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全面战争之帝国征服者系统 > 第一百零一章 攻长安(二)

第一百零一章 攻长安(二)

 热门推荐:
    这野战的将领,功绩上都是和谁谁赢了,斗将的都是杀杀杀谁了,但是攻城的不一样啊!

    攻城的是,谁谁谁攻下了多少座城池,开疆扩土,谁谁谁把哪个厉害的武将守的城池给大破了,三合一啊!

    曹仁这么一想,心里平衡多了,乐颠颠的去督促士卒,准备齐射发石机。

    没错!就是发石机!不是投石机!

    发石机,是用一些人头大小的石块,装在匣子里,让后用巨大的推力将其发射出去。

    一个是抛射,一个是发射,弹道不同,虽然投石机的杀伤力更大,巨石落下的冲撞力更强。

    但是,误伤性也很大,李荨昆虽然不在乎人命,但是能不滥杀百姓,总好过拆了长安城内居民的住所要好。

    而且,自己又不是真的要从东门强攻,自己可是要从南门杀进去的。

    况且这长安城,可是留给袁术“发家致富”,和益州老刘家、冀州袁本初斗智斗勇的。

    啧啧啧,到时候东西两个朝廷,自己要是也立一个,那就是直接三足鼎立了,哈哈哈……但是,不可取,还是一统为好。

    李荨昆也注意到了曹仁前后的情绪变化,这让他很无奈。

    一群忠于自己的武将,都想建功立业,但是自己总不能让一帮子人一起上去吧?

    敌军没几个武将,自己武将却真么多,派谁不派谁?唉,想要一碗水端平,这让我很难做啊。

    所以,李荨昆决定以后一月一小打,半年一大打。

    “发射!”

    曹仁的一声大吼,喊回了李荨昆的思绪。

    只见无数的飞石飞向城墙,要么砸中了女墙上的敌人,要么砸入城中,掉落在房屋顶上,然后滚落到街道上。

    精准度虽然不一定很高,但是数量上去,造成的敌军伤亡也还是很可观的。

    一时间,不少长安军的士兵被砸的脑瓜子开瓢、胳膊骨折,要么就是腿骨反折,总之是把李傕给吓得直接下了女墙。

    乖乖,要不要这么残暴啊!不都是投石车往城墙后面砸,或者砸城墙吗?哪又往城墙上砸人的啊!

    对于李荨昆那奇怪的武器,和往常不按常理出牌的性子,李傕表示我很方,为了多活一会,还是下了城墙的好。

    李傕以巡查其他三面城墙防御工作为由,正大光明的离开了,留下一众苦逼的将士,难受的很。

    “再放!”

    “再放!”

    “放!”

    “再放!”

    李军的攻城器械,如同一个个永动机一般,疯狂的向城墙倾泻石块。

    这一打,就是半个时辰。

    “诶?不打了不打了,敌人没有石块了!”

    长安军等了一会,发现没有携带着风声飞过来的石块后,纷纷露头,全都是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主公,没石块了。”曹仁策马来到李荨昆身前,请示接下来的作战。

    李荨昆看看太阳,又看看自己的影子,再看看南城方向,仍然没有任何动静。

    李荨昆咬了咬嘴角,转头盯着那已经坑坑洼洼的城墙说道:“上弩车,继续。”

    “是!”

    既然你们还不走,那我就继续等,但是老子的耐心是有限的,别让我等着急了。

    要不然,我就“误伤”干掉你,让刘大耳上位,给我吸引火力。

    诱饵嘛,谁都可以,最后都要死。

    轰隆隆!

    一架架巨大的弩车开始推进,无数比人还粗的尖利弩箭被安装在了发射器上,看的那些长安军,再一次地下了头颅,小心翼翼的藏在墙垛后面。

    要不是怕敌人趁着这功夫迅速推进,他们都想直接下女墙,躲到后面去。

    嗖!嗖!嗖!

    “啊!”

    一个倒霉蛋不知道是不是上辈子作了什么孽,愣是给这一波攻击开了一个头彩。

    整个人被巨大的弩箭贯穿,整个胸口都没了。

    “啊!这!这!”

    只见那个倒霉的士兵被定在了城楼上,献血疯狂的喷涌,甚至离他近的人,半边身子都被染红了。

    这一刻,他们彻底怕了。

    ………………………………

    东门打的是一场单方面进攻的远程消耗,没有撼天震地的叫喊声和挥洒不尽的血水。

    但是,北城和西城可不是这样。

    韩遂的手下轮番出战三将,斩敌三将,士气高涨,简单的投石车攻击后,韩遂便下令开始了攻城车攻城,刀盾手扛着云梯冲锋。

    北城也是如此,马超连斩将,换上马岱,斩了一人后,反倒被阵斩,庞德愤怒不已,出战带回了那人的人头。

    马腾也是急性子,跟随了多年的马岱居然战死在了这里,自然是直接开始疯狂的攻城。

    马腾比韩遂还莽,一轮齐射后,就开始蚂蚁爬墙的攻城。

    这半个时辰里,北城和西城双方总共伤亡直逼三万人。

    最后谁也奈何不了谁,韩遂先收了兵,得知消息的马腾也收了兵。

    唯独南门,那是最清静的。

    曹家四将不斗将、不攻城、不辱骂,甚至没有任何攻城器械,一直离得很远,仿佛是在等什么。

    这让城墙上的守军一个个打起了十二分精神,生怕中了敌人的生命阴谋诡计,然后被人杀掉。

    “禀太师,西门的韩刺史鸣金收兵了。”

    “禀太师,北门的马太守鸣金收兵了。”

    “禀太师,东门的徐州牧仍然是器械攻城,没有进军。”

    “禀太师,南门的兖州军没有任何动向。”

    贾诩听完一条条的消息后,开始陷入了沉思。

    杨帆在一旁道:“这个徐州牧在等什么啊!出工不出力,这可如何是好啊!”

    刘协也是一脸焦急,自己想要离开,自然是要趁乱的,但是南门不打起来,东门也不打起来,那这长安城,什么时候才能够被打破?

    伏完叹了口气:“唉,先集结我们的所有人马,在城南区驻扎进去,时刻准备从南门突围吧。”

    刘协道:“将军,到时候,你与朕的皇后一同离开,我们一起走,无需断后。”

    伏完道:“这不可!”

    刘协刚要说什么,却听见贾诩如同得了痴心症一样,哈哈大笑。

    “原来是这样!原来是这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