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神级强者 > 第一千六百六十五章 杜若兰的委屈

第一千六百六十五章 杜若兰的委屈

 热门推荐:
    “这个人到底是什么来头?”

    “我知道了!”

    突然有人说道,“他就是杜老师传说中的那个那朋友!”

    “什么!那就是那个追到杜老师的学生?”

    “学长,你是我的偶像!”

    听着众人的言论,杜若兰顿感羞耻难耐,想要挣脱孔晨的魔爪,但她哪里是孔晨的对手。

    最后,她只得求饶,“快放开我啊,我的学生都看着呢。”

    孔晨笑着说道,“没关系,他们想看,就让他们看好了。”

    杜若兰气愤,“你这个臭流氓!”

    杜若兰说着便扬起另外一只手,朝孔晨打了过去。

    但孔晨手腕稍微一用力,将杜若兰往自己这边轻轻一送。

    于是在杜若兰一阵惊呼之中,在所有人震惊的目光之中,杜若兰一头扎进了孔晨的怀里。

    “喂,你不要太过分了!”

    孔晨无视杜若兰的威胁,“这是你自己扑上来的,不关我的事。”

    “你……”杜若兰羞愤不已。

    就在这时,下课铃声响了起来。

    杜若兰当即喊道,“下课了,大家都快点离开!”

    她现在脸算是丢尽了,虽然她平日里在这些学生面前,也没什么威严,但毕竟她还是一名老师。

    一名老师当着自己所有学生的面,被人‘调戏’,这谁能抵得住?

    众学生闻言,便立马争相恐后往外跑去。

    眨眼片刻,教室内只剩下孔晨与杜若兰两人。

    看到这里,杜若兰终于松了一口气。

    而后她再次怒瞪孔晨,“快点放手,不然我真的生气了!”

    孔晨挑动眉毛,“那你要保证,不会再动手打我。”

    杜若兰突然嫣然一笑,“我保证。”

    孔晨便将杜若兰放开,谁知杜若兰突然像一只发疯的母猫,抓起孔晨的胳膊,一口狠狠咬了下去。

    孔晨疼得龇牙咧嘴。

    他身为武帝之躯,就算是炮轰都无法伤其分毫,但杜若兰咬他,他也只得让着对方,否则杜若兰不得崩掉了牙齿?

    杜若兰松开口后,只见孔晨的手臂上留着一排清晰的牙印。

    待做完这一切,杜若兰还是一脸不解气地说道,“这就是欺骗我的下场!”

    孔晨无奈地苦笑了一声,“两年时间,别人见了我都是欣喜若狂,你见了我却是恨不得咬死我。”

    杜若兰冷哼,“别人是别人,我是我,不喜欢你就找别人去!”

    “啧……我到底什么地方惹到你了?

    你就这么恨我?”

    杜若兰狠狠地了孔晨一眼,声音抬高些许,“自己做了什么自己知道!”

    孔晨不由错愣半晌,他没想到自己随意说的话,杜若兰居然会有这么大的反应,而且刚才杜若兰说孔晨欺骗了她,这让孔晨更加疑惑了。

    于是只好问道,“你刚才说我欺骗了你,我欺骗你什么了?”

    杜若兰转过身去,赌气说道,“自己想。”

    孔晨想了片刻,然后摇摇头,“想不起来了。”

    杜若兰回过身来,“我妈果然说得没错,男人都是大猪蹄子,绝对不能相信!”

    孔晨纳了闷了,“我到底骗你什么了?”

    杜若兰眼睛微红,“你真的想不起来了么?”

    孔晨愕然,“怎么还哭上了?”

    “要你管,我想哭就哭,你走开,我不想再看到你!”

    杜若兰说着说着,就哽咽了起来。

    “能不能给点提示?”

    杜若兰抹了抹眼泪,“两年前,你答应过我什么?”

    “两年前?”

    孔晨再次陷入了沉思。

    孔晨记得,两年前,他离开华夏去魔法界之前,的确好像答应过杜若兰什么事情……这时,孔晨好像想起了什么,苦笑说道,“就因为这事?”

    “什么叫就因为这事?

    你明明答应过我,陪我回来家一趟,我等了你好久,你却像是人间蒸发一样,电话也打不通,人也找不到!你不知道,当我一个人回家的时候,我爸妈宴请了所有亲戚,你却不在场,我们那时候有多尴尬!”

    杜若兰哭着说道。

    事情到了这里,也就明朗了。

    两年前,杜若兰让孔晨陪他回老家一趟,实际上是为了应付她的爸妈。

    孔晨过去不是与杜若兰扯了一个假结婚证么?

    杜若兰的爸妈信以为真。

    而孔晨的身份,背景,成就等等,都为他们所满意。

    于是他们为了在亲戚面前长脸,其实也有些炫耀的意思,便特意宴请了好多亲戚到场,准备给孔晨与杜若兰一个惊喜,迎接这个完美女婿的到来。

    还在宴会上将孔晨吹嘘得就像是世界第一良婿。

    亲戚嘛,都有互相攀比的心理,就是总见不得别人家比自己好。

    而孔晨却因为去了魔法界,没有到场。

    这边成为了众亲戚的一个噱头,开始对杜若兰一家冷嘲暗讽,大概意思就是杜若兰是个老剩女,没人要。

    又嘲讽杜若兰的爸妈都是爱慕虚荣的人,杜撰出一个空无有的女婿出来。

    这无疑是让杜若兰的一家丢尽了脸面,在众亲戚面前抬不起头来。

    杜若兰受了委屈,原本想找到孔晨寻求帮助,但找了两年,连孔晨的人影都没看到。

    心中的那份思念与委屈随之无限放大,便有了当前情绪奔溃的一幕。

    孔晨只觉是自己没有考虑周全,开口说道,“抱歉,我不知道这事会有这么严重。”

    “哼!”

    杜若兰重重地哼了一声,没有回答。

    孔晨上前将杜若兰搂在怀里,杜若兰想要挣扎,但几次挣扎都以失败而告终,便由着孔晨去了。

    “好啦,我保证,这次绝对不会骗你,过几天我就陪你回去一趟如何?”

    杜若兰嘟了嘟嘴,“真的?”

    “我保证!”

    “哼,你若是再敢骗我,你这辈子都别想获得我的原谅!”

    “不会了。”

    噗通~~~一道惊响将孔晨与杜若兰的注意力拉了回来。

    定眼看去,却见教室的门被打开大半,而好多杜若兰班级的学生,就像是叠罗汉似的躺在那里。

    孔晨与杜若兰又往一旁的窗户边上看去,也看到了好多鬼鬼祟祟的脑袋,在那里张望。

    杜若兰当即一把推开孔晨,俏脸就像是熟透了的苹果,然后对着那些学生呵斥道,“你们都在干什么呢!”