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神级强者 > 第一千六百六十六章 求婚晚宴

第一千六百六十六章 求婚晚宴

 热门推荐:
    众学生闻言,立马一哄而散,期间还伴随着嘻嘻哈哈的笑声。

    杜若兰确定那些学生真的离开了,才回头狠狠刮了一眼孔晨。

    “你看你做的好事,现在我在学生面前,形象全毁了!”

    孔晨摊摊手,“我也是你的学生,现在你在我面前,还有形象可言吗?”

    杜若兰脸蛋顿时泛起红晕,“你找打!”

    ……一天的时间就这么过去,直到第二天傍晚,孔晨约好唐韵,陪同她一起去参加那个什么太子爷所举办的求婚晚宴。

    晚宴设置在京城西部的一个豪华庄园之中,唐韵开着车,将孔晨载到此处。

    可见庄园之外停放着密密麻麻的豪车,卡宾,马萨拉蒂数不胜数,保时捷、劳斯莱斯更是多如牛毛,奔驰宝马都成了司空见惯。

    由此可见这位京城太子爷所邀请之人,无不是一些京城之中,有头有脸的大人物。

    唐韵带着孔晨入场,门口几名保安将其拦下,在得知唐韵的身份之后,连忙恭敬得无以复加。

    至于孔晨,在几名保安眼里,就是唐韵的一个随身跟班,也并未对其盘查询问什么。

    进入宴会现场,由于唐韵原本的知名度,加之她是今晚的主角,顿时迎来许多人的招呼。

    唐韵从容应对,她这两年参加过的大型宴会无数,已经从原来的说两句话都会脸红的小姑娘,变成了面对一些商业级别的大佬,都能应付自如的女强人。

    “唐韵!”

    这时,一名穿着紫色礼服的女子,快步走了过来。

    这名女子孔晨也认识,正是唐韵大学期间的闺蜜,江雪。

    江雪本就是京城大户人家的子女,容貌俏丽,身材一流,与过去不同的是,江雪现在也在帮着家里经营生意,也有了一些成熟女性的韵味。

    她们江家在京城还算不错,此次也是受邀前来参加太子爷的求婚晚宴。

    “唐韵,没想到你真的会来。”

    江雪担忧说道,“那个太子爷真不是东西,哪有这么强迫人的,跟个流氓有什么区别?”

    唐韵连忙摆摆手,“江雪,小声点,我不想因为我的事情将你连累。”

    江雪笑了笑,“我们是好姐妹嘛,我才不担心被你连累!”

    唐韵闻言,心中不由一阵感动。

    这时,江雪注意到了唐韵身边的孔晨,不由眼睛瞪大数倍,“孔老师!你是孔老师?”

    孔晨轻笑,“你好啊,江雪。”

    过去因为唐韵的关系,孔晨与江雪之间还算是熟悉。

    还记得他以前多次以老师的身份,去唐韵宿舍看望唐韵,江雪总是在一旁起哄。

    江雪长着嘴,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没想到你居然回来了!”

    而后,江雪对唐韵一阵挤眉弄眼,“而且你一回来,就跟唐韵勾搭上了,看来你们之间的感情还是不错的嘛。

    这也不枉某个人整天对你念念不忘,朝思暮想了……”唐韵腮帮一阵绯红,赶紧上前将江雪的嘴捂住,“江雪,你说什么呢,谁对孔老师念念不忘了!”

    江雪唔唔唔了几声,唐韵只好松开手。

    江雪意味深长地看了孔晨与唐韵两眼,然后说道,“孔老师,不是我说你,唐韵现在可是优秀得很,追她的人可以排到太平洋彼岸去,连京城太子爷都对她一见倾心。

    你倒好,出去这么久,杳无音讯的,你就这么放心把唐韵晾在那儿?

    不怕她被人抢了去?”

    唐韵羞得不知如何是好,“江雪,你快别说了!”

    孔晨笑了笑,“这事我的确也有责任,我会想办法弥补的。”

    江雪凑了上来,小声说道,“那你今晚可得好好表现了,京城太子爷准备向唐韵求婚,现在唐韵她们一家的压力太大,你若是有本事,就狠狠教训那个太子爷一顿。”

    孔晨轻笑说道,“我会的。”

    就在这时,又是一道不合时宜的声音响起,“哟,这不是咱们的唐韵唐大小姐么?”

    唐韵与江雪一同皱眉,寻声望去,却见是一名身穿黑色晚礼服,皮肤白皙,容貌艳丽,手持一杯红酒的貌美女子,盈盈走来。

    “唐小姐,真是别来无恙啊。”

    女子笑吟吟说道。

    唐韵脸色不好看起来,“罗语琴,你来干什么?”

    江雪在一旁给孔晨小声解释,“她叫罗语琴,是唐韵生意上的一个竞争对手,也是一个服装设计大师。

    她已经从事服装设计六七年,在时尚圈里名气颇高,却被唐韵一个刚从大学毕业没多久的小姑娘用短短两年时间超越,所以一直对唐韵有些芥蒂。”

    “很多次国际服装设计比赛上,她的作品总是差唐韵一筹,这让她很是愤愤不平。”

    “她以前就跟太子爷的关系不错,说是太子爷有两腿也不为过。

    但前不久她与唐韵一起去太子爷家中为太子爷设计衣服,而太子爷看中了唐韵,却将她拒之门外,于是她对唐韵更加怀恨在心。”

    孔晨打量了罗语琴一眼,这个罗语琴,论起容貌与气质,实则与唐韵不相上下,但她那种举手投足,总带有一些做作的味道,好像故意做出一些妩媚的动作给人看,这就让她的形象分大受折扣。

    而且在孔晨看来,罗语琴所作出的妩媚,跟阿狸那种纯天然所散发出来的妩媚,完全就是丑小鸭与白天鹅的区别。

    罗语琴这时说道,“我为什么不能来?

    今天可是唐小姐与太子爷订婚的大日子,我作为朋友的,自然应该过来看看。”

    唐韵轻呸,“谁是你朋友,我可从来没有你这个朋友。”

    想当初唐韵刚从事服装设计时,罗语琴还算得上一名前辈,但罗语琴并没有对唐韵的作品予以肯定,甚至断定唐韵没有任何前途,总是鸡蛋里挑骨头。

    现在唐韵的名气与实力都超越了罗语琴,罗语琴还是时长在外人面前对唐韵说三道四,故意侮辱唐韵的名声。

    唐韵又不是当初那个学校里的逆来顺受的小姑娘了,如何会让她如意?

    罗语琴用红唇抿了一口红酒,然后撩了撩耳旁的发丝,尽显妩媚,这看得旁人一阵口干舌燥。

    “原来唐小姐没把我当朋友啊,这可让我好是伤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