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乃木坂物语 > 第四百五十四章 转变心态 三

第四百五十四章 转变心态 三

 热门推荐:
    生田负负得正这个词用得很含糊暧昧。

    所以怎样才算是正能量呢,积极乐观热情大方?这么算来的话,樱井和五更确实有很多的相同之处。五更是恋情成形之后被甩的,樱井则是半途中被若月拉远了距离,这么说也不合适,虽然月樱的关系团内的成员大多默认,但实际情况,可能只有两人才清楚了。

    樱井确实像她表现的这样,心情忧郁。实际上大家也隐隐能感受得到,若月和樱井两人在刻意保持距离,确切的说,是若月单方面地保持樱井缠上来的距离。

    早上练习前,就能看到樱井缠着若月。考虑到练习室内还有二期生在,若月也不好直接拒绝樱井,驳了她的队长威严,便把她拉到走廊上谈话。

    她的这个照顾樱井队长威严的行为相当多此一举,因为在大家看来,樱井这个队长已经毫无威严感可言了,再废也不会废到哪里去了。

    “玲香……你下次别这样了。”

    到了走廊,若月才硬是把樱井挽着她手臂的胳膊给掰开。

    “诶?为什么啊,”樱井对若月的拒绝动作十分受伤,“以前不都是这样吗?”

    “以前是以前啦,可是现在大家好像都误会了。”

    “误会什么?”

    “就是……”若月有些难以启齿,视线也躲闪到一边,“我们之间的关系……”

    “那就让她们误会嘛,”樱井不以为意,再次缠上去,“反正我们俩的关系很清白啊。”

    若月苦笑着侧身闪过,“可是玲香你的行为让大家看着就不觉得清白啊。”

    “还记得之前我和你说的话吗,我们还是保持点距离比较好,乃木坂毕竟是一个团体,太强调两人的关系……这样不太好。”

    “可是我们并没有强调啊。”

    “这就是问题所在。”若月难得地严肃起来,不对,应该说她一直都很严肃。

    “成员是什么关系很大程度上和‘真实的情况’无关,因为大家都只相信自己看到的,自己想要看到的,成员是这样,饭也是这样。之前握手会还有饭专程来问,我们是不是真的有在私下谈恋爱,你不觉得很可怕吗。我们可能给很多饭树立了一个不值得模仿的坏榜样。”

    “佑美你太认真了啦。”

    “我可不这么觉得,”若月顿了下,还是说道,“私下的电话联系就算了,电视上,成员的面前,玲香你还是离我稍微远一点比较好。”

    “佑美……”

    樱井情急之下伸手,堪堪触到若月转身离开的衣角。

    ——

    “不觉得很过分吗,”樱井坐在楼梯的台阶上,环抱着膝盖,皱着眉头抬头说道,“‘离远一点’什么的,也不至于说到这种程度吧,明明人家只是想和佑美搞好关系而已。”

    “不是……就算你和我这么说,”五更为难地抓着头发,“而且玲香你和若月的关系已经够好的,不用再搞了。”

    她们现在在大楼逃生通道的楼梯口这里。

    樱井慢悠悠地出了练习室后,没走多久,正迎面撞上往回走的五更,得知对方的来意,五更多少有点哭笑不得。自己虽然失恋了,但也没落魄到需要队长亲自过来安慰吧。难道真有那么明显,她还以为两天的时间已经足够自己从那种陷落的状态缓和回来了呢。

    她也不好一口回绝打击到队长,直言说这件事玲香你也帮不上什么忙请回吧,似乎有些太直白。万一搞得队长自闭,那她罪过可就大了。五更还是知道什么事鼓励强化的,特别是对樱井这种班里笨手笨脚的孩子。

    于是便带着樱井来到这里。逃生通道对五更来说也算应景。她确实要从感情失败的泥沼中逃生才行。

    “逝宵酱……”樱井幽怨地看她,“你就不能说点好听的话安慰下我吗?”

    “……所以你来找我的目的是什么,反过来了吧。”五更有点无语。

    “啊,对哦,那逝宵酱你怎么了,也和我一样是人际关系出问题了吗?”

    五更被她的话搞得心里发堵。某种程度上来说确实被樱井言中了。所以是不是做事废点的人,在第六感方面都比较强?

    “差不多吧。”五更嘟囔。

    樱井叹了口气,“这样啊,逝宵酱你也不容易啊。什么时候大家能够心意相通就好了,世界也会和平吧。”

    五更觉得没必要把主题硬抬的这么高,不就是月樱小夫妻俩闹了点变扭嘛,至于讲得像辛酸妻子发牢骚丈夫最近对自己太冷淡一样吗。自己的事可比这大多了。

    这时,小飞鸟踩着步子,跑过走廊,瞟到五更和樱井像是线下分享失恋的聚会网友一样,一个靠在墙上一个坐在台阶,都低着头无精打采的样子,好像人生遭遇了多大挫折似的。

    抬眼见到小飞鸟,五更有点尴尬。

    “飞……”

    可还没等她说话,小飞鸟视线就飞快地扫过五更,落到樱井的身上。

    “玲香,练习开始了哦,大家都等好几分钟了。五更也是,快点回去吧。”

    “啊,抱歉,一不小心忘掉了。”樱井慌张地起身,和五更一起往练习室走去。

    五更……

    路上,五更就纠结于小飞鸟对她颇为客气的称呼,稍微走快一些凑到飞鸟身边。

    “怎么了吗?”飞鸟瞥了她一眼,平静又淡然。

    “……”五更表情变换,半天才憋出来一句,“……没事。”

    她实在难以开口。昨天才拒绝了对方,今天第一句搭话就是,为什么没像以前一样叫我臭五更?这也太受虐倾向了吧。何况她和飞鸟说话,心里总是有那么点微妙的感情。

    倒是飞鸟突然停下脚步,侧过头,大眼睛直直地盯着同样停下的五更看了足足四五秒。

    跟在两人身后的樱井,视线疑惑地在两人脸上打转。

    “怎么了?”她下意识地问。

    “没什么。”

    飞鸟弯起嘴角,“只是觉得五更真有趣啊。”笑意涟漪一般在她脸上荡漾开,竟然还伸出了手。

    “呃……这是?”

    “握手啊,和好的握手。看不出来吗?”

    五更歪了歪头。握手她是明白啦,只是小飞鸟手心却是向上的,怎么说呢,总感觉是在训练小猫小狗那种感觉。

    不过五更还是把手放上去了。没办法,她毕竟还是觉得自己挺对不起飞鸟的。

    很快飞鸟就松开了手,笑着朝她皱了下鼻子。然后飞快地转身跑开。

    “飞鸟酱,等等我。”樱井稍微愣了下,忙着追上去。

    倒是五更怔在原地。望着手背被掐出的一小道红印,有点搞不清楚状况。

    所以我是被原谅了,还是被记恨上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