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乃木坂物语 > 第466章 转变心态 四

第466章 转变心态 四

 热门推荐:
    要说经富士急一役,五更等人都有了改变,不止在关系上,心理状态上也是,这其中改变最大的非飞鸟莫属。

    飞鸟变了。

    短短一个多星期,这件事就成了二期生心里的共识。之所以是二期生,不是别的原因,纯粹是飞鸟和二期生关系最好。因为前几单一直在ug队伍待着,年幼的飞鸟率直又不设防的性格,受到很多二期姐姐的照顾,新内纯奈之类的,和北野迷离爱等人随意打闹,北野更是直呼其名都没加个前辈之类的尊称。

    可如今,只是两三天不见,飞鸟就好像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性格大反转。特别是这一个星期。飞鸟和别人接触的时间明显少了许多,无论是练习时,还是录节目的间隙,没人特意找她,她就抱着双腿坐到角落,怔怔地,视线落在某个地方发呆,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要知道以前飞鸟可不是这样的。

    虽然几次选拔没进,电视上看着惨兮兮,可在ug队伍里实际上生活的惬意自在,伊藤纯奈这个二期男友更是她的专属椅子。她是个闲不下来的性子,不是贴着北野等人聊些莫名其妙的,经常是缠着年上组的成员撒娇蹭蹭。

    “叛逆期?”

    北野的猜测很快遭到其他成员的否定。

    真是叛逆期的话至少应该像星野那样,突然染发之类的,也不至于这样一言不发哲学沉思。

    “抑郁症?”

    抑郁症也该有个由头才是,可这之前飞鸟都是好好的,也没什么奇怪的地方,突然来句工作压力太大,似乎也说不过去。

    “情伤?电视里都是这么说的,少女为情所困为情所伤,一时走不出来,这样。”

    然后北野就被新内暂时剥夺了发言的权利。

    不是没人找过飞鸟,北野纯奈都有意无意地蹭过去企图了解情况再对症下药,可飞鸟兴致着实不高,回话也是有气无力的,一副看破了红尘百态的得道高僧样子。纯奈本想舒缓下气氛,像平时一样揉她的脑袋,结果飞鸟也不知回忆起什么,眼眶泛红,她只好败退。

    至于北野就更不中用了,放过去没多久,就被飞鸟同化,相同的姿势在那散播负能量。还是得了指令的佐佐木和迷离爱把她硬拉回来的。

    “怎么了,你们谈了什么?”

    “飞鸟和我说了感情这种东西是多么的不靠谱,亲情爱情友情随时都会变化,我们为什么会这么地依靠着这些不稳定的情感,并且觉得它们会长此以往地保持下去呢……”

    “好了好了,”纯奈一阵头痛,“大家让你去了解下情况而已,不是让你过去被洗脑的。”

    迷离爱也拍着北野的肩膀,可怜地看她,“kii酱,数学差点就算了,书是用来读的不是用来撕的,多少为自己未来考虑考虑吧,也别太忠于人设了。”

    二期生这边毫无建树,桥本她们倒也没放弃飞鸟,在二期生的观察下,桥本深川中元西野几人都特地过来,坐在飞鸟身边聊天,聊了些什么这个因为距离太远听不到,只是通过几人离开时脸上未曾消减的担忧大致能明白,事态并没有好转。

    “这里只能祭出杀手锏——队长了。”新内神情悲壮,动用队长只是无奈之举。

    好似古代谋士定下上中下三策,结果一一被破,最后只好求神拜佛动用玄学。

    在二期生心中,队长樱井到底有没有用,这确实很玄学。虽然网上的舆论都是队长很废,实际上二期生见到的也只是在一些小事上,队长确实频频出错,比如上场前的口号,或是管理队伍时的卑微,大事上却没见樱井出过问题。

    当然,这也有可能是,运营一开始就没敢让樱井做什么大事,赵括没打仗之前谁知道他是绣花枕头来着。

    但作为现任ol的新内对队长还是有些信心的,能力暂且不说,至少被传得这么废,还一直担任着队长职务,这说明樱井御下有方,非常善于把握成员情况才是,所以对飞鸟的情况,樱井应该有些了解,不像她们,无头苍蝇似的,切入点都难找。

    “总感觉我最近老是帮别人解心结了,明明我自己的事都没有解决路劲……”

