中,一个百米古塔慢慢的坍塌。古塔下聚集的上千人都震惊的看着自己眼前的一切,仿佛就像是做梦一般,不可思议!

    试炼之塔,一共九层,百年开启一次。

    传说里面蕴含了古之秘籍和传承,在以前也只有一个天才少年踏入了第八层,之后便开始了千年的沉寂,无人再知晓其中的一切。

    因为每一层都需要巨大的考验,并且古塔内每一层都有上千独立的空间,其中的奖励更是让老一辈的人垂涎。

    一周前,近千修炼者踏入此地。有平庸之人想要碰碰运气,而那天所谓的天才少年少女们都是想要冲击最高的一层,获得更强大无比的力量。

    但是三天前此地就已经结束,出来的人远远不及之前的一半。

    五大家主此时都踏空而行,屹立在古塔之上。脸色都挂满了紧张。

    这样的异样没有持续太久便回到了以往的平静,仿佛就像错觉一般的不真实。

    就在这时,成为废墟的古塔,轰的一声,被一个拳头硬生生的打出一个巨大的人行大洞,大量的宝物都倾盘而出。

    一道身影逐步出现在众多人的眼前。

    震惊!质疑!

    一个大约十五岁的少年,菱角分明加上俊美的五官,乌黑凌乱的头发宛如瀑布一般,乌黑而又有点墨绿的眼瞳给人一种冷漠。

    “凌之世,怎么可能会是你。”

    不知道是谁先反应了过来,语气充满着不可相信。不仅如此,所有的人的眼神也同样都充满着怀疑,仿佛就像是说不可能一般。

    凌之世,百年之间最废的子弟。几个月前才被几个小孩子打的全身骨折,动弹不得,足足在家修养了几个星期才勉强可以动弹。

    并且里面可是困难重重的考核,早已经历过一次的天才子弟们都露出异常的眼神,记忆中再次回想之前古塔内所发生的事情。

    无数妖兽,自己的同伴一个个被残忍的分尸吃掉,整个空间都是鲜血染成的红色,刺鼻的血腥味现在回想起来都令人作呕。

    “哗啦啦。”

    宝物入流水般滑落,吸引了所有人都注意力。

    “古塔的宝物。”

    五个家主不约而同的同时喊出。同一时间,地面所有人的身法全部施展开来,场景异常炫酷。

    “啊……”

    一个人在快要接触到宝物之时,一把剑从天而降硬生生的将他砍成两半。

    所有人都纷纷停下脚步,控制住心中的贪念纷纷看向天空上那五道身影。五大家族在这历史悠长,是统治这儿的绝对霸主,更是所有人不可招惹的存在。

    “这儿的东西由我们五家平分,一些平庸子弟还想得到这些东西?”

    有人欢喜有人愁,平庸子弟在许多人纷纷落魄的走去,只留下每个家主点名留下的天才子弟们。对此,凌之世也只能一声冷笑。

    没想到自己这样还给了他们这么多的好处。但是自己身上的东西可是这儿的千万倍价值,他自然不屑于这些东西。

    沉寂了五年让他感受到了世间一切冷眼相待,只是自己还是凌这个姓,他都是凌家之人。

    十岁那年,父母都双双死去强大的宗门强者之下,而凌家却没有任何一个人站出头,一个人静静的埋葬他们,一个人静静的祭奠着。

    冷漠的眼神,一个个的嘲笑,一个小小的身影看着他们逐渐远去。

    倾盆大雨,狂风骤雨,一开门就看到了已经死去的母亲。

    一道闪电从西南方快速划过,惨白虚弱的男子抱着他的母亲,而他就这样静静的等待着自己的到来,经过的凌家之人没有一个人怜悯,没有一个人愿意为他们救助。

    “爹,娘。还好吗,我已经十五岁了。按照您们的遗愿,隐藏自己的修为隐藏在这乱世之中,试练之塔我已经通过了,终于可以独立了。”

    一滴泪缓缓划过脸庞,父亲那天的慈祥,眼神中是那样的不舍的。这一切仿佛就像是昨天才经历过一般,他一定会要复仇。

    唯有这个不可以忍受。这样的一对夫妻,这样的好父母,辛苦了一辈子,却换来这样的下场。什么强者的追杀,这恐怕是凌家的甩锅吧。

    “你父母?你父母是自作自受,谁要管你们啊,你们一家都是这样的废物,谁要给他们举办葬礼,随便埋了就好。”

    “我们怎么敢救他们,这样推脱到凌家的头上,说是我们救了他们,我们凌家就会被灭了。”

    “因为宗主说过,我们药房已经禁止对你们开放了,请回吧。”

    ……

    凌家人的冷漠让那时候最无助的他逐渐麻木,看着父亲最后无力的倒下,任由雨滴落在身上。

    只有每次最无助的时候想起父亲说的话,“忍着,不能把眼泪给别人看。不能动手,即使是任何的拳打脚踢,都给我忍着!”

    看见别人的父母的宠爱,在别人受伤了有父母的安慰可以依靠,但是他却没有。每一次被打的鼻青脸肿,半天后才能勉强动弹的时候才会感叹世间的冷漠,晚上的街道是这样的热闹。

    孤苦伶仃的他独自前行,看见被欺负的人他就上去帮忙,但是事情往往不如意,上一秒还被他人欺负,下一次则变成欺负他的对象。

    哭过了很多次,随后,哭着哭着就哭不出来了,眼泪已经被再也流不出来了。眼神也坚定起来,之后便疯狂的锤炼,然后直到现在。

    “小世,假如你五年后忍不下去了,亦或想着变强,就去那古塔吧,非武者之人打破武者之物,成就武者最强……”

    回到现实,看到疯狂抢夺奇珍异宝的众人,拳头紧握,嘴角冷笑一声,眼中熠熠闪烁。

    从自己在古塔得到的空间戒指里取出一件黑色衣袍套在自己破烂不堪的衣服上。

    在无人问津的一条小道中逐渐转身,眼神是那样的冷漠。

    不经意间,在那小道口,一丝黑气悄无声息的浮现在空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