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乃木坂物语 > 第四百五十三章 转变心态 二

第四百五十三章 转变心态 二

 热门推荐:
    事实上,这件事瞒着生驹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别说两个当事人,读者应该都差不多习惯了。

    秘密的反义词是什么?公开?那这两者的界限在哪里?

    五更和西野的恋情——准确来说应该是曾经的恋情,如今已经有六个人知道了。白荞麦花鸟公主。团里一共才多少人,说是秘密已经有些不太合适了,可要算作公开,总觉得差那么点意思。

    所以把生驹知道与否作为一个区隔点,似乎是最方便的一种做法。只要生驹不知道,这事就还算秘密。

    也别说第一鸽骑惨兮兮之类的话,有些时候,无知不也是一种幸福吗。至少生田就为知道的太多而饱受痛苦。

    说实话,她并不是一个口风多严的人。那两天一下子往她嘴里塞了那么些瓜,到现在她都有些消化不良,具体的症状是,见了五更深川等人,就苦着一张脸,特别像那种烤肉吃多了涨的胃痛的表情。

    简单整理下,胃口超好吃嘛嘛香的生田都难以消化的几个大瓜。

    年下组五七的早早交往。五鸟的感情纠纷。然后,五更拒绝了飞鸟。西野又决绝地甩了五更。

    年上组深川喜欢桥本,也表了白。桥本不知道具体什么想法一直拖着不正面回答。

    生田一直以为白石和自己统一战线,现在看来立场也有点摇摆,生田特别怕她走上不归路。

    今天练习,从早上出门前生田就提心吊胆,唯恐几人能把战场波及到练习室,好在,大家疯的时候是真疯,这种时候还是会卖卖傻的,不至于自爆集体阵亡。

    生田一天过的小心翼翼,反倒被舞蹈老师连夸了好几次,什么比以往稳重多了,之类的。所以也算因祸得福吧。

    她只能这么自我安慰。

    “生田酱……我是不是该帮帮忙啊,逝宵酱和娜酱关系好像有点僵……”

    中元说这句话的时候,生田刷地后背就被冷汗浸湿了。别说中元还没行动,光有这个思想就很危险。

    “日芽香,你可千万别想不开……不是,你千万别这么做!”

    生田苦口婆心地劝阻,“娜酱和逝宵酱分手说不定是一时气话,情侣闹变扭不都这样吗,你掺和进去万一被误会就不好了。”

    “可是……”中元面色犹豫。

    “没有可是,”生田罕见地硬气了一回,掰着中元的肩膀就是死命地摇晃,恨不得把她这个危险的念头给直接甩出去了事,“千万别随便插手这件事,很危险,非常危险!”

    她反复重申,“不要靠近!不要靠近!不要靠近!”似乎五更是什么外星猛兽,稍一接触就会被吃的渣都不剩。

    这倒不是生田危言耸听,而是按照她关于五更所谓“温柔攻略”的实例复盘来看,无非是“成员有需要,五更来帮忙,耍帅加撒娇,对方吃不消”四步走的套路。

    虽然现在五更被原配西野甩了,现在正是残血状态,可不代表她不会另寻温暖怀抱,疗伤愈合。

    何况这种虚弱的状态,也能最大程度引发女性的催产素分泌。通俗点说,唤起对方母爱,到时候万一孤……寡女寡女……

    生田已经没脸想象了。

    现在中元凑过去,等于是把自己收拾得香喷喷地送到五更嘴边。以生田对五更的了解,她就是不吃,估计也会耐不住西野出走后的寂寞,伸出舌头舔一舔。

    生田的意思是舔舐伤口疗伤。

    反正对五更,她是没半点信任的,西野可能觉得自己的离开会对五更造成多重大的影响,生田是持悲观态度的。

    五更天然的温柔,看着好像无公害,凑近了才能发现,无公害前面要加上“绿色”两个字。能受得了,那五更确实能算健康食品,比起外面的人形打桩机,最起码渣的很被动嘛,最重要的是没有作案工具。

    特别以她牵个手还会脸红不适的表现来看,貌似还很柏拉图,奉行精神恋爱,这点生田也不得不佩服地说声讲究。

    “逝宵酱出去了。”中元小声说道。

    生田从脑内迫害中回过神,正好看到五更失魂落魄地往外走,还不小心撞到了二期生寺田,恍惚着告罪才出了门。弄得寺田不知所措的地呆在原地。

    “这样下去不行,”中元说道,“过段时间十三单就发售了,万一出什么事就来不及了。”

    能出什么事,生田心里不以为然,失个恋而已,又不是什么大事,别的不说,粉丝追小偶像不都得失恋吗,早晚而已。

    可她要真这么说,中元估计还要转过头说她不关心同伴。

    “那让玲香去安慰她吧。”没办法,为了不让中元靠近五更这个乃团巨型火坑,生田只好把队长推出来祭献。

    “玲香……”中元脸上的不安一瞬间加重许多。

    队长当的这么不受成员信任,生田都觉得樱井可怜。

    “没事的,玲香只是办正事的时候废了点,其他时候都很靠谱的。”生田本想提高成员对队长的信心,没想到反而让中元更加担心了。

    不得已,生田只好跑去把樱井本人强行拉来,把五更的情况说了个大概。

    她当然不会把具体的事情透露出去,只是暧昧地说,五更心情低落,担心会影响之后的工作,间接地表达了想要樱井这个队长去关心下成员的想法。

    没想到樱井也是一副怅然若失的样子,幽幽叹了口气,“我最近也不好啦,佑美故意躲着我,说是保持距离,我都好久没和她一起出去玩了……”

    “个人感情挫折就别带到工作中来啦,现在正是你履行队长职责的时候,打起精神来。”生田给她加油打气,“去吧去吧,逝宵酱刚出去,走快点还能追上她。”

    樱井再次叹气,不情不愿地往门口走。作为和五更一样同是被感情伤过的女人,背影十分落魄。

    “没问题吧,我看玲香心情也不是很好……”中元十分担忧。

    “没事啦,放心。”生田安慰道,“这两个最近都挺负能量,说不定能负负得正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