    樱井一上来就抱怨。这一星期,月樱间的关系毫无好转,可能因为白天两人有意保持距离,所以每晚睡前樱井都会主动打电话给若月,打的勤了,若月反而定下章程,一周最多三通,再多自己不接。搞得樱井心里郁郁,以往还能和秋元发发牢骚,后来不只是秋元,其他成员见她一副不吐不快的样子也是直接跑路,唯恐被捉到强行塞狗粮。

    没办法,这里是后辈拜托,樱即便自己都感情不畅,却也得收着性子,去了解飞鸟的情况,毕竟队长职责。豆子文学网

    “如果玲香你也是来安慰我的就算了,”樱井刚到飞鸟身边,就听见她叹气,“我就想静一静,想些事情而已,干嘛大家都这么大惊小怪啊。”

    “大家也是担心你嘛。”

    “有什么可担心的,总不至于让我装出一副开朗乐观的样子让大家安心吧。”

    “也不用这样啦,只是发生了什么飞鸟你也不说……”

    出师不利,樱井还是厚着脸皮坐下。

    “说出来也没用嘛。”飞鸟嘟囔。

    见小飞鸟仍旧是无动于衷的样子,樱井搓了搓手,“要不……你听听我的事?”

    事情要从2011年,乃木坂最终审查那天月樱的初次相见说起……才怪,这么长的故事恐怕要说三天三夜,所以樱井只是拣了最近若月对她的冷淡行为说起,更确切的形容就是单纯的抱怨。

    飞鸟和桥本对她人的不幸的兴趣可以说是一脉相承,只是樱井的故事(抱怨)实在没多少吸引人的要素,没多久飞鸟就失去了兴趣。

    坦白讲,这故事还没有飞鸟五更西野她们故事的万分之一的有趣,写成小说也就是个扑街的命,不说没什么曲折,最起码的跌宕起伏都没有,整件事才刚起了个头。

    没点外遇堕胎车祸失忆,还算个爱情故事?精彩的故事,入门最起码也得是个白色相簿那个级别。

    “原因不是玲香你太专一了吗。”飞鸟说道,“傻傻地喜欢别人,只会让对方觉得理所当然而不去珍惜。”

    她自诩也算是在爱情中受过伤的女人,说话间不自觉就高了还在恋情中沉沦的樱井一头。好为人师地出谋划策。

    “……飞鸟你有什么主意吗?”

    队长十分不耻下问,可能也带着点急病乱投医的意思,毕竟没什么人愿意听她一而再再而三的抱怨。

    “……和其他成员拉进些距离怎么样?”小飞鸟视线瞥到远处的五更身上,“佑美如果在意玲香的话,应该对玲香突然和其他成员的亲密觉得嫉妒才是。”

    樱井和若月确实一直以来关系好的铜墙铁壁水泼不进,其他成员别管官方还是私下,一人最起码几个cp组合,什么五七,飞禽,白七,也就月樱这一对雷打不动,坚如磐石。若月男役角色又很受女生欢迎,说不定早就七年之痒了。

    这时候来点绿光调剂,说不定真能刺激下对方。

    毕竟是有五更实际操作的案例在前,虽说她后期玩脱直接股市崩盘,市场上一片怨声载道。没入场的则大呼侥幸,纷纷幸灾乐祸身家没多少还学人炒股,有闲钱买两本《四重星》支持下一美的文学事业不香吗。

    这里重申一遍,飞鸟她自认为这建议还是有些建设性意义的,并不是故意搞事。

    呃,最起码不全是。

    樱井皱着眉头沉思,“好像有点道理……”

    眼见樱井意动地离开,飞鸟幽幽叹了口气。

    以往她一直考虑着五更的事情,脑袋被塞得满满的,现在突然空出一块,反而觉得空虚无聊。

    不能这样下去了,飞鸟抿紧嘴唇,怎么搞得像我战败了一样,臭五更……臭五更只是我的一个玩具而已,离了她我一样能活得很好,不对,是活得更好才是。

    她攥紧拳头,发誓自己一定要变得更有魅力,受更多人欢迎,被后辈崇拜。

    用不了多久我就会稳定选拔,常驻福神,就任center,次世代崛起,走上人生巅峰,成为一名合格的后浪,将臭五更拍死在沙滩上。

    总之,一定要让她后悔才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